结局

小说:西游制造作者:千万刀更新时间:2019-03-24 09:09字数:148155

孙寓失望至极的站起身,准备离开。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突然看到牛魔王耳中有一道暗金色的光芒闪过,他激动得心脏都停跳了几拍,连忙蹲□去掏,终于在牛魔王的右耳里找出那盏油灯。

他闪出门外,将油灯摊在掌心。

指甲大小的油灯在取出后便恢复了原来大小,静静的立在他掌中,那颗令孙寓牵挂已久的珠子就在灯里无声的燃烧着。

孙寓深吸了口气,以平定激动到难以自持的心情,然后用力吹向宝珠。

火苗摇了摇,继续燃烧。

怎么回事?孙寓不敢置信的连吹几口,甚至直接将油灯倒扣在地上,仍旧没能将火苗熄灭。他烦躁的抓了抓头,忽见灯上窜出一物,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要这灯?”

孙寓抬头,看见红孩儿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的问。

孙寓吃惊道:“你怎么在这里?”

“自然是助我父攻天。”

孙寓还没来得及接着问,远方突然飞过来一辆由金龙拉着的马车,李靖跳出车外喊道:“快熄灯!”

孙寓才想起自己的目的,抬手将油灯朝地上猛砸下去。

红孩儿奋力挡住,吃惊的问:“老叔你为何灭灯?!此灯一灭,我父岂不全盘皆输?”

孙寓不知该怎么给他解释自己这么做得目的,何况即便红孩儿知道牛魔王所做的那些事,也不可能背叛父亲站在自己这边。

这或许就是少年人的优势,没有人忍心将那些不可见人的肮脏说给他听,尽管他已经三百多岁。

孙寓盯着他道:“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快放手!”

“不行!”红孩儿大喊:“我父有令,绝不可让灯熄灭!”

孙寓见他完全没有退步的意思,只能抬手推开他,红孩儿退了几步,马上又冲上来死死抱住他的腰。

李靖飞近了些,喊道:“扔给我!”

孙寓还没回答,殿内冲出两个快如闪电的身影,三人看过去,发现原来是哪吒与孙悟空。

孙悟空一落地便朝孙寓冲来,对红孩儿大喊:“侄儿快抢灯!”他话音刚落就被随后而来的哪吒再一次缠住。

红孩儿很想冲过去帮忙,却不得不先抢油灯。

孙寓只想尽快抽身,红孩儿现在还没出手,要是他抢急了直接用法术,打死他简直是分分钟的事儿。

李靖看得心急如焚,急不可待的从云上跳下,插手去夺灯。

红孩儿见势不妙,在孙寓大腿上狠狠咬了一口,趁他吃痛的空档抢走宝灯,顺手朝李靖甩了一团火球,化成火龙飞向孙悟空。

李靖侧身闪过迎面而来的火球,顾不得美须都被烧掉半截,飞到红孩儿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孙悟空看清这边情形,一边躲避哪吒的攻击一边道:“不要过来,快去拿给你父!”

哪吒当即扔下他,化成火龙飞向红孩儿:“休走!”

孙悟空立刻追上去,在旁观战已久的孙寓决定豁出去了,怎么样也要拖住一个,于是半路飞出拦到他面前。

就在场面愈发混乱的时候,殿门内突然喊声震天,众人不禁望去,原来是牛魔王领着妖魔冲出来,而王母也已经乘坐玄鸟停在上空,身后是重整旗鼓的天兵天将。

红孩儿稍一愣,哪吒从下方袭上,龙爪在其柔软的腹部使力抓了一把,划过之处皮开肉绽,出现一道足有半尺长的伤口,鲜血喷涌而出。红孩儿惨叫一声,恢复原形跌落在地。宝灯也随之落下,被李靖半空中接住。

李靖脸色一喜,直接伸手按在火苗上,片刻后抬起,火苗又重新窜起。

殿门外的牛魔王见到此情此景哈哈大笑:“别白费功夫了,此灯一点燃,除非宝珠燃尽,否则谁也不能使其熄灭,哈哈哈……”

宝珠燃尽?孙寓敏锐的捕捉到这四个字,心里暗自生疑。为何要用燃尽二字?莫非此灯的燃料并非灯油,而是珠内的法力?如果是这样,宝珠燃尽后齐天大圣的法力岂不是再也拿不回来?!

想到这里他震惊的看了孙悟空,孙悟空看出他的意思,答道:“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孙寓更加难以置信,问:“那你为何还要阻止我们熄灭它?”

孙悟空道:“法力可以重新修炼,然而机会一旦错过便再也无法得到,更何况,我只是由法力变化出的虚形,如果不能完成使命,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疯子……”孙寓感叹道。

孙悟空笑了笑没说话。

而此时李靖虽得到油灯却毫无办法,他想了想,与其在这里干耗倒不如拿回兜率宫让太上老君来解决,于是便转身要离开。

玄鸟扇动艳丽夺目的翅膀,尾羽拖拽着一道道七彩的流光,挡住他的去路。

王母淡淡道:“天王留步。”

李靖退了退,问:“王母何意?”

“灯留下。”

“王母何必为难?”李靖蹙眉看着她,显然没想到王母也会来插上一脚,犹豫着要不要直接冲过去。但是这样一来,就等于彻底撕破脸皮了。

王母微笑道:“若天王将此灯留下,与三太子助我平反逆贼,以前之事天庭可以既往不咎。”

李靖神情微微松懈,但并没有回应。

牛魔王在旁看得不耐烦,对身后妖魔吩咐道:“抓住那两人,重重有赏!”

妖魔举起武器响应,大吼着倾泻而出,如黑压压的潮水般涌向二人。

王母脸色一变,顾不得招揽,立刻令天兵天将迎战。

两军重新混乱成一团,牛魔王挥舞着奔雷锤一路冲向李靖,孙悟空亦加入战斗。

孙寓观望战况,发现自己根本插不上手,眼角余光瞥见人群之外躺在血泊之中的红孩儿,想起方才之事犹豫了下,还是朝他走过去。

一个火红色的身影趁机闪到他面前,还没等孙寓看清便一把抱住,痛哭声随之而来。

孙寓感觉手臂被坚硬的白骨硌痛,都不用看便知道来人是谁,摸了摸她的头问:“原来你还在……”

白骨夫人只顾将头埋在他胸前,显然是压抑了许久。

孙寓叹了口气:“其实你完全不必跟来,这里又乱又危险,待在白虎岭多好……”

白骨夫人抬起头,哽咽道:“大王,我们一起回去。”

孙寓道:“我的事还没解决完。”

且不说油灯,六耳也不能不管,在没有救出他之前,孙寓怎么可能独自回去。而现在恰巧就是一个机会,只要他能帮助太上老君完成他的计划,到时便可让他将六耳归还。

白骨夫人擦了擦脸,道:“大王是说油灯吗?奴家有办法。”

“真的吗?”

白骨精在他耳边轻声将咒语说了遍,叮嘱道:“这便是将他收回的办法,但大王切记,念咒时绝不可触碰到他。”

孙寓点点头,在心里默念了几遍后牢牢记住,心里突然有些抑制不住的感动。他看着白骨精空洞的眼眶问:“你也相信我是真的他是假的?”

白骨精笑道:“当然,奴家绝不会认错大王。”

白骨的笑容虽然僵硬,却无比真诚。孙寓抿了抿嘴唇,想起她那天褪去百花皮囊时的情形,深吸了口气道:“我去去就来,你在这里等我。”

白骨精抱住他,努力了很久才松开手,不舍道:“一定要回来。”

历史总是惊人的巧合,这一瞬间,他们仿佛重新回到了白虎岭的那场分别,然而那时谁也没有想到,今日居然会在这样的情形下再次说出一样的话。

但不一样的是,孙寓这次虽然仍旧没有给她回应,却是真的想要回来。

战场这边,牛魔王与李靖身边几乎成了无人区,二人法术所发出的光芒不断闪现,逼得旁边的士兵不得不连连退开,否则一不小心便会被误伤。

牛魔王有伤在身,没办法使出全部神通,只能在不停躲避的情况下偶尔出手攻击,但即便如此也已经牢牢的缠住李靖,让他脱身不得。

反观李靖,尽管攻势甚猛,脸上急躁的表情却是显而易见,出手毫无计划,一心想要摆脱牛魔王。

孙寓定了定神,跳上筋斗云朝二人飞过去。

哪吒此刻也已经从妖魔的纠缠中抽身出来,与李靖并肩而战。

牛魔王立刻感觉到吃力,连连败退,眼看李靖就要脱身离开,他咬牙使用最后一点法力变成牛身,低头亮出独角,使出股肱之力朝他身后顶去。

哪吒虽想挡住,却在半路中直接被他挑翻。李靖没想到他会这样不顾一切,听到声音回头后已经来不及了,牛魔王的独角径直顶进他的后腰,牛头抬起,李靖便惨叫一声被挑在空中,因疼痛而抽搐的手在也抓不住任何东西,油灯顺着鲜血从空中落下。

虽然战场上无比混乱,然而这一刻,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那盏灯上,时间变得格外缓慢。

孙寓见机一个伏身冲过去,抓住油灯后就势落地一滚,稳稳定住身形。

他心中一喜,刚想拿出宝灯念白骨夫人告诉他的咒语时,脖子突然被一只湿滑的小手抓住,浓重的血腥味从身后传来。

孙寓僵住了。

红孩儿脸色苍白,眼神涣散,却仍然固执的掐着他的脖子,道:“把油灯给我。”

孙寓强忍住想要回头扶他的冲动,道:“你的伤太重了,我带你去太上老君那儿,他很厉害的,什么伤都可以治好……”

红孩儿手上用力,声嘶力竭地喊道:“把灯给我!!!”

孙寓声音压得极低,低到他自己都有些听不清:“不行。”

红孩儿放声大哭:“老叔你不要逼我……我会杀了你的……你快给我!”

他腹部流出的血已经将孙寓整个背都染湿,孙寓再也忍不下去,回头抱起他,朝银河方向跑去。

红孩儿右手化成龙爪,边哭边抓向孙寓。

孙寓侧身去躲,二人一同摔倒在地。

看样子如果不解决油灯的话,红孩儿是不会死心的。孙寓爬起来坐下,把油灯端端正正的摆在面前,合掌念咒。

宝灯随着咒语再一次发出光芒,平稳的飞到半空。真的有用!孙寓大喜,加快念的速度。

红孩儿伸手想要去抓那灯,却感觉疲惫的睁不开眼,最终还是晕了过去。

咒语接近完成时,油灯光芒四射,灯内的小火苗节节蹿高,整个油灯都被火焰笼罩住。

众人后知后觉的望向这处,牛魔王不顾角上快要痛死的李靖,狂奔过来,蹄子沉重的几乎踩碎月宫的地面。

但他终究还是晚了。

孙寓咒语念毕,仔细按着油灯。只见火焰与光芒一分分减弱,最后只剩下宝珠上那颗脆弱的小火苗。

孙寓如释重负的微笑,伸出右手朝火苗盖上去,掌心感觉到一阵灼烧的刺痛,但是和之前遇到的重重阻难相比,实在算不得什么。

就在他想要移开手时,一只毛茸茸的手用力的压在他的手背上。

孙寓心跳一滞,缓缓抬起头,眼前是孙悟空。

孙悟空的身体从腰部往下已经全部消失,上半身也变成半透明的魂体,只有眼神仍然如初。

他疲惫的对孙寓笑了笑,说:“再见。”

宝珠霎时间光芒大盛,笼罩住整个天庭。

云雾被旋风疯狂的搅动着,犹如一锅沸腾的水。

孙寓心内涌起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几乎将他整个人淹没。与此同时,他听到白骨精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大王!!!'

他只来得及回头看最后一眼,便被扑面而来的云雾包裹住。

千万年的记忆卷起汹涌澎湃的浪涛,强行灌进脑内,孙寓痛得两眼发白,感觉置身在一个充满尖叫的世界中。

而云雾之外,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如出一辙,那就是恐惧。

七十二洞妖王在恐惧,因为背叛。

牛魔王在恐惧,因为反目。

李靖在恐惧,因为痛苦。

王母在恐惧,因为权力。

白骨精在恐惧,因为爱。

一张张僵硬的脸如此相似却又如此的不同,它们合并起来组成这样一个混乱而自私的世界,却又在角落与缝隙里藏满了难以寻找的爱。

天与地,人与妖,神与魔。

这样的世界。

万籁俱静。

大唐历贞观十九年,车迟国境内。

师徒三人一马于一平坦处稍作休整,沙和尚搀扶着唐僧在一巨石上坐下,猪八戒则牵马饮水。

此时正值阳春三月,微风和煦,唐僧微眯着眼,感觉格外惬意。然而不过片刻,只见原本晴朗的碧空眨眼阴云密布,雷声阵阵。

沙和尚走过来道:”师傅,看来这天是要变了,不如我等这就上路,赶快找个住宿的人家罢。“

唐僧笑呵呵摆手:”下雨无妨,带伞便是了。“

沙和尚便从包裹中取出一把破旧的油布伞,撑开站在唐僧身边。

雨点滴滴嗒嗒的落下,唐僧心情愉悦的看着天空,过了会儿突然转头问沙和尚:”自那日分别,掐指一算也有两年之久了,你想念悟空么?“

沙和尚虽然觉得他问的莫名其妙,但还是答道:”一家兄弟,时刻不敢忘。“

唐僧点点头,自言自语道:”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什么?“沙和尚更加莫名其妙了。

唐僧笑着摇头,没再说话。

一个时辰后雨停,三人重新上路,遥遥瞥见一座祥光隐隐的巨大城池,只是还未到城脚下,便有阵阵呼喊声传来,不是操练演阵,倒似劳工拉车。

师徒走近一看,唐僧呀了一声,惊讶的叫道:”怎么这许多和尚?!“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