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八章 THE END

小说:炼金庄园作者:绵绵可爱多更新时间:2019-02-21 09:46字数:616109

第两百二十八章Theend

说时迟那时快,架在稚苍脖子上的符刀就开始收紧,眼看着稚苍稚嫩的颈项就要被切断,瑟西莉亚大惊失色之下大叫了一声“不”然后就开始扒拉手腕上的藤木包玉镯。

“你别乱来我给你,我把仙境小庵给你就是了”瑟西莉亚急迫的扒拉着镯子,可是那镯子就像是长在了她身上一样,无论怎么扒拉都不能扯下来,贺安东看着她将近自残的行为,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符刀总算离稚苍的脖子远了一点。

“你等一下,等一下,我马上就取下来给你。”瑟西莉亚着急又忙乱,因为用力不当已经将手腕的皮肤抓扯的血迹斑斑。

贺安东威胁似地提溜着稚苍轻轻摇晃着:“大小姐">,请你快一点,我的耐心真的不多了。”

瑟西莉亚闻言,动作愈急切起来,看她的样子似乎都恨不得把自己的手给砍下来然后将仙境小庵取下来了:“抱歉,请再等等,我,我很快就弄坏,你千万别再伤害稚苍了。”

正当瑟西莉亚与仙境小庵的镯子作斗争的时候,稚苍此时悠悠转醒来了,他摇晃着头双眼失焦的看了看在场的众人,似乎还没想起现在生了什么事儿,好一会儿才几近嘟囔着叫了一声:“小妞儿?”

“是,我在这儿,稚苍,你不要怕,我马上就来救你。”瑟西莉亚看着稚苍的样子,眼泪“唰”的就下来了。

稚苍眨了眨眼,想要抬手拍一拍自己的头,却现自己原来正被人提着,他呆愣了一下,晕倒之前的事情顿时全部回到了脑子里,他一惊,开始挣扎:“贺安东?”

“我要是你的话,我就不会乱动,以免一不小心喉咙就被割断了哦。”现在还不是杀死稚苍的好时机,偏生这小鬼乱动的时候直往符刀上凑,贺安东不得不将符刀移的远了一点,以免他真的不小心自己把自己给杀死了。

但就是贺安东挪开这一下,稚苍突然难,整个身子突然大力扭动起来,然后再使了个千斤坠的功夫,于是只听“嗤啦”一声,贺安东提溜住的稚苍衣领子那儿就被他生生扯破了,稚苍小小的身子随即落地。

“臭小鬼,还想逃?”可惜稚苍掉到地上还没来得及逃跑,贺安东的符刀已经如影随形的跟了上来,恼羞成怒的贺安东这次才不管瑟西莉亚的恳求咧,直接就朝着稚苍稚嫩的肩膀砍了过去,誓要将他劈成两半不可

“不要啊”瑟西莉亚大喊一声同时向稚苍这边扑了过来,可惜她的度远远没有贺安东来得快,只见贺安东的符刀正正砍在了稚苍的右肩上,血花顿时飞溅起老高。

“哦,上帝,上帝啊”瑟西莉亚绝望的看着那些溅到半空中的液体,双手掩面痛哭流涕。

可就在她以为稚苍已经遇难的时候,金属互相碰击的声音和稚苍小声呼痛的声音突然又钻进了她的耳中,瑟西莉亚不敢置信的抬起头看向稚苍那边,却看到路德维希和迅哥儿此时正和贺安东打成一团,而稚苍却捂着肩膀倒在了地上。

“稚苍”从大悲瞬间变成了大喜,瑟西莉亚觉得这种高强度的情绪起伏都快要让她的心脏爆炸了

瑟西莉亚连滚带爬的再度扑过去将稚苍拉了回来,飞快的检视了一遍他的伤口,却现虽然那伤口看起来血流如注皮开肉绽的,但是似乎并不是太严重:“你,你怎么会没事的呢?我明明看到他砍中你了啊。”

稚苍点头:“确实砍中我了,但是我在落地的时候已经将天刺拿了出来以作防备,贺安东那一下实际上是砍在了天刺上,我这伤是因为实在无力抵挡导致被他刀锋划到的,行了,你别管我了,快点儿去帮忙路和迅哥儿吧”

瑟西莉亚匆忙的给稚苍上了药,让他尽量躲远一点,接着就拿出了武器也准备投入再次战斗,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贺安东在瑟西莉亚到来之前,先是逼退了迅哥儿,然后一个位移就飘到了路德维希的面前,然后就跟上次劫持稚苍时一样,他那罪恶的符刀又搁在了路德维希的脖子上。

“游戏结束了,孩子们。”贺安东毫不客气的揪着路德维希的头逼迫他将头仰高,符刀不轻不重的正好搭在他的咽喉处,路德维希只是吞一下口水,就被割出了一道血痕。

瑟西莉亚见状,心里那个恨啊,她止住了冲过去的步伐冷冷睇着贺安东,路德维希却艰难的朝她笑笑道:“茜茜,抱歉呐,给你添麻烦了,你不要管我,快点带着稚苍和迅哥儿离开这儿吧”

瑟西莉亚抿唇不语,手中的鬼戮又收回了储物空间中,然后又开始往下扒拉镯子的动作。

“大小姐">,我实在没有心情看你在那儿表演了,如果你真的有心想要把仙境小庵交给我来换你的未婚夫的话,那么我想,你应该愿意自断一手将它从你那漂亮的手腕上褪下来吧?少字”贺安东恶毒的提议顿时惹来路德维希的谩骂,但贺安东狠狠一拳打在了他的胸腹间,路德维希顿时抱着肚子痛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瑟西莉亚在听了贺安东的提议之后明显犹豫了一下,她手上的动作也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贺安东见状,立即加油添火道:“对嘛,你现在也是仙体了,自断一手根本也不碍事儿,等你修炼到一定地步,可以断臂再生的时候,你不又是好好的一个大美人了么?来吧来吧,快点儿吧,不然你的未婚夫真的就要小命不保了哦”

贺安东嘻嘻笑着突然拽着路德维希的胳膊一撇,只听“嘎巴”一声响,路德维希的胳膊就被他拽的脱臼了。路德维希抱着断臂痛得大汗淋漓,可是他咬破了嘴唇都没有叫出来一声。

“唔,为了给你下决心,这次我就用这个法子来帮你数数儿吧?少字胳膊、腿,最后可就是头了哦。”所以贺安东不愿意当什么正义之友,用这种刑讯的方法,不是更快更容易得道自己想要的东西么?

瑟西莉亚被贺安东的举动气的浑身抖了,她捧着自己戴着手镯的手腕闭了闭眼,接着就从储物空间里再次拿出了鬼戮。

“小妞儿你别乱来”被迅哥儿护在了身后的稚苍看出了瑟西莉亚的意思,他大惊失色的立即想要跳起来去阻止她。

“稚苍,别过来”瑟西莉亚感觉到了稚苍的意图,头也不回的大叫了一声,正在此时,贺安东再次将路德维希另外一边的胳膊也给弄脱臼了,无法忍受的剧痛让路德维希终于小声的痛叫了一声。

瑟西莉亚眼睛瞪得老大向贺安东厉声喝道:“我说过,不许你再碰他你若是再这样对待他,那么我们大家就一拍两散你也别想再得到仙境小庵”

“哦呀哦呀,总算有一点气势了呢。”贺安东丝毫不把瑟西莉亚的警告听在耳里。

瑟西莉亚拿着鬼戮在自己的手腕上比划了一下,然后就闭上眼狠下心准备狠狠一刀切下去,但鬼戮的刀锋才碰到她的手腕,原先一直黏在她身上不肯下来的仙境小庵竟然“吧嗒”就掉了下来。

“快停下”稚苍晓得这是仙境小庵为了保护主人所做的让步,可瑟西莉亚下刀的动作似乎收不及,稚苍生怕她真的将那只手给切下来,幸好迅哥儿急中生智捡起一块石头就精准无比的将鬼戮给弹开了些许。

手腕上传来尖锐的痛楚,瑟西莉亚皱着眉头看向伤口,也只是一道皮外伤而已。稚苍此时已经吓得站都站不稳了,身体微微晃了两下,整个人就跌坐在了地上。

“好了,大小姐">,哈哈哈,恭喜你啊,终于拿下来了,快点儿把它拿给我吧,快快快,拿给我。”贺安东看着地上的手镯几乎乐的都要开花了,忙不迭的催促着瑟西莉亚将手镯给自己送上来。

瑟西莉亚紧紧抿着唇,拣起镯子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已经等不及朝她这边走过来的贺安东。

“很好,很好,大小姐">,将手镯给我,我就把你的未婚夫给你。”贺安东伸长了手向瑟西莉亚讨要仙境小庵,瑟西莉亚漂亮的大眼睛看着他几乎要喷出火来,她用极慢的动作将仙境小庵送出去,贺安东迫不及待的身体往前倾去想要抓过仙境小庵。

“唵嘛呢叭哞吽,收”当贺安东终于牢牢抓住了仙境小庵的时候,瑟西莉亚突然飞快的念了一句咒语,贺安东就觉自己正飞快的被吸入仙境小庵之中。

“你”贺安东只来得及最后再看一眼瑟西莉亚,然后就彻底的不见了。

“快把仙境小庵丢给火精”就在贺安东消失的一瞬间,原本表现的虚弱无力的稚苍已经抱着那个菩提清流莲花台跑了上来,他小心翼翼的将栖息在鹰息枝中的火精拿出来,瑟西莉亚叫了一声“火精接住”,接着就把镯子丢给了火精。

“哦哦哦哦,这是女娲娘娘的五色石,老天,我居然能够炼化五色石我要进化啦”火精紧紧地抱住了名为仙境小庵的玉镯,周身火焰暴涨如一只展翅的浴火凤凰,差点儿把瑟西莉亚他们都给燎了,紧接着它满身光焰猛地回缩,最后火精就成了白金色的小小一团,那个玉镯不停地在火精体内跳动着,隐约还可以听到凄厉的惨叫声。

“这个得烧多久才能烧完啊?”瑟西莉亚此时已经帮路德维希接回了一条胳膊,见他痛得全身都被汗湿透了,她也跟着觉得有些心疼。

稚苍将火精又放回了菩提清流莲花台中,然后才抬起头对她嘿嘿一笑:“怎么说也得烧个百八十年吧?少字哼,既然他这么想要仙境小庵,那就让他进去好了,让他尝尝五味真火焚身的痛苦。”

瑟西莉亚点点头:“他夺去了这么多无辜人民的生命,确实该让他尝尝苦头,啊啊,总算解决了,心头大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已经吃过丹药,觉得恢复了不少的路德维希笑嘻嘻的搭住她的肩膀笑道:“你不是一直想去龙之国吗?走吧,我们一起去。”

“哇哦太好了龙之国,我终于要来了”瑟西莉亚开心的大叫了起来,此时浓墨般的乌云已经全部散去,满天星斗就像是黑天鹅绒上的无数钻石,皎洁的月光照在四人的身上,让他们顿觉神清气爽了起来。

“哈哈,我觉得,我们还是赶紧找个地方洗个澡换身衣服比较好吧?少字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太狼狈了。”

“嗯,事实上,我倒是不介意先吃点东西,毕竟我不像你们,即使不吃不喝好多天也没有问题,我还是普通人呐。”

“啊拉,那可不行啊,你将来可是我的丈夫,所以你得跟我一起修行哦~”

“哼,真不要脸,女孩子家家的,整天把丈夫什么的挂在嘴边……”

声音渐行渐远,四个身影互相搀扶着热烈的讨论着什么,对于他们来说,未来?还很长呐~(真的end了,不是愚人节玩笑哦~xd)

第两百二十八章Theend,到网址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