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完结篇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小说:史上最强异闻录作者:笑颜像如花更新时间:2018-12-10 01:42字数:454878

谁都没有发觉,地上雷枉的身体碎块开始慢慢地凝合在一起。

乔少舔了舔唇,他决定放过了小苏肆,有大的在,比小的更吸引。他对满身红纹的苏肆露出狂热的眼神,感觉到她体内爆发出强大的永恒破坏力量。

那是让他向往又忌惮的力量。

难怪,他一见她就总觉得想要亲近。

撕拉——

肉帛被徒手插入的细微声响在空气中清晰响起。乔少狂热的眼神微微一凝,视线从苏肆面无表情的脸扫过,往下移动,看到在自己胸前穿胸而过的手。

他是混沌,没有任何痛觉。

但这不代表他感知不到自己的力量被抽离的感觉。乔少体内丰盈的混沌力量开始产生暴乱,那是因为有人想要强硬夺取他力量的缘故。

这女人在吸他的混沌力量!

乔少眼神阴沉,视线又缓慢地上移,与苏肆血红一片的眼眸对上。

没错,永恒破坏是唯一可以与他抗衡的力量,所以他一直想要寻找出拥有永恒力量的人,将之一一毁灭。他费尽心思想要得到拥有永恒破坏力量的人的下落,让苍炎代替他去寻找,可是苍炎却背叛了他,竟将身怀永恒破坏的人给藏起来了。

他手指一动,被放到地上哇哇大哭的小苏肆便飘了起来,他伸出一只手擒住小苏肆,用力一捏她的脖颈!

苏肆的脸色顿时涨红,一股窒息感朝她袭来,颈脖被一道强大的力道钳制住,呼吸困难。

她感觉到随着小苏肆的哭声越来越微弱,自己的生命力也开始变弱……二人同体。命运一致,她是未来的苏肆,她是过去的苏肆,过去的若是出事了,未来的也不复存在。

也许她马上就要死了,死在这个叫“混沌”的怪物手上。

可是她不甘心。

雷枉残破的躯体在眼前不断闪现,她心痛得难以自持。已经说不上她对雷枉是什么感情,她只知道自己在那瞬间。只想将眼前的所有一切都毁灭了。

“怎么会……”

乔少神色一变,他感觉到体内的力量越发混乱,这女人居然加速了吸收的速度,在这个生死垂危的瞬间!

他眉目一拧,单手将小苏肆提起,围绕在他身上的气流疯狂转动。像是想要直接在小苏肆的身上穿过。小苏肆小小身体的身体弓起,全身都在抽搐,她的脸色青紫。连呜咽抽哽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风驱——”

就在气流即将如同撕裂雷枉一样撕裂小苏肆的身体的那一瞬间,祁扑上来,用自然力风阻挡住气流撕裂小苏肆的动作。

他此刻再也顾不上什么,将浑身毛孔舒展开来,直接把自己隐藏的之前力量全部爆发出来!风之自然力,火之自然力,雨之自然力,雷之自然力,还有,与苏肆同脉的永恒破坏!他握住苏肆插在乔少体内的手。开始与苏肆一同吞噬乔少的混沌力量。

一方吞噬一方吸收,暂时勉强将乔少的力量压制住。

“哦?居然还漏掉了一个永恒宿主。”

乔少看到祁插手过来。丝毫不以为然。还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对他来说,眼前的两个人纵然有让他忌惮的永恒破坏也没用,他们终究未成气候。等他们以后强大了或许会对自己造成伤害,但他不会给他们强大的机会!

乔少的眼神一变,整个人便变得极度危险,全身的力量压迫得连祁和已经有点神志不清的苏肆都有种一种莫名的战栗感。

他们的内心充满了恐惧。

力量实在差得太悬殊。这人实在太强大了。

没有人可以阻止混沌。

他们即将会死在这里。

祁咬了咬牙,看着眼睛的瞳孔越来越红的苏肆,又看了看已经了无声息的小苏肆,更糟糕的是,苏肆的身躯居然在这个时候又开始若隐若现似要消失一般!祁握紧拳头,拼命告诉自己不要冲动,可是让他眼睁睁地看着这大小苏肆死去,他做不到!

他当时该死的就应该听纸片的话,不要为了她的天然力量而来招惹她。不,应该说他不应该跟着她进入时空隧道!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从他看到她踏入时空隧道的那个瞬间,他就已经有预感会有这么一天,可是他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他甚至只和她在这里待了不到一周。

祁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待到眼睛睁开,眼角的紫色胎记浮出来。眉心变得越来越炽热,他没去注意,反而微微偏过头,双眼深深地凝视着苏肆。他的瞳孔映入苏肆此刻的样子:满是红纹的肌肤,狰狞而恐怖,血红的双眸,充满着嗜血的疯狂。

明明那么丑……

他在心底长叹一声。反手握着苏肆的另一只手,将苏肆往自己的方向轻轻一拉。

苏肆只觉得一阵轻风拂过自己的脸,像是被什么温热的东西碰触到一样,随即,耳边依稀听到一声细微的嘟囔“真是赔本了……”

可是,却甘之如殆。

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仍然会选择这样做。他唯一觉得可惜的是,以前他对她太坏了,要是曾经有好好对待她就好了。

苏肆感觉到祁握住她的手力道一松,眨眼间,祁已经彻底消失了。与此同时,一股异样的力量霸道地窜进她的身体,让她有点疲劳的身躯瞬间恢复所有力量,浑身充满着丰盈满足感。就连不断在乔少身上吸收他力量的那股力气也不复疲软,顽强地开始与乔少的混沌力量抗衡起来!

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因为小苏肆已经频临死亡,导致她的神智一直迷迷糊糊的,就连祁消失了也没注意到。她此刻只有永恒破坏支撑着自己不倒下,下意识地一直吸收着乔少的能力。

反观是乔少看了这一切。眼睁睁地看着祁自毁,然后将他体内的所有力量都赠给苏肆,让苏肆体内有两股永恒破坏的话,足以与他的力量抗衡。不由得脸色大变!

不行,不能让这个女人觉醒,他是混沌,他才是天地间最强大的,他不会被区区的永恒破坏所毁灭!

“别发呆。”

清淡的嗓音突兀响起。穿透了苏肆的耳膜,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状态的苏肆浑身一震,神智顿时大清。

她仓皇望去,只见满地的残破肢体已然消失,一道修长的人影站在不远之处。熟悉的眉目、俊朗的轮廓,如同一块静静屹立的宝玉。笔直地站在那里,脸色看起来非常平静。

刚刚支离破碎的肢体都好端端在他的身上,仿佛刚刚的一切只是一场梦境而已。

雷枉……

乔少微微眯起眼。眼中闪过一丝惊慌。

这些年来,雷枉的力量虽然不及他,但是生命力绝对与他一样,不会轻易死去。所以看到雷枉站起,他毫不意外。

只是这样子,事情就变得棘手了。

雷枉太过熟悉他,知道怎么样做他才会输,尤其苏肆体内有了足以抗衡他的力量。雷枉绝对不可能放过这一点。

接下来的事实证实了乔少的想法。

雷枉闪到苏肆的身边,将小苏肆从乔少的手上救下——乔少已经被不断吸收他力量的苏肆弄得应接不暇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雷枉从他手上救下小苏肆。然后他的双手在小苏肆的身上一抹,乔少对小苏肆造成的伤害就彻底被治愈了。身体恢复过来。

然后他用结界将小苏肆圈起来,放到安全的地方,再用识压禁锢着乔少的身体,压制着他身边疯狂翻腾的气流,帮忙苏肆吸收乔少体内的力量。

“苍炎,你居然敢背叛我!”乔少咬牙切齿。“如果不是我,你以为你会有今天吗?”

雷枉眼神淡淡地看着乔少,轻声道:“你不应该存在的。”

说完他不再理会乔少,对苏肆道:“将他的力量全部吸收,你现在体内也有祁的吞噬力量,他对付不了你。”

苏肆傻傻地看着他,下意识地顺着他的话而将吸收和吞噬的永恒破坏一起发动,将抗拒她吸收的所有力量通通都吞噬干净。

“苍炎,你竟敢——”乔少双眼狰狞瞠大,恨不得将雷枉再一次撕裂。

可是他已经如同困兽之斗。

在被两股永恒破坏的强硬围堵之下,连混沌也无法轻易挣脱。

“不——”

乔少凄厉怒吼的声音渐渐消失,随着时间过去,所有的一切都开始逐渐恢复平静。那股压迫人恐怖的力量彻底消失了,全被苏肆吸收到体内。苏肆一时之间难以承受那些霸道的力量,双腿一软,整个人向前一扑,一双强硬有力的手扶着她,让她避免摔倒。

苏肆站稳了脚,双手推开雷枉。

雷枉微微一顿,顺着她的力道而放开了她。

“一直以来,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

不是问号而是陈述,苏肆看着雷枉,淡淡地说道。

雷枉没有回应,苏肆知道他这是默认了。

她闭了闭眼,感觉浑身脱力。

“祁呢?”

此刻她已经恢复了理智,知道刚刚发生的一切。她清楚知道祁消失了,以及他做了什么,但是她希望那些都是假的。

那个未成年其实并没有消失不见。

没有为了救她而将所有力量都赠予给她。

雷枉仍然没有回答,他的视线往下移动,注视着苏肆的手,祁那漂亮妖异的紫色月牙形胎记,完整出现在苏肆的手背上面,就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停留在上面,斑斓而妖冶。

苏肆自然也发觉了那个胎记,也知道雷枉此刻的沉默代表着什么。她手指微微颤抖,像是打开了某个开关一样,连身体也跟着颤抖了。

“他能回来吗?”

“……也许。”

雷枉垂下脸,低声答道,刘海遮住了他的神色,看不真切。

“告诉我办法。”

“我不知道。”

苏肆握紧拳头——她并非对雷枉生气。只是好像不握着一点什么东西,巨大的愧疚就会压在她身上,让她喘不过气来。雷枉不会说谎……不,应该说,他虽然一直骗她,但从来不会用话来搪塞她。

他说不知道,就是真的不知道。

苏肆移开放在雷枉身上的视线,看了一眼待在安全结界内昏迷的自己,过去的自己。“也许我该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她语气很淡,没有讽刺也没有丝毫感谢之意,就是陈述而已。

似乎内心的所有想法,都在知道这一切只是一个阴谋而从此烟消云散。

“你会照顾好她,是吗?”

雷枉嘴唇一动,最终只是沉默地点点头,走过去,将小苏肆轻柔地抱起。

苏肆微微仰起头望着天空,周围已经恢复安静,就连之前混沌出现所造成的所有破坏都恢复了原状。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如果不是那个总是傲娇的未成年不见了,如果不是手背上多了一个不属于她的紫色胎记,她会错觉这一切都是她幻想出来的而已。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雷枉看苏肆脚步一动,出声道:“如果你想要离开这里回到你想回去的地方,我可以帮你。”

苏肆停下脚步,背对着雷枉没有回头。

离开这里?

不,她不能离开。

就算她可以从时空隧道离开,那个世界也仍然存在着永恒破坏的征兆。她无法杀死雷枉,就永远都回不去了。

就算她再想回去,她也知道自己永远都对背后的人下不了手。所以她只能在这个不属于她的时空流浪,也许活下去,也许寻找可以让祁复活的方法,也许是将那段感情抹杀在时空之中。

苏肆垂下眼眸,再度迈开脚步。

“你的目的已经达到,那就不要再靠近我了。”

雷枉看着那道纤瘦的身影在他的视线中渐行渐远,头也不回的离开。

仿佛身前的只有一条路,她只能一直那样子走下去。

明明语气那么淡,意味却如此决绝。

好像要老死不相往来一样。

“……你一直都很果断呢。”雷枉低下头,看着怀抱中的小苏肆低喃一句。青紫的小脸蛋已经恢复了红润,一点也看不出刚刚差点就死去,此刻就像只是睡熟了一样。他轻轻抚摸着小苏肆的脸,很小心地用掌心感受孩童稚嫩的肌肤,感觉到小苏肆缩在他怀中,仿佛全心全意地依赖他一般。

雷枉的脑海中闪过那张长大后虽然清秀却仍然面无表情的脸,微微失了神。

过了一会,他勾起嘴角,脸上露出一抹浅笑,然后伸出指尖在小苏肆的额头上轻轻一点。

一道亮光在小苏肆的额头上很快闪现一下又消失。雷枉将小苏肆小心地抱在怀中,让她的姿势显得更加舒服,然后他眯起眼,看着苏肆离开的方向。

那道纤瘦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但他知道,这并不代表是结束,仅仅是开始而已。

他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ps:

完结啦~~~~撒花~也许以后会有番外,也许没有~~但就像正文说得那样子,其实他们不是代表着结束,只是他们都换了另一个方式活着(听你在乱掰!)啊哈哈~~非常感激一直支持我的亲们,之前一直让你们失望了,真的真的很抱歉,爱你们么么!不管结局如何不尽人意,我都努力过了,现在放下一桩心事,准备好好迎接新文~~各位,咱们新文再见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