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八云之樱,酒红之紫

小说:某东方红魔馆不良制品玩具作者:无头控更新时间:2019-03-24 10:01字数:117630

  [[[cp|w:563|h:344|a:l|u:]]]秋季的樱花,是红色与粉色交织的奇妙景色。

  但在没有什么事情不会发生的幻想乡里,这种奇迹也是日常的一部分吧。   现实的守恒循环被置换为非现实的幻想。   一片樱花被风拂过,粘在了脸颊上。

  伸手去摸却感到一阵小小的刺痛,原来是脸上的伤口渗出的血液黏住了花瓣。

  是不久前的交锋时,被蕾米的爪子划过的吗,现在才注意到。   “好疼。”   但是……   “简直就像被樱花划破脸颊一样。”   这个声音……

  “因为我是连樱花也被讨厌的人吧,要来一杯吗?不知何处缝隙里的小姐。”

  啊啊,不会忘的,正是那个深不可测、仿佛能看穿一切的妖怪,八云紫小姐的声音。

  从缝隙里钻出的妖娆身姿,(似乎为了不被发现似的)紧靠着坐到我身边,虽然身高上比我略高一点,但也足以被我的身形遮挡住轮廓——正是紫小姐本人。   识别飞舞的的花瓣,是八重樱……八云之樱。   绝妙的适合紫小姐的花朵。

  这里是某颗樱花树背后的角落,蕾米她们也不怎么注意到这边。   所以有空的话,可以陪你喝一杯。

  (……话说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样子?我才想问咧!但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还挺不错。特别是被贴紧而坐的感觉。)

  “用高脚杯喝?虽然是红酒,但在樱花下怎么说都有些不对劲吧?”   的确,感觉怪怪的。

  而那边的吸血鬼正很不识趣的在樱花树下坐着从宅邸里搬来的座椅,啜饮着的杯中与红酒类似的液体。   连下午茶的白色小桌也排在一旁,到底有多不识趣啊?

  如果在没有樱花的红叶景色里,这样的欧式风格的下午茶搭配倒也合适。

  但在樱花盛开的情况下,就不能像和式的酒器妥协一下吗?   为了不让喝酒的心情变得更差,所以我早有准备。   “我这里有盘子。”   “呴?为什么你有这个?”   “从某个爱拾物的商人那里捡来的。”   “近森霖之助吗,没想到你连他都见过了……好酒。”

  话语间,紫小姐伸出脖子和一点粉红的舌头,示意想要像猫一样喝酒。   她似乎没有用紧抱着我胳膊的双手自己动手的打算。

  于是我只好义务性的,用剩下的那只手,把盛酒的盘子喂到她嘴边……酬劳是欣赏她用舌头饮酒时娇艳的模样。   “紫小姐不知道吗?”

  我想能透过缝隙洞悉一切的紫小姐,应该没有不知道的事,应该说,我觉得自己没有她不知道的事。

  “就算是我,也不是什么都知道啊,莫…莫非,你觉得我随时都在用缝隙偷窥你?”   不是吗?

  “你那一脸‘不是吗?’的表情是什么啊!就……就算是我,也不会像个偷窥狂一样整天窥视着你啊!!在你心里,我难道是这样的人吗?!”

  “不不,我当然不会认为紫小姐是那种级别的人啊,因为紫小姐在我眼中,可是个十足的变态,怎么是偷窥狂可以比拟的呢?像偷窥这种事情,对紫小姐根本不值一提。”   紫小姐的变态,可是连我都自愧不如呢。   “……”   “诶?怎么了?紫小姐?”   “伊都君,请往这边过来一点……对,脚张开……”

  我照着样子有些奇怪的紫小姐的吩咐,做着意义不明的举动。

  下一刻,紫小姐用舌头倒翻了嘴边的盘子,里面的酒都洒在了我的腿上。   “哇啊!!湿……都湿了。”   “大腿间湿漉一片呢~小哥,要帮你擦吗?”

  紫小姐怀着恶作剧得逞的不怀好意的笑容,恶意调侃道。   “为什么要这样啊?而且还是我帮你端酒的。”   “哼~,我不知道哦”   “那么,就请帮我擦吧。”   “嗯,好好好……什、什么?!”

  “因为紫小姐刚才不是问过了吗?那么我就可以用肯定回答了吧?”   ……这似乎是你得意忘形后的失策之举呢。

  “你……你是变态吗!?”——居然露出了纯情少女才会有的反应!yes!计划通り

  “哪里哪里,和紫小姐比还差的远呢……那么,请快点……”   “我才不要,你才是真正的变态吧。”   虽然是恶言相向,但我姑且当做赞美收下了。   “是吗,那我也只能使用下下策。”

  虽然有些失礼,但我毫不犹豫的把酒倒在了对方的身上,就像夏天打扫泳池时的校园泼水节一样。   “对不起,手滑了一下。”   紫色的衣服被酒浸湿,那是……酒红之紫,

  紫小姐同样也变得湿漉漉了,衣物贴紧在皮肤上,为充满酒香的女体彰显出傲人的胸部和性感的曲线……虽然我对**并没有什么兴趣,但不得不承认,那真是十分煽情的画面。   拍成写真集的话就是r15。   “……”   “但没关系,我倒会帮你擦的。”   说着,我的手已经伸向了紫小姐湿漉的……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在这样下去就成为名副其实的……怎么说也太那个了、实在太那个了、从旁观视角来看也太那个……到底做了那个没有,就先隐藏这个真相好了。

  但画面上,因为我一直保持着女装(水手服+和服),所以不至于太过碍眼。   从远处看就是百合色的风景(近处也是)

  所以接下来就算有可能做什么那个,也不会感觉太那个……(所以说那个到底是哪个?)   让人由衷的感谢自己适合女装这点。   ……   ……   “说起来,伊都小弟,现在怎么想呢?”   “怎么想什么?”   “想要在这里活下去了吗?”   “如你所见。”   “那似乎,还不坏……”   紫小姐笑了笑,啜饮了一口酒汁。

  “厌恶自身,不爱自己,但反过来,就是留有被人所爱、被人喜欢上的余地。你其实,是寻找与人的关系、想要x吗?”   “不!等等……那个词”

  “放心,我是用五十音最前面两个字母分开表示的。莫非听到那个,你会呕吐不止?”   “不,只是稍微有些为难。”

  就像大脑被搅拌机转动、中途机器却被卡住那样,只有一点点的为难。   “嘿,还真有趣。”   有趣啊……

  “伤害自我、加害自身,就像为了得到注意而磕破膝盖的小孩一样。这是在允许范围的……”   允许范围……那是擅自被决定的吗?

  “但是过头的话,踩不住刹车,就会变成真正的自我破灭而已,极度厌恶自己却也绝不自杀的顽固——这是那个我留给你的作业,你要给我好好完成到底,所以绝对不能死掉。这点可要记住哦~”

  紫小姐,用——大姐姐亲切到说教也不会另人讨厌的语气……

  虽然我不喜欢说教,讨厌被人指责,但也确实承认:这样的感觉,也不太坏(因为左边还能传来一些柔软的触感)。

  “对了,这可不是说教!我才不会做那种大龄的大妈才会做的讨厌事情,17岁的我可绝对不是什么大妈……你就当成大姐姐亲切的甜言蜜语好了~”   “……”

  紫小姐的年龄早就超越大龄,达到高龄了吧?到底有多在意自己的年龄啊?这“永远的17岁”。

  算了,这个话题就此打住吧,起码我还是不会叫紫小姐“大妈”的(虽然有点点难以忍耐)   ……   “那些,都是你告诉蕾米的吧?”

  包括救我一命的方法,包括我带走芙兰事件的来龙去脉。

  所以才不会有误会,所以才能预定和谐的是故事发展到现在。

  “谁知道?以她干涉命运的能力,说不定早就看穿了吧,看穿你是命运的不确定因素这点。”   “不确定因素?不是看穿了会有利于她才救我的吗?”

  我牵强附会着,有如小孩子用无力的逻辑,作出最后的反驳。

  “不是哦,你从头到尾就是只个不确定因素而已,不一定会给她带来好处,连她的命运能力都无法评定。”   “……”   反驳被轻而易举的驳回,当然,这也是意料之中。

  虽然是反驳着,但我说不定……只是想要被人轻而易举的驳回、否定而已。

  “也许是为了追求刺激,说不定是为了和无法看穿的命运较劲,也说不定是为了打破不可变现状的赌博。”   ——紫小姐故弄玄虚的说道。

  “也说不定只是觉得:喜欢上什么就破坏什么……这种自我毁灭方程式,你和芙兰小妹妹很像而已吧?”

  很像啊……把玩具与主人的关系形容为很像的话,那还真有点莫名奇妙。

  “嘛,怎样都无所谓,如果是的话,只能说她很厉害、一直是正确的吧。”   即使带有超多任性的理由,也让人无法反驳。   会这么想,也只能说明,某人的倾心无可救药了吧。   我笑了笑。

  “以你的头脑,以你那个脑袋、好奇心与接受力……是不可能不去考虑其他可以得救的方法的吧?要知道,这里可是幻想乡,有无数凌驾于常识以上、非常识以上的奇妙之物。如果真心的想要活下去的话,就算范围有限,但我想你也会去向身边的人,寻求方法,例如你身上永琳为你延续灵魂专治药,只要去你熟悉永远亭,不就能轻易得到?”

  她指了指我的胸口,原来那个洞是为了涂药而打开的吗。

  “虽然这么说有点不负责……但我正是想要试探这点,才给了你一个虚假的死期,可到头来,你却什么也没做,只是默默在红魔馆度过余生。所以我猜……你难道是想借机去死吗?而且是以那种残酷、虚无的下场为结果。”

  “可到头来,仍旧麻烦你帮了不少忙不是吗?蕾米会察觉到事情的一切,不光只是命运之力,不是还多亏紫小姐隐隐约约透露给她的信息吗?虽然很自我中心……不过、或许,我期待的只是这种奇迹也说不定吧?毕竟,我可不是那种自杀自愿呐。”

  “那我的关心,岂不是都在你的意料之中了?明知道是这样还这么做,真是过分。”

  “不不,说到底,这也只是赌博而已吧。赌会不会有奇迹发生,以及紫小姐会不会放着我不管而已吧?”   我苦笑的耸了耸肩。

  “因为我迟早都只能靠大家的帮助,所以只是:自己去求助、还是紫小姐帮我求助,这样的差别罢了。”

  “看来你是想让我帮你求助哦,恭喜你计划得逞,不过如果我没有帮助你的话,你是不是就会去死呢?”   紫小姐看穿一切的笑容。   “……”   嗯,是怎样呢……

  “但是,不管怎样,那个时候的我也无能为力,只能现在对你们道歉了。

  “居然能懂得道歉了?这在我的断断续续记忆里……不,是她作为遗物的记忆力,是绝对未曾有过的。”

  原来那时的我在她的记忆里,是个连礼数也不懂的小鬼……这么令人遗憾的角色吗?

  “真是……不得不让人觉得,那个吸血鬼夸下的海口,也确实不为过呢。”   那么,可能还会继续让你大吃一惊的话。   ——我也继续,只此一次、难得的说出口吧:   “今后可能还会有,得向你道歉的地方。”   也会有,继续给别人添麻烦的事发生。

  “到那个时候,请期待我会帮助你吧,还有,到那个时候……”   在紫小姐那句话说完以前,我就已经提出了那个答案。   “到那个时候,就请原谅我吧?”   “……”   “……”

  “哼哼,那还用说?没问题,这是我的责任,是我主动为她收下的责任,是我一体两面的镜像分身——留给我的遗物……就算是再怎么扭曲灾厄、顽固恶质,我也会和她一样,毫无保留,能继续让你安心下去的、接受你的一切。”   “…………”

  不禁,面红耳赤、我的脸热得通红起来。讨厌!这种少女般羞涩的反应……什么时候变成这种角色了?!

  为了掩饰内心的悸动、抵抗不断加剧的少女情节,那么就……   “那么,就请先从你的胸部,开始接受起吧?”   ——靠找回变态的自己,来夺回自我!   ……   柔软的触感自不必过多的形容。   怎么说呢?还真一如既往的、肉呢。

  而此时的紫小姐,却只是一脸微笑……还好,没有注意到我内心心跳加速的波动。   但,总觉得、有点奇怪……   就像打开了某种开关一样……

  “放心吧,我会接受你的一切哦,同样,也会用惩罚,来让你被·我·接受一切哦~”   没错,那是女王……赤裸裸、调教的眼神。

  悸动什么早已不复存在,期而代之的是某种熟悉的快感兴奋的浮现起来。   请…多多指教。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