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昔

小说:重生之陛下,王爷又有了作者:生辰更新时间:2019-03-24 09:29字数:356909

“你小子怎么舍得回来了,不是说今年过年才会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无病看着跪在地上的儿子,虽然努力移至着自己的情绪,却还是泪眼婆裟,声音也有几分哽咽。沐承的眼睛瞟向自家拥着自家爹爹的老爹,无奈的道:“爹爹生日,老爹给我发了十八封家书,扬言要是儿子不回来就和儿子断绝关系,儿子怎么敢不回来。”说罢还露出了一个可怜兮兮的小眼神。

无病怔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男人,男人笑着蹭了蹭无病的脸,用下巴点了点跪着的儿子,“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喜欢吗?”

沐承满脸黑线,心道,老爹真是越来越不厚道,拿他居然拿他当礼物,自己讨爱人的坏心,却破坏了他儿子的好事。

无病没有理会儿子的变化,转身紧紧的抱住男人,这些日子为了沐决家几个孩子的事情烦扰,让他想起了自家懂事的儿子,不禁就思念起儿子来了,男人原来都看出来了,还为了他把儿子找回来了,声音又开始哽咽,“喜欢,好喜欢。”

“喜欢就好。”邪日笑着手在男人的背上轻拍了几下,算是提醒怀里的人别在孩子眼前丢脸。相处多年,男人的一个动作,无病就能立刻明白,从男人的怀里离开,转身还跪在地上的儿子,“起来吧,老跪着像什么样子。”

沐承嘻嘻一笑起身抖了抖膝盖上的土,虽然对老爹眼里只有爹爹,丝毫不顾及自己死活这件事很生气,但是看着这两夫夫恩恩爱爱的,他还是打心底里欢喜的,也期许自己和那人老了孩子后也能这么恩恩爱爱的一辈子,转身走到树后拿出自己一早准备的两个篮子,拿起火折子在一直都没被注意的柴火堆上点燃了火,一边忙活一边跟两位亲爹道:“爹爹老爹,你们都还没吃吧,跟儿子吃一起吃点烤肉吧,都是儿子亲手腌制的,味道可是都不错的。”

邪日拉着无病走到篝火边帮着儿子一起忙活,一家三口用铁叉把肉插好,插在火堆跟前地上,闻着喷香的烤肉味,滋滋的油声似乎带出了更多的香味,惹得人原本不饿的肚子开始觉得饥肠辘辘,父子三人一边等着烤肉熟,一边跟儿子聊天,虽然儿子每月都有家书,但总有太多话不能道尽,无病问儿子最近这一年都在哪?

儿子有点闪烁其词,答得和之前信上写的全不一样,脸色不太正常,眼神飘忽闪烁,似是有一汪春水在其中流转,嘴角也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火光的映照下,那蜜色的面颊,透出了一些粉红,两个过来人瞧着自己儿子这样子,就知道有问题的很,像是一眼心照不宣不再揪着这个问题问,如果儿子真的好事近了,他们早晚都能看到儿子中意的那位,他们没有门户之间,就算儿子喜欢的是个男人,他们也可以接受,毕竟他们不是一般的父母,他们也都是男人不是吗。

不在揪着这个问题问,儿子似乎很关心太子的近况,大概两年以前,太子和儿子一起离开皇宫,在云国分道扬镳,儿子独自闯荡,太子四处追着灼云家的小草,满天下的跑,两个人和家里的联系都少之又少,彼此之间的联系也就这么就断了,两个人这才把皇宫里的乱象跟儿子说了,对于太子和二皇子的际遇,沐承觉得前者是活该,谁让太子明明喜欢人家喜欢的紧,却还自命清高,耍着人家玩,要是他才不会这样,对于二皇子的遭遇,沐承则十分的自责,虽然那二皇子年长他好几岁,在他心里却是一个最需要照顾的弟弟,当初二皇子是跟着他们两个出来的,如果他没有把二皇子交给太子照顾,二皇子如今也不过落得这般境地,怀着一个父不详的孩子,受苦受难。

沐承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跟两位父亲说了,无病对于太子的事情,只是微微叹气,那两个孩子都是一样的性子,没有一个先软下来,恐怕苦日子还完不了。对于儿子说自责没有自己带着二皇子,让二皇子出事,则让儿子宽心,他看的出来,二皇子对孩子的父亲其实是喜欢的,只不过两个人应该是有什么误会,二皇子才会一人流落在外,只要找到那个人或许还能成就一番姻缘。

聊完了烦心事烤肉也好了,沐承拿出几坛子好久,和两位父亲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一边聊这一年来他的一些见闻和一些趣事,听的两位父亲开怀不依,承欢膝下便就是这样。

父子三人还未尽性,突然来了一位意外之客,一直黑色大鸟从天而降,落在了儿子的肩上,无病和邪日都认识这只鸟,这是二皇子驯养的黑毛,说道这只黑鸟还不得不说说二皇子,二皇子虽然先天不足,在他们这一代的孩子是最单纯的,但是他有一样别人没有的天分,天生能与动物为伍他的这种天分还在黎殇和司徒空之上,这是不是算关上了一扇门,便有一扇窗。位子拿出黑毛脚上的信桶,看了一眼脸色促变,无病心的心跟着一紧,“出事了?”

“爹爹老爹,儿子有事本来想多陪你们几天,但是……”

“你能回来看看爹爹,爹爹已经很高兴了,有事就走吧,”无病体谅勾起唇,伸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咱们父子相聚有的是机会,别耽误了你自己的事就好。”邪日没说话,只是朝儿子点点头。

夫夫两人把儿子送上吗,邪日把随身带着的银票都给了儿子,叮嘱儿子路上赶路千万小心,拥着无病看着儿子的背影在淹没在黑色的尽头,不禁叹了道:“这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性子,这辈子都改不掉。”说罢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一个劲的摇头。

无病转头看了眼邪日,想到了二十年前,儿子出声的那天,不禁勾起唇,这儿子并不是早产,只是产程出奇的快,无病开始阵痛,才刚刚潜了宫人去找吴起,人还没来那小子便撒着欢的自己出来了,可算是邪日亲手接生的,从开始阵痛到生下来还不到一刻的功夫,恐怕就是身经百战的稳婆,这种事也没见识过,无病到现在还记得,邪日抱着还连着脐带的满身失血的儿子的滑稽样子。

“回去吗?”邪日从往事中回过头来问无病。

无病转身看看河里虽然已经被分散却还燃着的小灯,那闪烁的火光在水里,闪烁和天上的星河相映生辉,更有一番意境,虽然已经没有了少年时的烂漫,却依旧不想错过这如斯美景,“儿子的一番美意怎么能辜负,酒还有肉也还有,咱们两个就继续吧,回去也没有什么事。”

邪日一向是唯妻命是从,两人走回到火堆边继续喝酒吃肉。

肉没怎么吃,几坛子酒都被夫夫俩喝光了,无病不胜酒力已经醉了,邪日到没怎么样,只是有些微醺而已,把有些摇摇晃晃的无病抱紧怀里,摸着对方滚烫通红的面颊,低声道:“儿子的事你这个做爹爹的放在欣赏也就算了,怎么别人的事,你也总是这么上心,连自己的生日都给忙忘了,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

“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何况是自己兄弟,老大和沐决食不安寝,我当然是能帮则帮。”无病说着咧嘴一笑,“这些话当初不还是你说的吗,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你不也为了这没,没跟我……”

无病的话没有说完,两眼一闭睡了过去,全没注意到邪日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把自己的外衣t下来盖在无病身丄,邪日抱着无病变得空洞的目光,移向了火光闪烁的河面,当初沐王爷战死,无病随棺柩回到今愁古恨,葬礼之后无病启程回战场之前曾经来找过他,问他愿不愿意随他去遨游天下,当时他笨的很没有猜透无病话里的深意,只当时无病心情不好的关系才有这一问,而且当时正逢朝廷内忧外患,他便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要保皇帝安全,为兄弟排忧,无病当时只是笑并没有说什么,两个月后战事告捷,沐决凯旋而归,无病却飘然远走一别便是数年,那几年他不知有多后悔,夜夜想着无病念着无病,却找不到他的一点消息,也是从那时起他开始买醉学会了喝酒,也是从那时开始,他无论和多少酒,都醉不得,千杯不醉并不是什么好事,苦痛都在心头不散,反而越来越浓。

回味起往昔,嘴里心里又都泛起了苦涩,垂头把话里的人抱紧,庆幸幸好他回来时他还是他自己,幸好自己没有再一次错过,幸好这一次抓住了他,没让这只孤鸟再远走天涯。夜里风冷,无病打了个哆嗦,邪日熄了柴火,抱起无病唤来了马儿,带着他最爱的人回了那个虽然是他们家的皇宫,但其实他心里很清楚,那个皇宫的家只是个住的地方,只要和怀里的人在一起,哪都可以是家。

转眼又是半个月过去了,太子和小草的事情趋于平稳,二皇子的爱人也终于被寻到,虽然还没过的丈人这关,但纷扰到底是告一段落了,沐决的心情景了下来,注意到了日期,立刻想起了自己好兄弟的生日,被自己给忘了,虽然兄弟并不在意他还是呼朋唤友准备了一场家宴,然而无病这补过的生日,却被意外而来的消息破坏了,自家的儿子搞大了别人家儿子的肚子,找他们两个老的去谈判,无病惊愕诧异,但儿子被人扣住了他必须去谈判,还请了自家侯爷出山去当和事佬,能劳驾侯爷出山乔事,对方自然不是好惹的,那被儿子搞大了肚子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云国现在的一国之君,商岚和凌仇唯一的儿子……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