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神秘玉盒

小说:七星魔君作者:笑红叶更新时间:2019-04-20 20:44字数:100423

  第二天易风清醒过来之后,才得知自己昨天晚上居然大难不死,从黄泉路上走了一遭又回来了,不禁后怕的只拍胸脯。一着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为此易风强硬的一再声明,这辈子再也不吃那些所谓的灵丹妙药了,毕竟比起不顾一切的提升那些虚无缥缈的实力来说,还是自己的小命更要紧一些。

  易风因为吃丹药差点吃死的消息,一大早就传遍了整个摇光宫,第四班的老师和同学一齐来看望了易风,老师们都是好言好语的安慰了易风一番,与之相比同学们就是没心没肺的取笑了易风一顿,还不停的问易风临死时是什么感觉,搞得易风老一阵没趣,把他们赶了出去。

  主教老师维克多见易风受了很重的内伤,而内伤的修养不比外伤只要抹点膏药就能好的,所以极不情愿的放了易风六天的大假,并且吩咐易风好好修养把内伤养好,早日回到讲武堂修炼。

  易风犹如大赦,只叹自己因祸得福,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六天放假的时间,但易风却觉得自己赚到了,因为在易风的眼中比起维克多那炼狱般痛苦的训练,死亡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虽然昨天晚上易风差点就此丧命,但并没有人为此而感到惊险,反而都是一种习以为常的态度。就算是最关心易风的元伤老师得知易风死里逃生之后,也只是满不在乎的点点头,并没有觉得这是多大的事。

  就连易风自己也认为自己只是在黄泉路上走了一回!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对死亡看得淡,是因为易风深深的知道,对于一个修炼者来说,死亡就是家常便饭,从自己踏进这道门开始,就已经有了对死亡的觉悟。

  一个人修炼的路途要面对无数的死亡,无论这条路有多么的遥远和艰难,你都必须有足够坚定的意志和信仰来走完这条路。只有在经历了一次次的死亡之后,你才能不断的让意志得到升华,不断地让境界得到提升。

  易风从小接受的就是这种对理想不断追求,对死亡无限漠视的教育,这让易风成为了一个不怕死的人,从小生存在一个不怕死的群体里,让他意识到死亡只是自己修炼路途的终结而已,一个真正的修炼者,最终的目的都是让自己的意志和信仰永远不死,哪怕是千年之后仍然有人记得,就像易风的父亲一样,即使他死了无数人却记得他,尊称他为天下英雄。

  早上喝了药一大罐药之后,在赵无伤的搀扶下,两人回到了易家树屋。为了防止易风再出什么状况,死了都没人知道,赵无伤决定留在树屋里,照顾易风几天。

  看护的任务很无聊,好在赵无伤是个性子静的人,所以一上午都是坐在太师椅上,怀里拥着一个小碳炉津津有味的看着医书,而且是安静的坐在那里,几个时辰一动不动。

  易风躺在床上就无味的很了,尤其是肚子里虽然喝了药但五脏六腑还是烧得慌,更加让易风闲不下来了,因为害怕动来动去会加重内伤,易风只能很无奈的躺在床上唉声叹气,抱怨无所事事。

  “喂!无伤你有没有听到那种声音?”易风打破平静问道。

  赵无伤将手指在嘴巴里润湿了一下,然后将医书翻过了一页,有一搭没一搭的问道:“什么声音啊?在这屋子里从头到尾我都只听到是你在那里哼哼唧唧的,没个安静的时候。”

  易风右手撑着身子,道:“就是那种滋~~~嘎滋~~~嘎的声音,听了让人后脑勺很难受的那种声音。”   赵无伤眼睛盯着医书,淡淡的回道:“没听到!”

  易风确实听到了床底下传来了一种滋~~~嘎滋~~~嘎的声音,刚开始的时候,躺在床上,还只是感觉到从床底下传来的是一种有规律的刨木头的声音,虽然有些让人烦躁但在枯燥的时候,心里默数着这种刨木头的声音转移注意力,倒也不失为一种乐趣。但是大约在一炷香之前,易风就感觉到刨木头的声音变了,变成了一种用尖锐的物体在光滑的石板上来回刮动的声音,非常刺耳挠心让人无法忍受。

  这种刺耳的声音非常的细微,易风因为是躺在床上耳朵贴着枕头,所以听得格外的清楚真切。而赵无伤在专心致志的看书,注意力全放到书上自然是听不到了。

  到了最后易风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声音的折磨了,决定找出发出这声音的根源来,爬起床后,易风将耳朵贴在木地板听了一会,断定出这声音是从木屋的楼板下面传来的。走到门口,趴在门口上朝小木屋屋底一看,果然看到支撑树屋的树桠和主干之间有一个碗口大小的洞,易风清楚的记得,以前那个地方是绝对没有洞的。

  易风抓住大榕树树枝之间无数向下垂的的气根,荡到了树桠上然后钻到了小木屋的地板下,来到了那个小洞的旁边。仔细一听,那滋嘎滋嘎的声音果然就是从这小洞里传出来的,应该是有什么东西这小洞里倒腾着什么。

  易风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舒雅送给自己那只泡泡鼠,在这大榕树上也只有那只泡泡鼠会干出这种打树洞的勾当。好在易风知道泡泡鼠一辈子只住在一个固定的树洞里,这才不用去担心,这只小泡泡鼠会把整棵大榕树给掏空了。

  不过易风很好奇的是,这只泡泡鼠如果只是在打树洞,按理说直接刨木头就是了,怎么会有这种用牙齿磨石头的声音呢?

  通过透进小洞里的细微光线,易风依稀可以看到这个小洞里面是很宽敞的,典型的葫芦状结构洞口小而肚子大,小洞的洞壁倾斜着打通到了大榕树的主干部位,大约有一丈来深。泡泡鼠正在洞底背对着洞口,在那里埋头苦干着什么,应为洞内很深,易风不得不从纳戒里拿出了一枚鸽蛋大小的荧光石,将荧光石扔进小洞里照明。

  被咕噜咕噜滚进去的荧光石惊吓了一跳,泡泡鼠停下了刨洞的工程,刺溜一声跑了出来,爬到易风的肩膀上抗议易风打扰它的工作。

  小洞里一下子亮堂了,易风总算看清楚了泡泡鼠在刨的确实是一块石板,确切的来说是一只倾斜着镶嵌在树干之中的玉盒。

  这只玉盒很明显是前人在大榕树上凿了一个洞放置进去的,不知过了多少年随着大榕树的生长洞口被堵住了,埋在树干内的玉盒也就成为了大榕树的一部分。如果不是这只泡泡鼠有心在这个地方打一个洞做窝的话,恐怕这只玉盒永远也不会被人发现了。易风粗略的估计了一下,这个小洞深约一丈,算一算年轮的话至少也应该有五百年的时间了,而这棵大榕树已经上万岁了生长极为的缓慢,一个年轮的生长时间相当于普通大树长六年的时间,这么一计算下来,这个玉盒至少是在三千年年前被放进去的。

  想到这里,易风不由得就激动了起来,先不管这玉盒里有什么东西,能够让先人这么用心的埋到这棵大树的树干中,就一定不会是简单的东西,所不定里面会有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也说不定。

  易风继承了易家全部的财产,身上的宝贝多的是,所以对这方面不是太好奇。易风好奇的是这只玉盒的年代,毕竟是三千年前的东西啊!即使里面没有宝贝,如果能够在玉盒中找出一段被尘封的历史,那才是最吸引人的事情。

  因为小洞太深,易风整个手臂伸进去了离玉盒还差一大截,好在易风的纳戒里什么都有,最不缺的就是兵器,从纳戒里拿出了一柄长达一丈半的长枪,有了长枪就可以够得着那只玉盒了。易风将枪头插进小洞中,将镶嵌在树干中的玉盒戳了下来,然后用长枪将玉盒小心的拨到洞口,将玉盒拿到了手。

  易风把玉盒弄出来后,泡泡鼠重新回到了小洞里,继续为自己的小窝开拓空间。

  回到了木屋里,赵无伤还在那里看医书,见易风进来了不由得埋怨道:“你小子还是躺在床上安静点为好,你受的是内伤跑来跑去对你可没好处啊!我在这里就是为了照顾你的,你一声不响的跑出去,到时候小心别死在那个旮旯角落里了,臭了都没人知道啊!”

  易风炫耀的扬了扬手中的玉盒,道:“嘿嘿!你看我找到了什么,这是我们易家的先祖留下来的宝贝,告诉你这东西的年头少说也有三千年了!”

  易风这么一说,引的赵无伤抬头一看,看到易风手里拿着一只长宽越一寸的玉盒,上面粘满了一快快的木屑。赵无伤奇道:“这玉盒你是从哪里找来的呢?你怎么肯定它有三千年时间的?”

  易风笑道:“你还记得舒雅送我的那只泡泡鼠吗?它在树屋下面的枝桠间打了一个树洞,泡泡鼠打的树洞一直深入到了树干的一丈深地方的时候,结果就钻到了这只玉盒。刚才我听到的滋嘎滋嘎的声音,就是泡泡鼠的门牙刨这玉盒的声音,你算算如果这颗大榕树要长一丈那么粗的年轮,至少也要三千年的时间啊,所以我就断定出了这只玉盒藏在树中的年代了。”

  听了易风的解释,赵无伤觉得很有道理,放下手中的医书,帮易风研究起了这只玉盒。

  在将玉盒上的木屑刮掉,露出了如青草一般碧玉盒面,玉盒上雕刻了复杂的花鸟鱼纹,非常的精致。

  易风把玉盒擦干净拜了两拜之后,这才郑重的将玉盒打开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