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回

小说:做一回三国武将作者:sing而更新时间:2019-02-21 09:40字数:234711

夜,飞军营驻地。

逃出的飞军营将士,就在此地休整。

“这不是办法,飞军营将士们对于那些幡兵的攻击效果并不时很好,你也是因为有赵云师叔的蟠螭结,才可以那么顺利地击杀那些幡兵的。”

输了一阵,遭到了和马同样的苦果,关兴愁眉苦脸的说道。

“现在我们的兵力还有多少?”坐在大帐中央,关平的脸上一脸的严肃。

这并不是在江陵城里,有自己的父亲关羽,自己只想怎样冲锋陷阵就好了,现在是自己领兵,自己就要对这几千人负责。

“大哥,这一次我们折损了26o人,现在还剩下27oo多地飞军营兵士,还有6oo得大小伤兵。”关兴很快就报出了一个数字。

沈飞的体力正在慢慢恢复之中,现在手脚酥软,就像是不是自己的一样,听到这话,心中感觉不适滋味,这些兵士都是因为自己的过于自大,而牺牲的,对于他们的死,沈飞自我感觉,要负主要的责任,虽然他们只是化为了一段段数据流,但是,沈飞还是觉得他们是活生生的一员。

于是,沈飞有点儿歉意的开口说道:“都是我不好,要是我不是那么莽撞的话,就不会生这样的事情了。”

关平闻言,挥了挥手说道:“此事怨不得你,换了谁都一样,怪只怪黄巾贼法太过厉害,我们的准备不足。”

“大哥,你倒是想想办法,怎么破了这个该死的妖法!”关兴气哼哼的说道。

“难啊。黄巾军地三个头领,我们只见到一个,就这样了,不知道另外两个,还有什么特殊的妖术……”

“难道就看着这群黄巾贼在这里气焰嚣张,兴风作浪?那我们的脸就丢尽了!”

听了关兴的话,关平的眼睛里顿时现出了两道奇异的光芒,气势一变。沈飞居然在他的身上。看出了一丝关羽的影子,面对关羽时地压迫感,实在是太熟悉了。

关平,在三国演义中。并不是多么出彩地武将,出场了没几次,就和关羽一起败走麦城而亡。大家知道他,恐怕还是因为他是关羽的义子(正史中是亲子),还有同人中,他和张飞之女张星彩的悲剧感情戏,这可是同人们yy的重点对象,这可能是关平最吊人胃口地地方了,其他的,关平一直就活在关羽的赫赫威名之下。

可是,俗话说得好,虎父无犬子。身为中华第一武圣人关羽之子地关平,怎么可能是废柴?一出场就力压马,让马吃了一小亏。天底下正面对攻能伤马的,绝对不多。两只手就能数出来了虽说有偷袭兼居高临下的嫌疑,但是这也是由于关平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了,要不然,如果让李伏来,再加上几个,恐怕也对马造不成任何的伤害。

现在,由于已经脱离了关羽的阴影之下,现在的关平,已经可以开始展露自己的峥嵘头角了。

“哼,一群乌合之众,靠着几手妖法就想兴风作浪,未免也太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中了。二弟,你和阳光去联络一下马的部队,再作计较。”

“知道了,大哥。小说整理布于.bsp; 第二天,关兴和沈飞就去联络了西凉军,此番西凉军带队地武将,正是马本人,而马在黄巾毒雾中,也吃了不小的亏,正在营帐中大雷霆。

听闻关兴的到来,这才收敛了一下自己地脾气,总不能让外人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让他进来!”

关兴随着传令兵进入了大帐。

马并不待见关兴,见了面也不说话,只是上下打量着关兴,看得关兴直毛。

“将军,此番前来,是奉大哥之命,前来和将军共商破敌大计。”

“哦,你大哥?此番不是关羽领兵?”马颇为惊讶的问道。

“家父公务繁忙,无暇他顾,所以着我和大哥还有赵云师叔地弟子,前来平乱。”

“哦,子龙的弟子?他现在何处?”马问道。

“此人现在营帐外面,将军要见,容小将唤他进来。”

“好!”

飞正在外面等的不耐烦了,传令兵到的时候,他正在坛灌水,和众多的水王门大打口水仗,突然听到了游戏提示音,忙不迭的切换了回来。

就看见关兴一脸焦急的站在自己面前,大力的拍着自己。

“停……停下,再拍散架了!”连忙逃出了关兴的攻击范围,沈飞才活动了一下已经酥麻的半边身子。

“你在干什么呢?快跟我走,马要见你呢!”

“马见我干啥?我欠他钱了?”沈飞惊讶的问道,自从上次讲马忽悠了之后,沈飞就一直很排斥见马。

“谁知道,快跟我来。说不定还能见到赵云师叔,那么我们就能赢定了。”关兴对赵云很是敬仰,仿佛天底下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赵云,任何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像赵云的徒弟……”

深受现代教育的沈飞对于个人英雄主义极端鄙视,认为从来都不会有一个人的英雄,现代还是讲究团队的时代。

“别废话了,快跟我进去。”关兴急匆匆地拖着沈飞就进了大帐。

那天的情景记忆犹新,如果行错了一步,下场绝对会比较悲惨,这次躲在大帐外面不愿意进来,也就是不想再面对这种气势迫人的家伙了,在他们面前,实在是一种煎熬。

还是自己的赵云师父好啊,没有太霸道的气势,如沐春风一般。沈飞在心中想到。

“哦,果然是你,没想到再次见面竟然这么快。上次你的小动作我就不多说了,我的弟子,你也见到了,你们两个比试一番吧,我倒要看看,我和赵云不相上下,我俩的徒弟,是不是也不相上下。”

沈飞吓了一跳,看着从大帐屏风后面转出来的那个名叫血痕的玩家。

“那个……可不可以让我见一下师父?”

“怎么?想找赵云求救,行啊,不过,你师父他已经和云禄去江陵了,你恐怕现在见不到他。”

血痕也很期待和传说中赵云的弟子过招,在三国中,马和赵云就是几把有名头的枪的主人,龙胆亮银枪和虎头蘸金枪,就是其中最为有名的两把。

当然,现在他们所用的,并不是这两把有名的枪,沈飞的清风枪,血痕用的,却是一杆古铜色的长枪,枪锷出,是一个夸张的张着血盆大口的虎头形状,枪头就是从虎口中吐出来的。

“我是血痕,师承马,中级基本枪术,估计你也一样吧?”

比武场上,血痕和沈飞相对。

听完血痕说的话,沈飞诧异道:“中级基本枪术?你怎么也会这个?”

“没有什么可惊讶的,大凡高级武将,都会基本枪术,只不过,每个人都不一样罢了。废话少说,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基本枪术能到什么程度!”血痕一抖手中古铜长枪,遥指沈飞,气势已经牢牢的将沈飞锁定了。

沈飞本来不想打来着,谁知道被马赶鸭子上架,要是说了半个不字,恐怕就要免费回城了。可是眼看着对手和自己所学一样,争胜之心顿时如燎原野火,一不可收拾了。

想想也对,如果自己的拿手好戏,别人也会得话,那么肯定要证明一下自己要比别人厉害,不同的东西没有可比性,相同的东西,可比性那就大了。

而且,两个人共同的武器是都是用的长枪,相互之间肯定要比出个高下,这已经不是自己的面子问题了,也有师门的面子问题,如果输了的话,自己的师父脸上也不好看。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全都使用了基础枪法之中,最为快捷的,刺,两杆长枪夹杂着破风的尖啸,撞在了一起,两个人身体同时一震,紧接着蹬蹬蹬,后退了三步,势均力敌。

血痕本就是一张冷脸,沈飞脸上常常挂着的懒散表情也消失不见,两个人都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

“嘿!”,两个人同时一声怒吼,长枪再次启动,毫无花哨的撞在了一起……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