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山甸村惨剧

小说:刑天者作者:金覃更新时间:2019-04-20 20:41字数:195883

天地空四人坐牛神号隐身飞走,展深柯这才转过身来仔细凝视蓝若拙,“你说你叫蓝若拙,不知道和美国科幻院巡游者蓝善渊、慕雪有什么关系?”

蓝若拙心头一震,“他们是我的爸爸妈妈,不过十多年前他们就去世了。”他神色黯然道。

展深柯也悲伤道:“我知道这件事,司天局向宗神署、科幻院及天地空都通报了这件事,他们两人是杰出的科学家和正义的斗士,曾与我有一面之缘,当时听说他们有两个儿子,没想到你就是其中一个。”

入夜,菊姨做了一桌子好菜,七个人围地一起,其乐融融,蓝若拙羡慕展雄飞有一个幸福的家,一家人在一起吃饭这看似简单的事情,蓝若拙从未体会过。

“糟糕,我们把大乖忘在车里了,他还没吃饭呢?”景薇突然大叫道。“你们还有一个人吗?”展雄飞奇怪了,一直就看见他们三个人,没有第四个人呀。

“是的,他不能让别人看见,不过展伯伯是宗神署的人,应该可以见的。”蓝若拙说道。

“那就让他过来吧。”展深柯笑道。

蓝若拙出了院子,施展飞行术,不过一分钟就到了展村小店门口。夜晚,这大山里面已经没有人了,他打开车箱,一直躺在里面的大乖爬了出来,舒服地伸着懒腰。

当他们出现在展家上守院的时候,这一家人还是吓了一跳,谁见过三米高的怪兽呢?菊姨不得不重新进入厨房,她要为这个大胃口准备晚餐。

展深柯看着坐在地上的大乖,说道:“四大机构都设有伦理部,目的就是在出现与现实社会不同的事或物的时候,从道德、法律、伦理方面去研究,比如大乖也许善良,不会无端做出对社会和人类不利的事,但是绝大多数人是不会允许这样和异类存在的,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已存在的物种不断灭绝,一些新物种陆续出现,有自然进化或变异出现的,更多的是人为原因出现的。就是人类本身,也出现了复制人,生化人,机器人及人和动物基因混合的人,当然现实中人们还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但是我们这些从事伦理研究的人必须就这些有别与正常人的存在,而研究他们与人类共存的可能性,这其中要涉及民族、信仰、教育、传统等各个方面,有时候法律上可行,也不一定伦理上行的通。象复制人如果复制出来了,按法律,他们应该与正常人类有同样的生存权,但是把他们放在人类社会中去,他们却与正常人格格不入,或者说正常人不允许他们共享一些基本权利。”

蓝若拙和景薇听得云里雾里,“展伯伯,我们不太懂。”

展深柯这才意识到,这对外表出众的青年并没有出众的大脑,他呵呵笑道:“就打个比方吧,如果你父母是有钱人,有人用你的基因复制了另外一个外表和你一样的人,你说他能享受和你一样的权利吗,比如继承你父母巨额财产的权利?”

“如果他是好人,我当然愿意。”蓝若拙不加思索地说。

展深柯哈哈大笑,“你是个善良的人,西方经济学建立的基础就是‘人是自私’这个前提,这一前提似乎不适用于你,呵呵。”

这个晚上,他们四人睡在上宁院,明朝宗睡在蓝若拙旁边,他翻来复去睡不着,弄得蓝若拙也睡不好。

“伯伯,你能不能好好睡觉。”他说道。“若拙,我这是兴奋的没办法睡觉,没想到我躲了两年,结果他们只是把黑玉菩萨拿走,要是我当时还给他们不就行了吗?就不用辛辛苦苦地找什么梦想绿洲逃难了,这两年少吃多少好东西,少喝多少好酒,哎,现在轻松了,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明朝宗原来是为这事睡不好。蓝若拙没说话,如果不是沐兰阿姨改变了他贪财的记忆,也许天地空的人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愿意把黑玉菩萨交出去。要是沐兰阿姨把他爱吃爱喝的毛病也改了,那多好,只是如果都改了,好像人又很无趣。这展伯伯说人是自私的,是这样的吗,蓝若拙不太相信,至少他身边的人不是这样的,也许聪明如展伯伯这样的人,看世界的眼光不一样。

“伯伯,你现在挖出了两个宝贝箱子,这么多宝贝怎么用呀?”他问道。“不是说好了吗,全捐给文芳院。”明朝宗立即回答道。

蓝若拙更相信自己的信念,人不自私,也许每个人都有些小缺点,不过应该都和明朝宗一样可以改变的。

正想着,他突然感觉到一股气势逼来,他逐渐明白了,体能超群的人发出的能量要远胜普通人,而他现在能够感觉到这些差别,天地空的四个人也能感觉到这些。

展氏一家体能并不超群,没有这种逼人的能量这气,这也不会是大乖,大乖是身体强壮力量大而已,也不会有这样的气势,是谁呢?经历过许多磨难的蓝若拙紧张起来,他爬起来,走出房间,他的眼睛能在夜里视物,但是他没有发现任何人。

难道有人隐形?蓝若拙按着木牌也把身体隐形,并且不时按着木牌查看。他走近景薇睡觉的房间时,感觉气势更盛,门是关着的,他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但是如果有人对景薇不利怎么办?

蓝若拙推门进去,只见一缕红光隐入墙中,什么?这个人能隐形,难道还会穿墙不成?他围着整个展家的院子迅速转了一圈,但是没有发现任何人,也没有异常现象,他感觉到那气已经不在了。

红光出现在景薇的房子中,蓝若拙放心不下,他重新进到景薇的房间里,她睡得正香。黑夜里,一丝银白色月光照在她的脸上,美丽安详,他就这么守着,看着,这个白天还会闹会叫的女孩,现在安静的象个淑女。

景薇不会知道蓝若拙守了她一夜,因为天还未亮,他就和展雄飞带着大乖回到了车上,这时山里人少,不会发现巨大的大乖。

他们告别好客的展家,开上车西行而去,车箱里躺着大乖,还有明朝宗两个宝贝箱子。

从贵东往西走,山势渐高,水势渐大,也不再是光秃秃的石头山,树木多了起来,连成片,连成林。

夏日昼长夜短,晚上八点钟了,这山里的天还带着暗蓝色,远处依稀可见进入梅玉山脉山口的山甸村,蓝若拙两年前下山时,曾在一户人家住过,这次,他想过去打个招呼。

“若拙,不对呀,你看那些房子的墙壁好像倒了。”明朝宗说道。

蓝若拙也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山甸村二十余户山民的家分别建在相隔不远的小山坡上,现在那些山坡上还能见到用石灰粉成白色的墙壁,但是这些墙壁是倒在山坡上的。

景薇加速开到了第一户前面,蓝若拙跃出车,奔上山坡,这一家的土制房子全部蹋倒在地,十几只鸡鸭扁平地贴在地上,血和内脏迸得到处都是。“啊……”景薇惊叫起来,蓝若拙急忙跑到她身边,她的面前,出现两具尸体,这两具尸体与死掉的鸡鸭相似,整个身子完全平贴着地面,身体里面的内脏仿佛瞬间被挤出身体一样,溅到周围,根本不能称之为尸体,而更象人皮。

“神医伯伯,你有回灵丹,赶快给他们吃。”蓝若拙从来没有看过这样凄惨的场面,他语无伦次道。

明朝宗是医生,他见过上万具尸体,但是这两具尸体带给他巨大的震撼。“若拙,你是吓糊涂了吧,他们死时间确实只有两天左右,我口袋里也确实有回灵丹,但是他们已经不成人形了,救不活的。”

逃到车后面不敢看的景薇又“啊”的惊叫一声,蓝若以为出事了,迅速赶了过去,车后箱大开,大乖钻了出来,他旁边却站着一个人,景薇是见到他才惊叫的。“蓝老弟,不好意思,吓到景薇了。”说话的人正是展雄飞。“展大哥,你怎么在这里?”蓝若拙奇道。

“在家里爸爸天天让我看书,说只有读书才能明理,我都二十了,还没有出来混过,所以偷地上了车,和大乖呆了一天,这大乖可真乖。”展雄飞象个小孩一样高兴。

“发生了什么事,蓝老弟?”他又问道。

“展大哥,你叫我若拙就行,你看过尸体吗?”蓝若拙说,展雄飞摇摇头。“那你和景薇一起呆在这,大乖,好好保护他们。”

蓝若拙和明朝宗查看了整个村子,结果都是一样,每一家的房子都完全倒蹋,所有的家禽和五十八名村民全部丧命,吴大强、刘淑秀的家也是如此,墙壁下面压着两具同样面目全非的尸体。

蓝若拙让景薇把车头转向山下,他们都坐上车,如果有意外马上开车出山。安排好,蓝若拙腾空而起,山甸村发生灭村惨剧,濮无数那个在深山里的窝人居恐怕凶多吉少。

蓝若拙心急如焚,他发挥出最大的能量,极速向山上飞去,天色渐渐黑下来,他模糊地发现丛林中好像被辟开了一条十余米宽的道路,从下往上去。

当降落到窝人居时,他已经精疲力竭,果然,窝人居外的铁门倒在地上,但是小山洞没有被毁坏,可是里面空无一人,不见濮无数,也没有无色剑的影子。在最里面的一间石室里,他发同了三个血色大字:天圣岛。

蓝若拙向山上跑去,他漫无目的地到处寻找,那里能找到他们的踪影?远处,大瀑布的声音洪亮,地动山摇,蓝若拙感觉不对,这瀑布虽然响声巨大,却不会震得巨树摇晃,大地震动。

山上的树木迅速向两边倒下,蓝若拙来不及反应,一把惊天巨斧从他头顶扫过,周围的树木如小草般被砍断,只留下不足一米高的树根。

蓝若拙面前出现一座山一样的怪物,这怪物右手拿着刚才那把足有一颗大树高大的斧子,这怪物停了下来,半空中两只斗大,发着绿光的眼睛盯着地上树桩中象蚂蚁大小的蓝若拙。

蓝若拙感到莫名的恐惧,他感觉不到这怪物的高度,但是他知道在怪物面前,他太过渺小。

怪物突然举起斧子向他劈来,蓝若拙慌乱间跃到空中,这一斧子下去,震倒了数十米外的所有大树,斧子拔出来时,地面出现一道足有十米长两米宽的斧痕。空中,蓝若拙与怪物巨大的眼睛对视,那怪物左手象他拍来,手掌比他要大好几倍,手未到,狂风先至,蓝若拙借着风势向一侧飘去,然后控制能量转向怪物头部。他抬起脚,在怪物举手抓他之前,用尽全力踢向怪物脸部。

蓝若拙现在的体能大过正常人百倍,他尽全力一脚的力道不会小于万斤重,但是蓝若拙感觉自己的脚就象是踢到铁一样,脚痛疼难忍,而这怪物的脑袋只是晃动了两下。蓝若拙大骇,黑暗中,他凭借夜视能力能遍认出怪物的轮廓,这怪物有四肢似人形,全身并没有见到毛发,但是从刚才一脚踢到对方脸部判断,怪物的身体恐怕也如钢铁般坚硬。

蓝若拙不敢硬碰,他向后飞去,这怪物紧追不舍,这一路追来,当真是地动山摇,蛇惊鸟飞。

蓝若拙边逃边观看怪物,这怪物就象是追打天上飞的小鸟一样,紧紧跟在后面,斧子和手乱砍乱挥。

匆忙间,蓝若拙退到了一处百丈绝壁处,他背靠石壁,无处可逃,因为怪物已经堵住了上下左右。

蓝若拙感到绝望,他已经是能量无穷,无人可及,可是碰到这大如小山的怪物,却毫无还手之力。怪物手持巨斧,眼看着就要象拍蚊子一样把他拍死在石壁上。蓝若拙感觉石壁中竟然渗透出一股能量来,这股能量在增强,他的背部明显感觉到石壁在变化。

前面怪物抡开右手,巨斧向他劈来,这时石壁泛起波纹,波纹中心,一只手伸了出来,抓住蓝若拙的背,在斧子劈到之前,竟然将他拉进了石壁之中。

蓝若拙感觉到自己在石壁中前行,不过他所穿行之处,石壁就如同液体一般,他感到了巨斧劈到石壁处给他带来的冲击,他也能感觉到被什么东西拖着往前行,不过地这液体一样的石壁中,他并没有完全的人形,就象和石壁溶为一体一样,是同样的物质。

人在水中游动的速度不快,蓝若拙在液态石壁中穿行的速度也不快,里面什么都看不见,只有感觉,不是肉体的感觉,只是思维上的感觉。

大约达了半个小时,他感觉到前方有亮光,这亮度不断增强,在白光一闪的瞬间,蓝若拙从另一处石壁上跌了下来,他从中间穿过了整个山峰。

绝境逃生,蓝若拙心有余悸。

他不敢再往山中寻找濮无数,他想起了隐形,刚才情急这下,没有想到隐形。蓝若拙隐身后,往山下奔去,他要赶在怪物的前面回到山甸村,让大家赶紧逃离这恐怖的怪物。

天圣岛?是个什么地方?这是不是濮无数留下的提示?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