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大结局

小说:田园小当家作者:苏子画更新时间:2019-04-18 14:40字数:1165595

“七朵,七朵!”熟睡中的七朵耳边传来轻柔的呼喊声。

好熟悉的声音。

是沈楠!

不对呀,他还在京城呢,怎么会喊我,应该是我做梦了吧。

七朵在心里暗暗想着。

她轻轻咂嘴,然后抬起双手美美的伸了个懒腰。

啊……

张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这一觉睡得可真是舒服啊,也不知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她一边想着,一边睁开了眼睛。

“啊!”一睁开双眼,七朵就吓了一大跳,赶紧坐了起来,并下意识用被子将胸前掩了掩,“你们怎么都在我房间里,做什么?”

因她房间里聚集了许多人。

徐氏,郑婉如、沈楠、六桔、四叔,四婶抱着九柳,六郎、温修宜、徐佑轩等。

想到刚刚被众人围观的睡姿,她惊吓的同时还有些尴尬,想着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跑来她的房间里。

“咦,伯母,楠哥哥,你们……你们怎么回来了?我不是在做梦吧?”七朵看到床边坐着的郑婉如和沈楠时,又无比惊诧的问。

她问得一脸轻松,却不知在场的众人一直吊在半空中的心终于是落了地,个个喜极而泣。

“你这傻孩子,可真是吓死我们了。”没等七朵搞清楚这到底是真实还是梦境时,被郑婉如一把搂进了怀里。

郑婉如温热的眼泪滑入七朵的颈间。

沈楠也狠狠的揉了下眼睛。

温修宜与徐佑轩二人也背过了身子去。

徐氏早已哭成了泪人儿。

“伯母,娘,你们……你们这都是怎么了?是发生了什么事吗?”七朵看着忽然都掩面而泣的众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茫然的问。

“傻丫头。你为什么会好好的晕迷了三个月,你知不知道,将我们都吓死了。你好好的没事为什么要逗我们玩呢,下次可不许再这样了。”沈楠绷着脸数落。

虽然是数落,可语里的担心之情不难看出。

他不知这这个月是怎么熬过来的。

“什么,我晕迷了三个月?怎么回事啊?”七朵更懵了。

开什么玩笑呢,自己又没摔没撞,也没生病。这好好的怎么就晕迷了呢。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和听到的,都超出了所能料想的。

“不行不行,我一定是在做梦,我得再睡会儿去。”七朵摆摆手,闭上眼睛,欲又要躺回床上去。

“不能睡!”一屋子的人齐声唤,更有几双有力的胳膊将七朵给拉住,生怕她这一睡又会几个月不醒,到时又将大家给急疯了。

七朵这才知道这真的不是梦境。

用了好很时间。七朵才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上次见过温母,与温修宜交心之后回来。她就忽然陷入了晕边状态,先看了几个郎中都说她无事。

谭德金与徐氏认为是郎中的医术不行,于是跑去县城找到温修宜,求他来为七朵看看。

心灰意冷的温修宜正准备陪着温母回家,得知七朵这消息后,立马推迟了归期,马不停蹄的跑来七朵家。

为七朵仔细检查一番之后,他也奇怪,她全身所有的器官都完全正常的在工作着,根本就不是生病,而是在睡觉。

对于这个结果,所有人都不能接受。

可事实就是这样,连温修宜都束手无策的事,他们又能怎么样。

大家按温修宜的要求,每天都轮流在七朵的床前呼唤她,希望她能早点从深睡中醒过来。

正巧沈楠的信寄了过来,问七朵的近况。

本不想告诉他实情,可是徐氏知道他和郑婉如对七朵的感情,如今七朵这个样子,她不敢有所隐瞒,万一七朵有什么闪失,到时郑婉如和沈楠定会怨她一辈子的。

而且,她也想着,郑婉如母子和七朵的关系非比寻常,若他们能回来呼唤七朵,说不定能让七朵早点醒来呢。

于是,她就亲自写了回信,将七朵眼下怪异的病情说了说。

到徐氏的信,沈家人都急坏了,沈怀仁第一时间进了宫去找最好的太医,向太医打听七朵这病如何医治。

郑婉如和沈楠二人已经在收拾行装,准备回谭家庄看七朵。

七朵这副样子,他们哪儿还能安心的在京城待着。

郑婉如和沈楠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见到七朵的样子,二人当时就落了泪。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大家轮番的唤醒之下,七朵在晕迷三个月后,终于是醒了起来,像无事人一样醒了过来。

七朵呆了。

原以为只是睡了一觉,谁知却是睡了三个月。

这一觉睡得时间也太长了。

除了对众人说对不起之外,七朵此刻不知该说什么。

没想到自己会忽然变成这样,让家人担惊受怕了,她可以想像得到,自己晕迷之后,家里人焦急担心的样子。

温修宜为七朵细致检查一番之后,发现她身体十分健康。

知道七朵无事了,所有人都长长的吁了口气。

徐氏赶紧让六桔去准备饭菜,今儿要好好的庆贺一番。

这些日子,因七朵这样,大家几乎都没好好的吃过一顿饭。

不知是谁带的头,屋子里的人一个个相继离去,最后只剩下沈楠。

温修宜离开房间时,扭头看了一眼,沈楠与七朵二人四目相对的场景,让他的心再次流血。

七朵面对沈楠,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只是脸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变红。

她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自己好像不是那种爱害羞的人啊,何况还是面对这小子。有什么好脸红的。

近一年时间未见。愣小子好像长大了不少。褪去了青涩,面上多了几分沉稳,眉眼之间的轮廓更加清晰。

又变帅了!

“我有件事骗了你。”沈楠开口了。

“骗了我什么?”七朵眼睛一瞪,有了火气。

最恨人家骗她。

沈楠轻轻眨了几下眼睛,然后摸了摸头,咧嘴傻呵呵一笑,“那个,我说出来。你别生气好不好?”

“得看是什么事。”七朵道,可不会轻易的答应不生气。

沈楠抿抿嘴,然后肩膀往下一耷拉,道,“其实,其实上回我写信是逗你玩的,春闱时我并没有生病,我……我中了状元!”

“什么?你中了状元?”七朵目瞪口呆。

这消息对她来说,真的特别意外。

想当初接到他来信,为他可是难过了好久呢。还绞尽脑汁想出了许多安慰他的话来。

谁知这小子竟然是骗自己玩的,当时他看到回信时。应该嘴都笑歪了吧。

“嗯,是的。”沈楠认真的点头。

“你……你找打。”七朵生气的将一个枕头狠狠砸向他。

真是可恶啊,看着挺老实的一个孩子,怎么也会骗人呢。

“七朵,你别生气呀,我并没有恶意啊,只是想到时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嘛。”沈楠也不躲闪,任由着被枕头砸中,忙做着解释。

“什么意外惊喜?骗了我就是骗了我,你想想啊,这件事能骗,其他也能骗,往后谁知道你说的话和做的事是不是在骗我。”七朵不依不饶。

“不会的不会的,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次,往后我绝对不会再骗你的。”沈楠赶紧摆手,开始后悔当时做出的这个决定,早知七朵这样生气,当时就不该骗她。

“哼,这种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七朵冷哼。

后来沈楠见七朵不肯理他了,忙下楼去搬来救兵,郑婉如和徐氏。

郑婉如将沈楠狠狠训了一顿,并向七朵做出保证,往后若沈楠再骗她,就将他赶出家门。同时也希望七朵能相信沈楠的人品,他不是那种爱骗人的孩子。

徐氏也在一旁帮着沈楠说好话。

七朵这才作罢。

对沈楠的为人,她是清楚和相信的。

吃饭之后,温修宜来向七朵道别。

“小七,你没事就好,我母亲十分想念家,再过两个月又要过年了,我得先送母亲回去。沈楠是个值得信任的人,也是有责任心有担当的人,你和他在一起,我……我也就放心了。

等你们大喜之日,我一定会前来道喜的。这个,你拿着。”温修宜忍着锥心之痛,与七朵道别,并将一个小匣子递向七朵。

七朵认出来,那个匣子就是当初温母给她的。

“这个你还是带回去还给伯母吧。”七朵将匣子推回去。

“收下,她送出去的东西一般也不会收回,你就权当留个纪念吧。希望……希望你不要忘了我。”温修宜将匣子强塞进七朵的手中。

七朵只得将匣子收下,然后目送着温修宜离开,心里再次五味杂陈,心疼他心里的苦。

但对他,如今已无关爱情。

一切都是上天早就注定好的,她无力去改变。

虽然七朵与沈楠二人有着三年之约,但是郑婉如一番话,让他们二人的亲事终于是定了下来。

郑婉如对七朵说道,“朵,楠儿本来是可以进翰林院,但他为了能与你在一起,特意来桐林县做了县令。朵,楠儿对你的心意,你也应该能感受到吧,不要说三年,就算是三十年,三百年,楠儿对你的心意也不会改变的。”

为了自己,沈楠放弃了五品编修,自愿做个七品芝麻官,七朵眼睛红了,她还能再说什么。

“楠哥哥来做县令,那古县令去哪儿了?”七朵好奇的问。

“古县令因为贪墨和纵子行凶,已被革职查办。”沈楠应。

那古建仁果然是真个坑爹的货。

七朵暗想。

对古县令,她没有特别不好的印象,也算是曾经帮过自己吧。听到这消息。为他难过了片刻。

七朵家可谓是双喜临门。

首件。七朵晕迷三个月后终于醒了过来,第二桩自然是她与沈楠定亲之事。

七朵与沈楠定要年后的春暖花开之日订亲。

徐佑轩将这事告诉了温修宜,他特意不远千里再次来到桐林县,为七朵送上祝福。

短短几个月未见,温修宜清减了不少,眉目之间是温暖的笑意。

自从来见七朵开始,他就一直在笑。

因他需要用笑容来冲淡眉目之前那挥之不去的哀愁。

七朵与沈楠二人定亲仪式结束之后,温修宜将七朵单独喊去了石溪河畔。

站在河畔。温修宜一双深邃的黑眸看着微波粼粼的河水,一动也不动。

一身雪白的袍子在春风中轻轻摇曳,加上那如画般的俊颜,让人乍一看,还以为这是一副美丽的美男春游图。

七朵身着一身葱绿色的裳裙,站在他身旁,感受到了他由心而向外散发的愁绪。

她的心瞬间也染上了愁绪。

就在她以为温修宜会说些伤心之语时,他却笑了。

笑得如同三月的春风。

温暖而又柔软,令人浑身舒坦。

“七朵,见你与沈楠这样。我也放心了。”温修宜转身直视着七朵,温声说道。“七朵,我也告诉你一件事吧,年前回去后,母亲已为我定好了亲事,是一位侯府的千金小姐,才貌双全,我也很满意。

此次回去,我也要定亲,母亲的意思是年底与她成亲。”

说这些话时,温修宜的黑眸闪闪发亮,脸上的笑容灿烂,语气喜悦。

这个消息倒让七朵惊讶了一下,没想到他会和自己说这些。

若他说得是真的,那倒是好事呢。

“你……说得这些都是真的吗?没有骗我?”七朵还是有些不相信。

“当然,我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种事怎能玩笑。明日我就启程回去了,等我成亲之后,到时会带她一起来看你们,好不好?”温修宜笑眯眯的问。

七朵点头称好。

不过,她还是没完全相信他的话,特意又跑去找了徐佑轩打听这件事。

徐佑轩笑着道,“是啊,没想到修宜办事效率这样高,回去短短月余功夫,就将这大事给定了下来。小七,等修宜大婚之时,我们结伴去给他恭喜,如何?”

他兴致勃勃的建议着。

七朵这才是真正的放了心,只要温修宜没事就好,更希望他将来能生活得幸福。

她不知温修宜为何会来到这个时空,为何会认出自己,但他对自己的心意,她是不能视而不见的。

虽然无法接受与他之间的爱情,可这并不代表她不关心他,并不代表她不希望他好。

在这个世上,恐怕没人比她更希望他能生活得幸福快乐。

只有这样,她才会真正的幸福快乐。

第二日,七朵、沈楠与徐佑轩三人去码头送温修宜离开。

温修宜立在船头,一瞬不瞬的看着码头上那个葱绿色的身影,泪水渐渐模糊了他的双眼。

此番一别,是后会无期了。

妞妞,你一定要保重,一定过得十分幸福,等我回去那个世界之后,我会代你好好照顾爸爸妈妈。

妞妞,若真有来世,我希望我们能再次相遇,到时我一定会好好表现,不再让你伤心不再让你难过,我一定要做得更好,让你重新爱上我。

爱我生生世世!

妞妞,永别了,只希望你能偶尔想起我,哪怕是恨也行,起码你还能记得我!

妞妞,妞妞……

温修宜心如刀绞,模糊的泪眼只见到漫天绚烂的红色。

两年后,七朵与沈楠大婚。

这两年当中,七朵家的生意越做越大,大江南北都有他们家的客商,成了桐林县的首富。

谭家庄所有人家也跟在后面富了起来,人人家中盖起了新屋子。

有了银子后,七朵并没有贪图享受,而是办起了善堂,专门帮助救治那些贫苦和伤残之人。同时,带着百姓们恳荒山,平荒地,植树造林,带着大家一起发家致富。

在桐林县,只要提及七朵的大名,人人都要竖起大拇指道一声好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沈楠做为一方之父母官,竭尽所能的为百姓减轻负担,开仓救济难民,废除以前古县令巧设名目所立下的苛捐杂税,为官清正廉明,积压多年的案件一件件的被审理清楚,还了受冤百姓们一个公道,是人人称道的好官。

郑婉如夫妇知道儿子的所为之后,均欣慰的点头,儿子没负他们的期望。

七朵与沈楠二人一起,尽各自的能力,努力让桐林县发展得越来越好。

他们大婚之日,来观礼的不仅仅是桐林县的名流富绅们,百姓们更是将现场围了水泄不通。

七朵与沈楠为百姓们做了实事,今天无论如何也要送上自己的祝福。

二人婚礼热闹的场面,在桐林县实属首次。

宾客散去,洞房内烛火摇曳。

“沈楠,我告诉你啊,我可不要这样早生孩子,提前和你说呀。”掀了盖头之后,七朵第一句话就是这。

她年纪小,可不能早早的生孩子伤身子。

“放心,生孩子这种事交给我大哥二哥他们,我们不急,嘿嘿!”沈楠眯着眼睛笑,俊面酡红。

口中说着不着急,可双手已经不老实的向七朵身上探索而去。

“呸!”七朵轻啐,一把拍掉他的手,“干什么呀你。”

“娘子,春*宵苦短啊,我们……”沈楠笑得有些贼,后面的嘴他没有说出来,而是用动作去表示了。

七朵想要反抗,却奈何不是沈楠的对手,就这样被他给推倒了。

被翻红浪,一室春*光无限!(。。)

ps: 感谢七月份所有为小当家投粉红票的亲们,感谢所有为小当家打赏的亲们,子画万分感谢,群么么哒!!

小当家完结了,新文八月十五号左右会正式上传更新,还要拜请亲们多多支持,爱你们。

还有,等正式完结后,每位订阅了小当家超过百分之三十的亲们会有一张免费的满意票,还得拜托大家帮忙投一下,这对我很重要,拜托大家啦,谢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