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67 待山花烂漫时(全文完)

小说:驯夫:萌后难宠作者:战云轩更新时间:2018-12-10 21:01字数:1423570

看着清心笑得一脸傻气的样子,禅一磨了磨牙,然后开口道:“不过,在你嫁给你师兄之前,你师兄应该会被你师父打得很惨。”

“啊?”清心闻言,愣了一下,反问道,“为什么?”

禅一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的时候,清心又道,“师父打得过师兄吗?”

禅一一噎:“……”小丫头,你师父听到了肯定得气死的,“你师兄打得过你的师父,但是他敢打吗?”

清心眨了眨眼睛,很认真地道:“不敢打还不能躲吗?”她就是经常躲的呀,一看到师父有什么不对劲的,清心下意识地就跑了。

唔,师父的轻功比不上她,所以每次师父想动手的时候,她直接跑了就死了,这么说起来的话,她的轻功能这么厉害,师父在其中也起到了不少作用的。

禅一完全无语了:“……”如果换做平时,不能打就躲这是正常的,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好吗?现在他师兄要打萧禹,他敢躲的话,还想不想娶清心了?

禅一看了一眼清心,呆萌呆萌的,根本没意识到今时不同往日,眼珠子一转,禅一对清心道:“你想想啊,你师父把你养这么大,都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师兄还要娶你,你师父会那么容易就答应吗?不好好地打他一顿,就对不起他这么多年对你的悉心照顾。”

禅一一边说着,还一边摇了摇头,将清心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清心原本就是有些呆呆的,偶尔有的精明也是对着外人,对着像萧禹这样亲近的人,根本毫无精明可言,而禅一舌灿莲花,能说惯道的能力只使出一成来,就足以将呆萌的清心给忽悠得一愣一愣的了。

“啊?”清心果然相信了,眼巴巴地看着禅一,问道,“那师叔怎么办?师兄要是不躲的话,那岂不是会被师父打伤了?”

“是的啊。”禅一点了点头,看得清心连忙问道,“那师叔,现在要怎么办?”

“很简单,就是找个人去打救你师兄就是了。”禅一挑眉说道,不过知道清心的脑回路和别人一向不同,所以唯恐她扯到别的地方去,禅一就干脆直接道,“比如说我。”

“你?”清心反问了一句。

禅一:“……”小丫头你把话说清楚了,这么嫌弃的语气是怎么回事?难道他这个当师叔的还会给你丢脸吗?

禅一气得想磨牙,心想师兄找了这三个弟子实在是太没趣了,大徒弟木讷憨厚的,一点都不会开玩笑,二徒弟冷酷寡言的,旁人根本不敢跟他开玩笑,三徒弟更糟糕,呆萌天真的,别人跟她开了玩笑,她都不知道,简直白瞎了。

唉!

禅一忍不住在心底里默默地叹了口气,顿时间觉得自己的人生实在是太孤单了,都说高处不胜寒啊,什么时候能够找到一个和他在同一频道上的知己呢?

禅一胡思乱想了一会儿,然后抬头就看到清心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了,禅一:“……”

“师叔,你说你能去打救师兄,你要怎么打救啊?”清心开口问道,大概是因为她自己想不出办法了,也只好求助禅一了。

禅一闻言,脸上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脸上都写满了——来求我啊,来求我呀!的意思,别提有多得瑟了。

清心双手捧着脸坐在石凳上,然后对着禅一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师叔,你就告诉我嘛。”

噢!

禅一揉了揉胸口这小丫头有时候呆起来真的是挺让人无语的,但是萌起来的时候,也会让人心都软了,根本毫无招架之力的禅一看到清心这个呆萌的样子,也没有再坚持了,对她笑道:“你想想看,你师兄一来,是你师父的徒弟,辈分比他低,二来,你师兄要娶你,等同于要娶你师父的女儿,也就是说你师父是你师兄的岳父了,那么同样的辈分也比他低,所以不仅骂不能还口,打还不能还手。”

听到禅一的话,清心摸了摸下巴,然后心里面想到,原来要娶她,师兄得遭这么大的罪哟,师兄真可怜。

清心眨了眨眼睛,然后突然问道:“那师叔,我能娶师兄吗?”

禅一正往嘴里塞点心呢,听到清心这话,直接给呛住了,连忙拿起一旁的茶杯,仰头就是一灌,将堵在喉咙里的点心给咽下去了。

“师叔,你小心一点。”清心一边说着,一边给禅一拍了拍后背,后者把点心咽下去之后,才开口问道,“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换我来娶师兄啊。”清心认真地道,“这样的话,师父就不会打他了。”

禅一:“……”

这姑娘是没弄明白这里面的原因不是因为谁嫁谁娶是吧?禅一给清心解释清楚之后,又道,“这么说吧,不管是你娶你师兄,还是你师兄娶你,你师父都得打他一顿。”

清心捧脸作吃惊状:“……师父他这么凶残咩?”

禅一:“……”话说话题为什么会又歪了?禅一连忙道,“我的意思是,你想要你师兄不被打,我可以帮忙,毕竟我和你师父是同门师兄弟,辈分是同辈的,所以我开口的话,你师父可能就不会下手那么重了。”

“真的呀?”清心看向禅一,眼神里有着莫名的崇拜,直把禅一看得笑得花枝乱颤。

禅一觉得可以趁着萧禹不在的时候,好好地给清心小师侄洗洗脑,让她懂得尊老爱幼,对着他的时候别总是一副没大没小的样子,要把他当做一位敬爱的长辈一样来对待什么什么之类的。

可是禅一说了一会儿,发现清心竟然没有附和,扭头一看,好嘛,那小丫头竟然跑了!

*

清心正听着禅一说话呢,就看着萧禹和禅灯大师两人朝这边走了过来,便连忙起身,脚尖一点,身体犹如燕子一般轻盈地在空中掠过。

清心的手脚功夫算不上厉害,但是这轻功却是极好,练就得一身骨骼轻盈,不仅悄声无息,而且速度极快,这轻功怕是无人能敌了。

清心一下子来到了萧禹的身边,然后上下打量着他,然后问道:“师兄,师父没有打你吧?打疼了吗?”

禅灯大师:“……”这个臭丫头!一瞪眼,问道,“谁说我要打他了?”

“师叔啊。”清心毫不犹豫地就把禅一给出卖了,然后又道,“师叔还说了,不管是我要娶师兄,还是师兄要娶我,师父你都得狠狠地打师兄一顿。”

禅灯大师:“……”老衲是出家人,哪里可能这么凶残了?

禅一还在凉亭里呢,就看到禅灯大师那颇有几分杀气的眼神,顿时间要喊娘了,清心这个臭丫头,嘴巴就是不严啊,看着禅灯大师要过来了,当即脚下一抹油,就给溜了:“师兄,我先去看看洛阳的风土人情啊!回见!”

说罢,便咻的一声溜了个没影儿了,禅灯大师默念了两句阿弥陀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句阿弥陀佛听起来那么咬牙切齿呢?

等禅灯大师离开之后,就只剩下萧禹和清心两人了,清心虽然平时呆呆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只有她和师兄两人了,她就觉得有些不太自在呢?

“清心。”萧禹低头,看了一眼清心,然后问道,“刚刚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愿意与我缔结良缘吗?”

清心的小脸变得红扑扑的,虽然觉得莫名的羞涩,但是还是连连点头,像是小鸡啄米似的,道:“师兄,我愿意的。”

萧禹的眼睛一亮,看到清心一脸羞涩的模样,心里一动,却垂眉,然后道:“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如果你听完之后,还愿意嫁给我的话,我立刻进宫让皇兄下旨赐婚。”

清心原本想说不管是什么,她都会愿意的,但是萧禹却抬手制止了她脱口而出的话。

萧禹认真地看向清心,然后开口道:“上次行军打仗,我受了伤,军医说我日后无子嗣。”

清心一愣,像是没有听懂萧禹的话似的,有些茫然地看向他,后者微微侧过脑袋,避开了清心的视线,继续道,“清心,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就是说你如果嫁给我的话,那么日后我们就不会有孩子,日后等我们都老了,也不会有儿孙满堂了,这样的话,你还愿意嫁给我吗?”

清心沉默片刻,然后道:“我愿意啊。”

萧禹脑袋一动,目光落在了清心的脸上,后者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虽然觉得有几分羞涩,但是眼底的认真和坚定却让人毋庸置疑,清心道:“没有子嗣的话,那就没有好了,反正我也觉得小孩子好麻烦哦,没有孩子的话,那师兄就只有我一个人啦,这样就可以一直只宠我一个人了,等我们日后想要四处去游历的话,也不需要带着几个拖油瓶,这不是很好吗?”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清心却渐渐地红了眼眶,眼泪不自觉地啪啪往下掉,看得萧禹有些手足无措的,他用袖子给清心擦了擦眼睛,可能是毫无经验,擦得清心的眼睛更红了,清心一边哭着一边说道:“师兄,轻点,擦得有点儿疼。”

听到清心这么说,听得萧禹有些哭笑不得,他道:“别哭了,你若是不愿意的话,我不会勉强你的。”

“没有不愿意,也没有勉强。”清心吸了吸鼻子,然后道,“我只是觉得很后悔。”

“后悔?”萧禹一愣,有些莫名。

清心却点了点头,然后道:“师父的医术这么好,可我小时候就是怕辛苦,怕累,所以不乐意去学,否则的话,当初师兄去打仗的时候就可以带上我了,说不定就不会这样了,我不是因为师兄以后没有子嗣,不乐意嫁给师兄才哭的,我是害怕……”

说到这里,清心的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抽噎着说道,“我害怕师兄会一个不小心,就回不来了,我知道打仗会死很多人,但是我不想那个人会是师兄你。”

哭急了,清心还打了一个嗝儿,然后泪眼汪汪地看向萧禹,问道,“师兄,你说我现在开始跟师父学医术还来得及吗?”

萧禹听得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心里却软得一塌糊涂的,他伸手直接将清心抱住了,他开口道:“你喜欢就好,就算不学也没关系,反正有军医。”

清心乖乖地靠在萧禹的怀里,片刻后,仰起脑袋看向萧禹,小声地问道:“师兄,你怎么还不进宫去让皇上下旨赐婚?”

萧禹:“……”

躲在后山后面的禅灯大师和禅一两人也是一脸的无语,忍不住摇了摇头,以前他们怎么不知道清心这个小丫头那么恨嫁的?

不过,禅灯大师看了一眼禅一,然后道,“你现在放心了?”

“他都直接承认他自己不能有子嗣了,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禅一摇了摇头,看向清心的眼神有几分怜惜。

“阿弥陀佛。”禅灯大师垂眸,刚刚他对萧禹说了,清心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有自己的子嗣,萧禹知道之后,并未打退堂鼓,反倒是怕日后有人会用异样的目光看待清心,所以干脆承认了不能有子嗣的人是他。

一个男人能够做到这个份上,除了能够看出他对清心的心意之外,也能够看出他对禅灯大师的保证,“老衲早就说了,他们两人的姻缘早就天注定了,你偏偏不信。”

禅一闻言,瞪了一眼禅灯大师,道:“我就只剩下这么一个亲人了,能不多操点心吗?”

想到这里,禅一更气了,“师兄,当年我把清心交给你抚养,你倒好,给我养出了一只小白兔来。”

禅灯大师白了他一眼,难不成他要他给他养出一只母老虎来?

禅一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十分感激禅灯大师,也庆幸清心遇到了萧禹,他们两人,一个给了清心最天真烂漫的童年,一个给了清心继续天真烂漫的未来。

这样也好。

禅一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心里想着,这样的话,清心日后就不用背负着不能孕育子嗣的沉重包袱过完一辈子,就这样天真又幸福地过完这辈子就好。

------题外话------

唔,写到这里所有番外就完结啦,妖妃正式大结局o(∩_∩)o哈!

清心的身世有点过于承重,所以就不继续写下去啦,到这里就刚刚好,唔,有妹子喜欢异能宠文的话,可以去看看二轩的新文《重生鬼手毒医》,先放个小剧场给妹子们瞅瞅——

睡前给萌包子讲童话故事,讲完之后萌包子问:“妈妈,你和爸爸是公主和王子吗?”

夏琰摇头:“不是,你爸爸是国王,而我是他最忠诚的骑士。”

推门进来的某男微笑:“不,应该说你妈妈是宝藏,而我是守护宝藏的恶龙。”

萌包子:“……”

等他长大了之后才知道这世界上有两个词,一个叫忠犬,一个叫鬼畜。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