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番外

小说:夫君,悠着点作者:苏行乐更新时间:2019-05-20 04:26字数:253434

南疆是个好地方,风景宜人,四季如春,外加民风淳朴,个个大方,因此颜世宁来到这一年就彻底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没那么多规矩,没那么多争斗,她再不用装着贤良淑德的样了,真是吃饭也香笑得也欢畅,日子过得如鱼得水。

而南疆人士素来尊敬九贤王,因此对这位九王妃也是爱屋及乌,当然,当他们感觉到九王妃的亲和爽朗与不逊须眉的气概时,也是打心眼里开始喜欢她,然后有什么事便总喜欢找她。

今日酒宴,明日聚会,因此颜世宁忙得不亦乐乎。而这么一来,裴瑾受了冷落了。

南疆最大的庄园米府里,裴瑾倚在软榻上,有一口没一口的抿着酒,听着珠帘内传来的管弦丝竹声。

这里是他的大本营,不用提防着,不用算计着,每日吃饱喝足了就是想法子解闷,因此一年下来,这十年间消瘦下来的肉一点点长了回来,再应着南疆这甘醇烈酒,俊朗的面容上便显得格外红润。只不过这眼里啊,怎么看怎么是个意兴阑珊的样子。

——哎,小狮子很小司被邀着去了邻郡一个长寿村参加百岁老人的寿宴,已经好几日没回来了,可把他无聊寂寞死了。

想着媳妇跑去热闹,留个自己独守空闺,裴瑾幽幽的叹了一声——当初怎么就没跟着一块去呢!

裴瑾是为了这个原因叹的,但是这叹息声听在边上米老头的耳里,却被误解了。

“我说老九啊,你也觉得这乐声很难听吧,老头子都快听睡着了,这还是江南那带最盛行的,也不知怎么就受欢迎了,听着有气无力的!嗯,还是中原那带的打鼓锣声听着精神些!”

裴瑾见米老头老脸上满是痛苦,不厚道的笑了,“你不喜欢听还把她们买来做什么?”

米老头嘿嘿笑,“钱多。”

米老头是南疆最有钱最的人,没有之一。几十年前南疆战乱,他被人给劫了去,最后是被镇南王救了下来,于是他就把镇南王当成了自家兄弟看。十几年前南疆又动乱,他又被人给劫了去,这回是裴瑾把他救了回来,于是他就又把裴瑾当成了自家兄弟,后来发现裴瑾跟镇南王关系不一般时,这自家兄弟都快上升到自家儿子了。

为了给裴瑾壮大实力,他自掏腰包给他招兵买马培养死士,一听到京城里有风吹草动,更是急得直想吆喝一声杀进京城……总之,他时一直撺掇裴瑾争夺皇位的人之一,并且是最积极的一个。

而当他听说最后裴瑾还是没做成皇帝时,真是怒发冲冠,把延帝翻来覆去骂了三天三夜,后来知道真相后才气哼哼的不骂延帝,反过来骂裴瑾了。不过听到裴瑾许诺说十年后过来陪他时,他又喜笑颜开说这样最好了。

“我说,我这里还有个宝贝,你要不要见识见识?”想到什么,米老头捏着小胡子眯着眼笑道,一脸的猥琐与不正经。

裴瑾一看他这神色,就知道有鬼了,“你还买了什么?”

米老头凑过来道:“我告诉你,这回你肯定大开眼界!”说着拍了拍手掌。于是丝竹声停顿,一阵古怪的琴弦鼓点声响起。

乐声欢快又带着些蛊惑人的味道,让人听着禁不住气血就升腾起来了,裴瑾觉得奇怪,可是禁不住诱惑,还是一点点听了下去,然后就越听越难以自拔。而当鼓声掀至一个高点时,珠帘被掀开,几个身姿曼妙的女子走了出来。

裴瑾一看那些女人,眼睛瞬间瞪大了。只见她们一个个雪白皮肤蔚蓝眼睛,高挺的鼻梁红艳的双唇,媚眼咬唇间,别具异域的野性风情。身上的着装也是让人瞠目结舌的,头上披着三丈长的纱巾,上身只穿着巴掌宽的束胸,而且还是薄透的,于是那丰润便盈盈欲出;裙子也只有胳膊长的,于是在腰肢的扭动间,那双腿间的密处便若隐若现……当真是勾魂夺魄之极。而在她们□出的肌肤上,还纹着各式各样妖娆的图案,看上去别提多令人有瞬间扑上去的冲动了。

裴瑾看着她们仅着几缕光着脚舞动着,时不时的再朝自己抛来风情万种的一眼,这热血都沸腾了……

米老头见状,则是笑得一脸算计——这才像话嘛,怎么能只守着一个女人呢!

嗯,米老头一直不满裴瑾不纳妾不找别的女人,十几年前,他还一直想着把自己的几个女儿塞给他,可裴瑾都是满口拒绝,理由是:我心上有人了。可把米老头给气得。所以那时候,他一直把颜世宁骂为红颜祸水,不过等到他之后听到了颜世宁的一些传闻乃至看到他本人之后,稍稍的改观了下,当然,对于颜世宁生了三个孩子就不再生了这件事,他还是很不满的。

三个怎么够呢!最起码十个!

可颜世宁打定主意不再生了,那么,他只有想着别的法子了。嗯,那就让别的女人给老九生吧!

所以这几年,米老头一直在勤勤恳恳的给裴瑾送女人,各式各样的女人,只可惜,裴瑾敬谢不敏。不过这回……嘿嘿,这回你拒绝不了了吧!

……

于是等到颜世宁从邻郡回来时,便听说裴瑾已经不在家好几日了。

“这几天都没看到你爹吗?”颜世宁抱起云峥问道。

云峥把剥好的瓜子仁塞在颜世宁嘴里,奶声奶气回道:“唔,有三天了。这几天都是小乙叔叔带我。”

颜世宁一听,皱眉了,回头看到边上小乙一脸不自然,眯眼道:“他去哪了?”

小乙眨了眨眼,然后推了推边上的小甲,道:“问你呢!”

颜世宁一看他推诿就知道有鬼,眼睛一瞪道:“从实招来!”

小乙一吓,苦着脸老实道:“爷在米府呢……”

“继续……”颜世宁笑眯眯道。

小乙都快哭出来了,“爷不让说。”

颜世宁笑道:“不让说是吧?很好,很好。”

小乙一看颜世宁这笑容,头皮就紧了,然后赶紧谄媚笑道:“当然,您想知道我怎么能不说呢!不过您可不能告诉爷是我说的啊,不然他非得扒了我……”

“快说!”颜世宁不耐烦了。

“米老头买了几个异域的丽姬,爷见到后就迷上了,然后就一直待在米府不愿回来了……嗯,这就是传说中的乐不思蜀了?”

颜世宁听完,看着小乙,眯着眼笑了。

乐不思蜀?很好!

……

当颜世宁来到米府时,果然,眼前是管弦丝竹不断,莺歌燕舞一片。看着裴瑾置身其中喝着美酒笑得一脸惬意,外加左右伴着的几名异域丽姬之时,颜世宁笑得更妩媚了。

而裴瑾看到站在湖对岸的颜世宁时,整个人都僵住了。

“世宁!世宁!”看到颜世宁转身就走后,他急得也管不得旁人了,站起来就追去。

可是……怎么追得到哦!

颜世宁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她不打不骂,直接来个消失不见。

这么一来,裴瑾着急了。

“什么?乐不思蜀?!”当听到小甲“如实”汇报小乙在颜世宁跟前说了些什么后,裴瑾气得肺都炸了,然后对着站在边上苦着脸求饶的小乙道,“我要找不回来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看着自家主子气呼呼的出去,小乙泪流满面,“这年头,做奴才的,怎么这么命苦啊!两头都不能得罪,这下两头都得罪了!还有你,你居然出卖我!”

小甲听着,面不改色,只道:“谁让你昨晚弄疼我了!”

“……”

“……”

“……你丫能别说的这么暧昧不!被人听了误会了怎么办!我不就是帮你搓澡的时候手狠了些么!你至于这么公报私仇么!你个王八甲!”

“……哼!”

小甲小乙还在斗嘴,裴瑾则找的心急火燎,而当他听闻颜世宁是去了乡下庄子里时,终于呼出了一口气,然后快马加鞭赶了过去。

可是,颜世宁早就防着他了,所以在她到时已经下令庄园里的人,谁都不许把裴瑾放进来。这个庄子是颜世宁自己买的,而里面的人也是绝对听从于她的,所以她一下令,谁都不敢不遵,于是就算裴瑾在门外叫破了天,也没人放他进来。

裴瑾瞧这阵势,就知道颜世宁跟他杠上了。可是这只是个误会啊!

想着小乙那破嘴,裴瑾就要抓狂。

有误会,就要解释,可是解释也要当面说清才有用,可这人层层拦着不让进……这到底该怎么办呢?

裴瑾在大门外为难,颜世宁则在里面睡得个现世安稳——她这几天玩的委实累了些,还是先歇好了再说。当然,睡梦里她不忘将裴瑾狠狠戳了个千疮百孔。

擦!

而就在她正梦到跟小司在老人乡吃着老人糕时,突然发现屋子里传来了一些动静。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而一个脑袋正从窗户底下冒出来。

这三更半夜的,颜世宁一看,立马发毛了。然后想都没想,顺手抄起边上的枕头就砸了过去。

然后……

“啊呀!”

“砰!”

“颜世宁!你要谋杀亲夫啊!”

颜世宁一听这声音,眼睛瞪圆了,赶紧下床跑到窗口一看,果然,底下草地上,裴瑾一屁股坐在那,痛得直呼气。

颜世宁看了看这楼的高度,龇牙了,这可比当初在相府时高多了……

一刻钟后,裴瑾被扶着躺在了颜世宁的床上。

他还在痛得呻-吟,“我说你下手越来越狠了啊!你就这么恨我啊!”

颜世宁道:“我怎么知道是你!”

“不是我还能有谁!谁会这么无聊三更半夜爬你墙!”裴瑾皱着眉头哀嚎,“我都一把年纪了,可不比当年了,这一摔,浑身都要散架了!痛死我了!丫的,老子见你一面容易么!”

颜世宁见他这样子,一开始还有些心疼,不过想到之前的事,眼睛就又眯起来了,“裴瑾?”

“嗯!”裴瑾粗着声应道。

“你再装着试试……”颜世宁笑眯眯的道。

“……哪有装,真的很疼!”裴瑾狡辩。

颜世宁不说话,只笑着盯着他。

这么一来,裴瑾装不下去了,忙站起讨好道:“爱妃~”

“哼!”一看裴瑾果然是装着搏同情,颜世宁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天知道她刚才多担心呢,混蛋!

裴瑾赶紧抱住,将她拖到床上,蹭道:“别生气嘛,你听我解释……”

颜世宁要挣脱挣脱不了,只能恨恨的让他抱着。裴瑾见她不动了,手一勾,把她搂倒在了床上,然后道:“你别听小乙乱说,我是清白的。咱们夫妻这么多年,你还不相信我么?”

颜世宁不理他。

裴瑾拉上被子盖上,同时手又不老实的伸进了她的衣裳里。颜世宁连忙将他的手拉出来,又狠狠咬了一口。

裴瑾痛得直吸气,回头也咬了一记她的脖子,道:“你还真狠心。”

“怎么的!”颜世宁道。

“不怎么的。”裴瑾又软了下来,笑道,“我是说真的,我之所以在米府待了几天是有事呢!你胸口上不是有道疤么,你一直嫌不好看,我看着那些西域丽姬身上纹着花纹,觉得挺好看的,便琢磨着把这手艺学会了给你纹上呢。我这几天待在米府就顾着这事呢,现在我总算是学会了。你要不信,可以随便问里面的人……我真的什么坏事都没干……人家可老实了……不信你看……”

说着,裴瑾把下-身凑了凑,果然,那东西已经昂扬似铁了。

颜世宁其实也不信裴瑾在这时候还能找别的女人,如果他要找这十来年早就找了,当时在京城时,可是有数不清的女人要贴过来,可都是被他不留情面的推开了。而她之所以要来这一出,不过是想稍稍惩治一下裴瑾,天知道这厮在南疆的这一年越发无耻了!

嗯,男人嘛,有必要的时候还是要吓吓的!

不过……当想起了另一桩事后,颜世宁又皱起了眉,“我说,你是怎么进来?”里面的人守得严严实实的,断不会让他溜进来的。

“额……”裴瑾被问住了。

颜世宁拉长着声音道:“你给我从实招来……”

裴瑾见状,只好老实交待,“你还记得那一年突然消失的五百南疆死士么?”

颜世宁一听,瞪眼了,“不会吧!你又让他们挖地道!”

裴瑾抿着嘴,点了点头,眨着眼无辜道:“谁让你死活不让我进来。”

颜世宁:“……”

裴瑾十几年前在南疆平叛的时候,对手相当厉害,僵持不下的时候,他想到了一个法子,就是挑选了一些人,开始挖地洞。地洞一直挖到对方的大营之中,然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裴瑾的人从地洞里钻了出来,并将一些泻药下到了人家喝水的缸里……最后,对方将士在作战中体虚无力举旗投降……

当然,因为此事不够光明正大,传出去了怕造成不好的反应,所以裴瑾一直将此事隐瞒下来的。

直到几年后,京城事变,情况危急,他便再次应用了这个战术。

裴璋看到的那些可疑的人可疑的兵器,确实出现在了贤王府附近,可是他们进来后,便钻进早就挖好的地洞跑了,而这些地洞,也在频频发生的火灾红被掩埋掉了。一切,神不知鬼不觉,天衣无缝!

裴璋确实被坑了,因为那确实是一个个坑……

而到了今天,裴瑾为了见自己的娘子一面,第三次用了这个战术……

……

裴瑾见颜世宁不生气,蹭了蹭,道:“爱妃……为夫也要钻地洞……”

颜世宁一听他又无耻了,不由瞪了他一眼,可是裴瑾已经又一次熟门熟路的把手伸了进去,然后直直的奔到她最敏感的一点,揉捏起来。这么一来,颜世宁脸瞬间红了,身子发软了。

裴瑾见状,嘿嘿一笑,然后立马翻身将她压住,解衣提枪,尽根没入……

……

裴瑾为了遮掩掉颜世宁胸口的伤疤,所以跟着那群西域丽姬学纹身的技法,可是当他真的要给施展的时候,却怎么也下不了手了。

颜世宁松着上衣,露着香肩,袒着双-乳,再因为紧张而咬着双唇,这怎么看,怎么销-魂啊!

于是裴瑾每次都要施针,可每次看到颜世宁这副样子,这小腹就都绷紧了,然后针一丢,就扑了上去……

于是,直到最后,裴瑾都没能在颜世宁的身上纹上一朵红莲。

当然,按着他本意,是想写个“瑾”字的。理由是:做个记号,下辈子好认。

嗯,颜世宁是他的,这辈子是,下辈子,下下辈子,也希望是!

而颜世宁得知他的想法后,则是一口否决,理由是:这辈子都被你烦死了,谁还要跟你过下辈子!

只不过,当裴瑾在八十岁那年一睡不醒后,颜世宁趴在他的身上说了一句话,然后闭上眼,也就再不醒来。

她说:“你这老东西!也不等我一下!”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裴小鸟成长日记】

裴小鸟十二个月死活不肯断奶,贤王府头疼异常。最后裴瑾脑子一转,有了主意。

取黄连,抹颜世宁**。裴小鸟叼住,尝着苦味,大哭。

裴瑾笑道:“想当年你老子我也是受过这罪的,咱们爷俩甘苦与共啊!”

裴小鸟看着自家老子幸灾乐祸的样子,哭得更厉害了。

裴小鸟两岁,北斗与小司的第一个孩子大圣出世,裴小鸟看着婴孩在摇篮里睡觉,咬着手指好奇,而后将手中的辣饼塞他嘴里。

大圣辣得大哭,裴小鸟被痛揍。

——我只是想给他吃东西。裴小鸟哭道。

裴小鸟四岁,裴瑾开始教他写字,可是他死活学不会,裴瑾气急,将笔一丢,道:“不管你了!”

裴小鸟委屈瘪嘴,回头跑到十三叔跟前,道:“爹又骂我了。”

十三看着他写的字,点头道:“该骂。”

裴小鸟泪崩。

裴小鸟六岁,裴云瑞出生,因为肖其母,深得裴瑾喜欢。裴小鸟见状,愤愤不平,而在一次因为打翻了裴云瑞的饭碗被拍了一记屁股时,他握紧小拳头,准备造反。

回房收拾好了小包裹,然后一脸沉痛的拉着正在吃糖葫芦的大圣道:“这日子没发过了!爹不疼娘不爱,我要离家出走!”

大圣茫然状。

裴小鸟泪崩:“我要进宫去投奔十三叔,呜呜……”

裴小鸟八岁,被接进宫玩。看到十三叔桌上摆着个印,觉得挺漂亮,便拿着玩。后来玩丢了,后来被揍了——因为那是国玺……

裴小鸟十岁,离开京城,前往南疆。看到十三叔渐行渐远,他大哭不止。

裴小鸟十岁半,开始给十三叔写信:

“南疆跟好玩,十三叔你来玩吧。”

“今天下雨了,前天也下雨了,大前天也下雨了,大大前天也下雨了,嗯,这雨都下了半个月了,十三叔,你再不来我要发霉长蘑菇了。”

“十三叔,今天裴云瑞又揍我了……哭……你快来呀。”

“十三叔,今天是我生辰,这里说生辰那天许愿可以实现的,我许愿你能过来看我……”

“原来他们是骗人的!哼!”

裴小鸟十四岁

“嗯,我跟裴云瑞势不两立!哼!我要离家出走!”说完这个狠话后,裴小鸟收拾起了包裹,向京城进军了!

十三叔!我来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