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为爱在黑夜里狂奔18

小说:致命交易:市长,放过我!作者:左岸蓝朵更新时间:2018-12-10 01:48字数:650045

“妈,别走啊,求您了妈,不要让我选,我选不出来,妈,跟我去荷兰好吗,妈……”乐沫沫哭的抽噎,断断续续的说。

季玉梅抹了眼泪,跟前面司机说:“开车。”

车子开出去,乐沫沫急忙跟着跑,一边跑一边拍车窗:“妈,你不要我了吗?妈,别扔下我一个啊……”

可是没有人停下来,车子里的季玉梅一边掉着眼泪,一边看着前面,看也不看乐沫沫一眼,目光直直的仿佛是怔忡,前面司机问:“真的不停车吗?乐小姐她……”

季玉梅没说话,狠下心看着前面一动不动。

车子越开越快,乐沫沫在后面用力的跑,可终于是追不上,不停的大叫:“妈,我错了,妈,别扔下我……”

脚下一绊,乐沫沫整个人摔倒在地上,手掌上火辣辣的疼,只是这样一停顿,再抬头,前面妈妈的车子已经开出去,在前面院门的地方一拐弯,彻底的看不见了媲。

乐沫沫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她要让妈妈回来只有一条路,就是答应母亲不去荷兰,可自己怎么答应?慕容聪还在等着她。

为什么要让她做这种选择,到底是为什么……

她不想选,她选不出来,她只想幸福的继续过去的生活,幸福的在慕容聪身边,让一切都回到过去不曾破碎的时候,就只想要这样而已。

身边车子急刹车的声响,她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力气已然心力憔悴到了极致,有人从车上跳下来,脚步飞快的冲向她。

耳边有声音,是冯远清。

“沫沫!沫沫你怎么了?怎么回事?”冯远清大声叫着她的名字,抱她起来,她真是没了力气,只知道哭,不住的哭,冯远清打横抱了她急匆匆的往屋里走,放她到楼上房间的大床上面,又扑着过去拿床头柜上的电话,拨几个号码出去,冲着电话吼:“现在就过来!我太太出事了!现在立刻!”

乐沫沫只掉眼泪,冯远清挂了电话急忙过来趴着床边看她:“到底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

“我妈……”乐沫沫看他焦急的脸孔,眼泪又掉落下来。

“怎么回事?”

“她发现了……她不要我,了……她,走了……”乐沫沫说话坑坑巴巴,呼吸都快跟不上。

冯远清急忙抱了她:“别哭,没事,会没事的……”

乐沫沫摇头,她知道,不可能没事,妈妈能扔下她一个人就已经是下了决心,除非她不回荷兰,否则一定会断绝了母女关系,一定会的。

“不会有事。”冯远清抱着她,吻了吻她的额头,想给她一点力量一样的。

她呼吸跟不上,怎么吸气都觉得跟不上,眼前愈发的晦暗,蓦地全都黑下去,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耳边冯远清的声音好像是飘在真空里,飘的那样遥不可及……

脑子里也彻底的黑下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

“沫沫,出什么事?”慕容聪的声音从电话听筒里面传过来,乐沫沫双手抱着电话机,眼泪掉落下来,手上还打着吊瓶,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这样的话……

她不开口,对面就是沉默,一直沉默着,她终于是稍微的有了点力气,开口说话:“慕容……我妈妈她……”

一边哭一边说,说的哽咽,慕容聪在对面静静的听着,她说完最后一个字,慕容聪那边静了静。

这样的静默,更像是凌迟。

“你留在国内继续劝你母亲,我可以等着。”慕容聪最后说这样一句话,认认真真的。

她一醒来房间里就是空的,没有人在,她第一反应就是打给慕容聪说这件事,她难受极了,需要告诉慕容聪,等慕容聪给她一点建议和安慰。

“别哭,我会等着,无论多久。”慕容聪低声的又说一遍。

声音里那种无力感,就算这么遥远的乐沫沫也感觉得到,慕容聪很少有这样无能为力的时候,他是不可能再回国来,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她一个人,他看着都会着急。

“你会等我多久?”乐沫沫问。

“沫沫,只要你回来,我都一直等着你,不管多久,只要你还回来,沫沫,已经没人能替代你,已经不可能有人替代你,我很清楚这件事,无论多久……”慕容聪的语调是那样坚定:“只要你还肯回来,哪怕你已经不爱我。”

这样的句子让乐沫沫惊醒,急忙的开口:“我爱你,我只爱你!”

“好……”慕容聪没有反驳更多话,只这样说:“那我等着你回来。”

电话挂断,乐沫沫觉得自己是个混蛋。

怎么这个世界上有她这样的坏女人,让所有人都痛苦,她纠缠在里面,所有人都不得安生。

荷兰,如果能回得去……如果还能回到过去那样美好的时候,可如果只是如果,还有可能吗?

乐沫沫闭上眼,身上的每一处都觉得无力,如果能永远的忘掉那些难过的事情,如果能一直开开心心,哪怕是片刻的安宁,让她静下来就好。

可只要闭上眼,就全都是冯远清,全都是,到处都是!

冯远清看着他,不言不语,目光里都是她所不懂的深重,满满的,铺天盖地的压下来。

*****

门外有人站着,笔直的如同是一道墙壁,手握在门把手上面,一动不动。

不知道站了多久,走廊上有人过来,说:“冯少,冯太太怎么样?”

冯远清恍然的听见身后人的话,才回头,看见是早上来给乐沫沫做过检查的李大夫,点一下头:“你进去吧……”

李大夫推门进去,冯远清站在门外,靠着在墙壁上,手里摸索着,半天抽出一根烟来,想要点燃了,又想到这是在乐沫沫病房门口,终于是没点,捏在手里,来来回回的捏着。

他过来想看看她的情况,才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窸窸窣窣的说话声,听见她那一句:“我爱你,我只爱你!”

斩钉截铁。

他心头仿佛被人狠狠的捶上一拳,闷痛的他都说不出话来,只站在原地,一动没动的站着。

里面很快的挂了电话,再没有声音,他就一直站在门口。

到底还是会有这样一天,哪怕是这一段时间他每天跟自己催眠说,就好像是过去了,他跟乐沫沫,过一点平静安心的生活,有一只小狗奶牛,看着乐沫沫好像一个小女孩一样的孩子气,几乎都快忘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注定要分开。

几乎都要忘了她爱着的是别的男人,那个男人跟他截然不同,那个男人优秀卓尔不群,那个男人占据她心里全部的位子。

终于是又要面对了。

他刚才离开去打给乐沫沫的母亲,司机转接了电话过去,他跟季玉梅都解释了,说了都是他的错,季玉梅在电话那边每个字都清晰坚韧:“远清,是我的错,我没有管好女儿,你是个好孩子,是我们乐家亏欠你。”

其实哪里是亏欠。

生命里有过一只蝴蝶飞过,哪怕他是仰望着,也好过一直平静无波,他想明白了这一点,就什么都能想得开。

冯远清推门进去,李大夫给乐沫沫检查,说着话,乐沫沫看见他进门,眼底晦暗的厉害,只看了一眼就低头下去。

李大夫检查完说:“没什么大问题,已经稳定下来了,就是情绪太紧张。”

说完看情形不太对,收拾了东西跟冯远清说一句,就退出房门。

冯远清在沙发上面坐下,看着乐沫沫:“我都听说了,刚才给阿姨打过电话,她只是暂时还放不开,天下父母没有不爱女儿的,早晚她能理解你。”

乐沫沫抬头看他,听他说的每个字。

“也都这么久了,阿姨那边我会继续帮你劝,你打算怎么办?”冯远清问。

艳福txt下载

沫沫摇头:“我不知道。”

“你什么时候回去?”冯远清又问。

听到这个问题,乐沫沫一下子盯着冯远清,不明白是怎么了,他怎么忽然这样问。

“我们回b市吧,等你想走的时候告诉我,我给你安排。”冯远清笑笑,想要轻松一点,可实在是太难。

心里有些揪着的痛,只要看到冯远清这个样子心口就会揪着发痛,他不开口说任何留人的话,推她出去,她也的确是麻烦他太久时间,他觉得烦了也是理所应当,可真的听他这样下逐客令,她又不好受。

“好,你要我走,我现在就走!”乐沫沫从床上挣扎着要起来,伸手就要去把吊瓶拽掉。

冯远清过来压她,她拼命的要起身,冯远清整个人压着在她身上,紧紧的死死的压着,按住她的手:“你别乱动,什么事都打完吊瓶再说!怎么这么大脾气!”

“我就是脾气大!就是脾气大我现在就走!”乐沫沫听到那一句,一点没有安静,反而是更加的反抗。

冯远清怕她拽掉吊针,按着她的手又不敢用太大的力气,终于是狠狠的压下她,狠狠的用尽力气,她被按住动弹不得,冯远清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的眼,吼:“你闹够了!不用你走!我走!我现在就走!”

乐沫沫吼回去:“我不是要你走!你到底懂不懂!”

吼完,冯远清一下子愣住,乐沫沫也愣了,乐沫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到底是说了什么,这样本能的就吼了出来,冯远清是定了定,松开了她,起来在床边走了两圈,又走回来,看向乐沫沫:“你刚才说什么?”

乐沫沫低头下去,想了想,又抬头,对上冯远清的眼:“我要回荷兰。”

一切又碎着在原地,冯远清木然的立着,什么别的话都说不出来,呆了两秒钟,转身大步的走出房间。

乐沫沫看着他的背影,长长的睫毛垂下来,眼底又有湿漉漉的水汽要冒出来,她说不清楚这是为了什么,心里刺痛的酸涩。

她遇到过慕容聪,学会了伤心,遇到了冯远清,学会了心痛,刚刚才跟慕容聪打了电话,再在这里,哪怕是多一秒,她都怕她没办法回去荷兰,再也没有办法。

乐沫沫自己拿起电话来,拨几个号码出去,对面是客服小姐温柔的声音,乐沫沫说:“我要订一张后天去荷兰西佛尔机场的航班。”

*****

奶牛靠着在她怀抱里,冯远清在前面开车,送她到家里楼下,乐沫沫抱着奶牛上楼,冯远清降下车窗说:“行李我会寄给你,奶牛的手续正在办了,明天送你去机场一起办了。”

乐沫沫点点头,上楼,到了家里开门,家里已经是空荡荡没有任何人在,佣人在他们去疗养之后也辞退了,偌大一个房间,只有她一个人,还有奶牛。

进屋第一时间给奶牛倒了幼犬狗粮,奶牛吃饱了才哼哼咛咛的叫,乐沫沫抱着也没用,奶牛到处找什么似的,就是不满不高兴,不停的哼哼,乐沫沫以为是它要尿尿,给它戴上狗链就下楼。

到了楼下,奶牛一个劲儿的往前面走,乐沫沫也只能是跟着,小区里路口一拐的地方,奶牛越跑越快,冲着一辆车子就冲过去。

竟然就是冯远清的车子,奶牛“汪汪”叫个不停,驾驶座车门打开来,下车的人正是冯远清,冯远清抱了奶牛起来,站在车边看乐沫沫,解释:“开过来休息一会儿,没想到你就来了。”

乐沫沫看奶牛在冯远清怀里一个劲儿的钻啊钻,兴奋的不像话,伸手接过来:“奶牛要上厕所,我就带它下来了。”

奶牛不肯好好在乐沫沫怀里,挣着要往冯远清怀里过去,冯远清伸手接了,唇角一点笑容:“奶牛是想我了吧?”

奶牛一个劲儿的摇尾巴,冯远清颇为快活,乐沫沫这才明白过来奶牛刚才在楼上是在找什么,原来是找冯远清在哪里。

乐沫沫从冯远清怀里抢了奶牛,奶牛要挣扎,乐沫沫就拍在奶牛身上:“不准闹!”

转身跟冯远清说:“我先上楼去了。”

奶牛挣扎着要跳下来去冯远清怀里,乐沫沫硬是抱着往楼上走。

冯远清从背后抓住了乐沫沫的手,问:“奶牛能留给我吗?别带走了。”

“不能,它是我的!”乐沫沫不肯放。

“你有你荷兰的回忆,那里面没有奶牛,我的回忆里有。”冯远清说。

乐沫沫还是不肯:“它是我的,我一定要带走!”一边说着,一边挣脱了冯远清的手,转身抱着奶牛就上楼。

到了楼上,乐沫沫想了想,从楼上往下看,楼下那辆黑色的车子已经不见了。

心头有些空荡荡的感觉,他终于是走了,可她心里愈发的空。

*****

第二天一大早门口门铃就响,乐沫沫去开门,奶牛疯了一样的冲出去,飞扑到外面的来人身上。

乐沫沫行李已经收拾了一些,冯远清看她说:“我来送你走。”

奶牛的检疫证明还是冯远清给办理的,她不可能丢下奶牛,申请了随机舱携带,她收拾好东西下来,看见冯远清正在沙发上坐着,手里拿着小狗的零食,教奶牛握手,奶牛聪明,什么都会一点,冯远清抱了奶牛,一手拉了她的箱子,她要自己来,冯远清不肯,她只能跟在后面。

到了机场,冯远清去跑手续,有个穿着制服的人过来陪同,很快弄好了一切,冯远清说:“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乐沫沫点头,冯远清走出去,奶牛疯了样的要去追,都被乐沫沫抱住。

等到登机的时候,乐沫沫才觉得心里头惴惴的难受,奶牛被放在随身箱里,乐沫沫抱在怀里,看着外面机场的跑道,没来由的就是难受。

以前听夏明薇说飞机起飞的时候是多难过,她总是笑,说夏明薇多愁善感,可轮到了自己,无论是爱是纠结,原来只要是曾经经历过的刻苦铭心就会深深的烙印在心上,离开就会揪着难过。

乐沫沫抓紧最后的时间给慕容聪打电话。

“慕容,我就快回去荷兰了,你等着我吧,我还带了一只小狗一起回去,你一定喜欢的,特别可爱,好萌,以后每天早上我早起遛狗,你做饭,不然就是你遛狗我做饭,我们分工分好,它名字叫奶牛,奶牛疫苗还没打完,我到了那边之后还要让国内的朋友空运同一个牌子的疫苗过来,怕不同的有反应,它身体挺不好的,之前还得了严重的病,我就要回来了,你高兴吗?”乐沫沫声音极力的欢快。

慕容聪那边声音不大:“高兴。”

“我也好开心,你等着我回去,你要给我做海鲜意大利蝴蝶面!我还要吃澳龙!以后你的店里就多了个老板娘,专门拉皮条客,我还能帮你负责国内的客人,我很能干吧!还有就是我妈妈,她不肯跟我来,我回去是我一个人,不过没关系,她过两个月一定会理解我,然后我再动员她接她到荷兰,你负责哄你未来丈母娘大人!”乐沫沫越说越开心的样子。

“好。”慕容聪在对面说。

“等我妈同意了我们就结婚!结婚度蜜月我打算去南非,我要看夕阳看动物吃大餐!你不是每年都会过去打猎吗?这次要带上我!我也要去!不准不带我!再危险我也去!我都想好了,隔壁那家不是要卖房子吗,我们买下来,到时候给我妈住,这样又自由我妈也不孤单,你觉得呢?”乐沫沫笑。

“好。”慕容聪说。

可好像慕容聪没什么精神,至少并不像是她这样高兴。

“你怎么了?”乐沫沫问。

慕容聪笑笑:“沫沫,你什么时候回来?”

“过两天……”乐沫沫撒谎。

慕容聪说:“有些事我要跟你说,我想了很久,至少要告诉你。”

到底是什么事?乐沫沫手捏着手机,一动不动,等着他。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