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风雨皆停(大结局)

小说:掌宅小妾作者:牙牙的童话更新时间:2019-04-20 20:33字数:306915

这天丹橘和苏君子,岁红和许元辰趁着天好出去玩耍去了,葳蕤身子不舒坦,便就不去了,在屋里头安心的呆着。

天快到晌午了,天儿地儿去了膳房端饭,一转眼,那婉绣便来了。

“婉绣妹妹来了,我身子不舒坦,就不起身相迎了,你快坐。”

“我特定端了汤来给妹妹,你这身子虚的厉害,看你说话都没力气了,快喝完参汤补补气才是。”那婉绣端着参汤坐到葳蕤的塌边,一脸笑容,似是很亲近的模样。

葳蕤感激,只心里突然有一丝不安涌了上来,参汤?这参汤,那晚三少爷喝的便是参汤,倒是忘记是谁端上来的,只说有两碗,大少爷不吃给了焦羽雪,三少爷本来也不吃想给葳蕤的,可是葳蕤心气好,那需要这些滋补的东西,便就三少爷喝了……

“怎么,葳蕤姐姐不喜欢参汤?”婉绣有些敏感道。

“奥,倒也不是,只是我这身子本就发着汗,看似气虚,实则是火气太旺,闷在心里,着实不适合这参汤。”葳蕤边说着,想起了自己孙岁红给自己的银簪子,正放在枕头下头……

婉绣眼神马上有些飘忽,葳蕤担心她多想,便道:“那麻烦婉绣去那边给我倒上一碗白水,我冲淡些再喝,总不能坏了妹妹的心意。”

那婉绣果然去倒水,葳蕤快手舀出簪子在汤水里沾了两下……葳蕤断然没想到,那簪子火速的就变黑了,“剧毒?”葳蕤不禁心惊万分。

“姐姐水倒来了……”婉绣一脸淡然无事的模样,那笑的模样简直让葳蕤胆战心惊,真心想这。怎么搪塞过去才是,外头天儿地儿端着饭菜正好回来。

“婉绣奶奶……”天儿地儿问好道,只想着,怎么她突然来这里了?

婉绣笑笑,转头看着葳蕤手里的参汤,“哎呀,姐姐的身子不能喝参汤那就别喝了,我改天送完枣子汤来。那姐姐好生修养,我想去忙了。”

天儿地儿快些放下饭菜,送了婉绣。

再回到屋里,葳蕤已经下了床榻,焦躁的转来转去。

“葳蕤奶奶,你这是怎么,还下了床榻?”天儿觉得有些不对劲,问道。

“我。找到害死三少爷的人了……”葳蕤此话说下,转眼几天几夜便过去了。

正月末的这一日,众人用过晚饭,孙轼跟往日一样,与婉绣说说笑笑往屋子那边走,可是婉绣只觉得孙轼的手一松。一转头他“啪啦”躺在了地上。

大夫查验,中毒身亡,与三少爷和焦奶奶一样,孙家又是一阵惊恐,葳蕤更是一头冷汗,如何也想不清楚这中间的事儿,半夜也常常被噩梦惊醒,时常一顿冷汗冒过才能睡下。

孙家唯一的少爷没了,可是大乱无比。一个家里头所有的顶梁柱子都没了。那要崩塌还不是迟早的事儿,而这会子,凤彩霞全然乱了,婉绣倒是利落的很。孙轼没了,也未见她伤心多久,本来一直没有得逞的想法,如今可是满足了,她理所应当的跟凤彩霞一起打理着孙家的事儿,那铺子里头婉绣时常去照应着,倒是正当了男人般厉害了,府上的女人对她也是刮目相看,只众人不知道,再往后的几日,这孙家,马上就要没了。

“出事儿了,出事儿了,凤姐姐,出事儿了。”赵全着急忙慌的跑进来,一头大汗喊道。

“怎么?”凤彩霞半躺在榻上,这几日她病了,身子越来越弱,此时听到出事,也说不出有多么惊讶。

赵全半瘫跪在地上,面部发抖道:“那婉绣奶奶卷了铺子里头所有的银子,跑了,连铺子里头供应皇宫的首饰,都带走了,我们什么都没了,还留了一封书信”

“银子没了?婉绣?”凤彩霞完全听不明白,理不清楚。

展开信,上面写的好不清楚,原来婉绣的家里原本也是一户做首饰的,谁想愣是被孙家收了那里头的老师傅,婉绣家就从此关了门,爹娘都因为想不开,喝药去了,就留了她自己,婉绣誓死要报仇,便就来了孙家,最终,终于她成了。

…………

“奶奶,你可知道婉绣的事儿?”

“刚才听说了,她,早晚都是要去的。”葳蕤不轻不淡道,这些日子她可是没闲着,自从婉绣接管孙家,她便觉得婉绣想要的好像不是孙家,而是孙家的银子,便干脆找了她,与她说了清楚,那婉绣本就要走了,干脆什么都说了,葳蕤也就释然了,毕竟婉绣只是一个复仇的可怜棋子,在有些地方,她比自己强得多,葳蕤便什么都不说,只假装自己不知情。

…………

凤彩霞的病越来越严重,连说话都成了问题,她本想让杨白笋接管孙家,可是杨白笋自己另寻了人家,走了,王瑶玥心中发虚,只自己也跑了,万盈盈被隋娇倾发了疯,隋娇倾只舀着从万盈盈那里舀的银子跟那位公子私奔去了,孙家上上下下只剩下莫清儿和葳蕤。

凤彩霞便叫来了她们两人,莫清儿侍弄着凤彩霞屋里头的花草,无心道:“凤姐姐,孙家的事儿我一向不管的,我只用心在花花草草上头。”

葳蕤只瞧着那几盆花草,突然想起什么,道:“这孙家,我来管。”

商议完此事,葳蕤只话不多说,先去了岁红那里,她这几日身子也是不好,葳蕤只觉得她跟凤彩霞的病症类似,还以为只是病了,可是刚才看到莫清儿侍弄的那几盆花,顿时吓坏了。

“葳蕤,来了。”孙岁红倒是病的不重,说话还是很利索的,只都开春了,还披着厚棉袄才行,只觉得身子冷的很,青烟守在一边,倒是让她心里好受些。

葳蕤冲进去,就看见了那几盆熟悉的花草,连话都顾不上说,搬起那几盆花,掀起帘子丢进了院子里头。

“这花,有毒……”葳蕤吓得手都发了抖,快些闭上门,转头捂着胸口道。

“有毒?怎么,那不是清儿奶奶前几日刚送过来的?”孙岁红心惊道。

葳蕤边说边走过来,道:“我早就察觉这次她回来有些异样,上次我说起你和元辰哥哥的亲事,她大失所望,我瞧的出来,可是我倒是没想着怎么她会这么狠毒,那凤奶奶那里摆的花,与你这里一样,看来,怕是也是得罪过她的,还有那赵柳叶的事儿,我也早就怀疑过,赵柳叶托梦给我,说是有人害了她,看来……就是莫清儿了。”

“她……我也觉得她是个深藏不漏的人,可是一直以为她只是甘受委屈,原来,她,是个疯子。”岁红掂量着。

第二日,莫清儿死在了屋里,在她的院子树下还找到了两个失踪的丫头的尸骨,而知道这一切的竟然是青烟,原来那日莫清儿晚上喊了那两个跟二少爷闲扯不轻的丫头去了自己那里,青烟那会儿正在小雨玩捉迷藏,便看见了,只是都未曾在意,只过几日听说她们出事儿了,可是青烟年纪小,受了惊吓不敢乱说话,直到听了葳蕤说的……而这么推敲起来,那二少爷,也是被莫清儿害死的。

再说凤彩霞终归是去了,葳蕤自己掏了银子将她厚葬了,在这孙家,她总觉得凤彩霞还算是忠厚的。

春暖花开,那个半死不活的“碧玉坊”铺子,在葳蕤几人的精心打理下死而复生,虽说只剩下一个小铺面,可是跑走的几个老师傅,都被苏君子好好央求下又回来了,这孙家,就如这已去的寒冷冬天,现在迎来的只是越来越暖的季节。

孙岁红跟许元辰喜结连理,孙家也算是有了男主子。

是葳蕤的心却似是飘下树梢的落叶,枯萎了,只想着归地才是。

“奶奶,奶奶,你看……你看”葳蕤这边正在“容金河”边上漫步,那边丹橘和苏君子跑了过来,手里捧着什么,到了跟前丹橘碎碎念着。

“看你们两个,你这肚子里头可是有了的,可得小心。”葳蕤笑着嘱咐道。

丹橘话不多说,快些伸手拉起那快黑色的布罩,“爹爹送与女葳蕤”丹橘低头默念道。

“琴?如何寻到的?”葳蕤望着那琴,问着。

苏君子摸着眼泪,道:“是三少爷交待的寻的,那铺子里的人今儿找了我,说寻到了……铺子里的人说,三少爷还留了书信一封”

葳蕤似是看见孙坤手握毛笔,低头含情写着这些……“葳蕤姑娘,痴情人孙坤,为你献上此琴,听你说过此事,便就惦记在心,虽是未曾见过岳父大人,可便想着了你这番心结,我特地寻了这琴,铺子里的人说,这全靠缘分,我倒是也没有把握多久可以给你寻来,可是我只期盼你看到这古琴的这瞬间,可以记住,我此生此世都是你的,你,永远都是我的。”

一阵琴声飘扬起,一盏青灯,葳蕤着了一身青衣,黑发依背,在这青瓦的尼姑庵里头,伴着那封泛黄的情书,清心过活。(未完待续。。)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