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完结

小说:综琼瑶之历经昼心作者:智律儿更新时间:2019-04-18 14:55字数:420731

弘历看着弘昼,他放手了,他对福家的印象,好像,他也就是对福尔泰的印象好点。

“其实,福尔泰也是给悲剧的孩子,这些年,福家能够倒台,也就是他的功劳了。”弘昼的话,在弘历这里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最少,福伦家的处理上,除了福伦的福晋,其余的两个人,也就是被成为了普通的包衣奴才了而已。

“福伦夫人,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让她和魏氏一起作伴吧?”弘历看着昼昼,他鼓着笑腮帮子,唉…这个小东西,每次只要他提到了魏氏,他肯定都是这样气呼呼的。

“哼,你就是下不去手,是不是?这样的话,用不用我来做?”弘昼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让魏氏直接被处理了,唉…他什么时候次啊能让自己的这个心愿完成呢?

“不用,咱们都是已经商量好了,乖…昼昼,不要想这些了,好吗?”弘历还是在劝着弘昼,他不想让昼昼再次做噩梦了,这样的事情还是尽快处理了才好呢。

“嗯…你下旨吧,这些年,我也累了,等着阿玛他们长大了,咱们也就能够去完成咱们的心愿了。”弘昼这些年一直被弘历关在京城里,与上辈子相比,弘历还觉得亏待了弘昼呢。

“好…”难得,弘历和弘昼有这样轻松的时间,他们两个人在暖个里,开始看邸报了,弘昼最喜欢的就是看戏…邸报上面写的那些东西,倒是让弘昼笑了好几天呢。

“昼昼,你照看这个…看来,福伦夫人是留不得了。”弘历看着私放高利贷,这个在什么时候都是死罪的。

“你说呢?可能和魏氏有牵扯,但是,怎么样来弄清楚呢?”弘昼也皱起了眉头,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不,凤卫吧?以前,景娴说过,每次福伦夫人来给魏氏请安的时候,魏氏都是能过一段富余的生活,应该她也是牵扯到里面来了,你让福尔泰偷的那些东西,有没有高利贷的账本?”弘历是担心是魏氏在放贷,而福伦夫人不过只是帮忙而已。

“按照上次,咱们从魏府查出来的东西,应该是在孝贤皇后在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放贷了,你说,她会不会因为这个,才被令嫔给…”弘昼的猜测让弘历一惊,难道,弘昼说的是真的?

“你怎么这么觉得?”弘历在看到了手里的折子之后,他也是这样想的,毕竟,他也有不少事情还是在疑问中,看来,这个福伦夫人也要好好的控制起来了。

“是啊,不过,福伦的这个二儿子还是比较有头脑的,不行,你就放过他和福伦吧,让他们做一个平凡的包衣奴才也是可以的,不过,福伦的夫人就直接关押吧。”福尔康在到了西藏之后,还真的没有一天是踏实的,让弘历非常的头疼,不过,也让他看清了不少东西。朝堂上,还是有一些人被魏氏拿捏着把柄的。

“过了这个月,咱们就好过了,毕竟,粘杆处和血滴子都不是吃素的,啊呀!阿玛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弘历也想去游玩,但是,又不能像曾经那样大规模的去,只能等着永璂长大了,他和弘昼一起走了。

“额娘那里呢?已经好久都没有她们的消息了。”弘昼看着外面的阳光,他心里却是一片乌云,他和弘历,他们两个人都是没有办法多说各自额娘什么话的,可是…阿玛那里却不一样了,不光是看管她们的人都给换成了血滴子的人,连弘历的人都没有办法过去探查什么的。

“其实,阿玛只是想让她们认错,可是,她们是越做越过分,尤其是,太后的娘家,更是仗着是太后的亲族,在那里耀武扬威的,你说,阿玛可能会忍耐吗?你别忘记了,当年,皇额娘的阿玛,费扬古大人可是在阿玛登基之后,就遁世了,再也没有出现过。”现在,弘历才明白,阿玛为何给他选择了那拉氏当做侧福晋,当初,是自己没有想明白,被额娘和魏氏给拿捏了,还为了他们各自的娘家,谋求了不少的福利,这个也是让后世子孙又被内务府的奴才,给拿捏的重要的开端。

两个人还在说着话,永璂带着永壁就直接进来了,暖阁里,只有两个大人两个孩子,而贵喜和小安子,早在这两个小祖宗进来的时候,就看着门口了。

“阿玛,王父,这是怎么了?”弘昼还做在弘历的腿上,他看到了永璂和永壁,只是稍微的楞了一下,转身就给两个人请安了,弘历当然跟着弘昼一起做了。

“你们两个还有心思在这里调笑,弘历,当年,朕是怎么和你说的,只要是钮祜禄氏有一点的动作,你都给我掐灭,你看看,这都是什么事?”永璂发怒的直接把折子都给扔到了地上,弘历看着折子上的事情,他也只能选择沉默,这个是额娘的族人做的,他也没有办法来处理啊。

“阿玛,这些我都知道,可是,额娘每次遇到这件事情,都会用昼昼作为威胁的筹码,我不能让他受到危险,所以…我只有妥协了。”弘历也是无奈,谁能猜到,他这个帝王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否则,他也不会这样的而为难了。

“你自己还知道…我还以为你都忘记了呢。”永璂点点头,确实,弘历一直都是把弘昼当成宝贝一样的对待,他为了让外人不知道这段恋情,也是有可能被太后给拿捏的。

“你们两个人准备一下,明天,太后、太妃重病的消息就会传来了。不要觉得阿玛心狠,大清是不能再让这些人给祸害了。”永璂说说完了,直接就走了,永壁还是在那里坐着,弘昼知道,这事情的解释工作,又变成了王父了。

“王父…这到底是怎么了?阿玛怎么会这么生气?”弘昼从小就是被胤祥带大的,所以,他看到永壁,更是亲切了,他要从永壁的嘴巴里面知道一些事情的。

“你这个臭小子,别在我这里撒娇,这些事情还真的是让四哥和你们为难了,这两个女人绝对不能留。”永壁第一次用这样强硬的语气来说话,谁让太后和裕太妃这次真的是戳到了皇帝的痛脚了。

“王父,皇额娘做的事情我知道,昼昼还不清楚,她的手是不是伸到了坤宁宫?”弘历看着永壁点头,他只是流下了两行清泪,当年,小十三、五格格的死也是和皇额娘有关系,他也是在晚年的时候才发现的,甚至是,他的十二,那个他从来没有关注过的孩子,都是皇额娘和魏氏下手的,而魏氏也是被他用毒害昼昼、小十二的药给折磨死的。

“还好四哥有血滴子,他的身份不光是嫡子,还是你们两个人的孩子,太后和裕太妃都是知道这些事情的,但是,他们却还这样做,你说,能不让永璂生气吗?”永壁也是无奈,这两个人根本就是不长脑子,都已经给送到了五台山,还能这样的折腾。“你们两个人也别有多愧疚,四哥已经让人去梦里面警告她们了,她们还能有胆子这样做。先帝爷转世,这样的阿哥,她也想给害死。”

弘历和弘昼都吃惊了,原来,她们做了这些事情。阿玛的底线就是皇嗣,只要是碰到了皇嗣的女人,都没有一个人是好过的。当年的年氏,多么的受宠,可是,最后阿玛查出来她动了大阿哥弘晖,她最后,不也是被赐死了吗?

“好了,福家的事情,你们两个人今天就给办好了,明天的时候,本王不想在坤宁宫请安的队伍里面,看到一个娇滴滴的魏氏,一脸的委屈,看着就没有食欲。”永壁说完,也甩甩袖子走了,留下了石化的永琪和永壁,尼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四哥,你去下旨吧,除了福伦夫人、令嫔,别人你都可以放了,我想,王父的话,应该也是经过了阿玛的同意的。”弘昼的话得到了弘历的支持,他率先走到了大殿书写着圣旨。

“小安子,你去找永珹,让他带着御林军去把福家抄了吧。”弘历揉揉眉心,真的让他无奈,谁能想到,最后逼迫他下手的,还是他的阿玛。“贵喜,你去延喜宫,给令嫔宣旨。“

弘昼呆了,居然让臧昭接受令嫔和福伦夫人,尼玛,臧昭审讯,这人还能活吗?

“这次朝堂上就真的没有安宁了。”弘昼还是感慨了一下,弘历只是抱紧了弘昼,让自己把头埋进了他的肩膀。

“昼昼,额娘她们应该活不了了,你要知道,阿玛从来不会手软的。”弘历也是无奈了,但是,这样的事情,谁也不能阻挡的。

“放心吧,我知道了,这次的事情我来处理。”弘昼不想让弘历为难,就让内务府的发难吧。

第二天的阳光,照射在了两个整宿没有睡过的男人身上,他们都明白,这个是皇阿玛的警告,要是再手软的话,阿玛会不介意帮着他们两个人动手的。

弘历坐在龙椅上,看着下面的大臣,福家被抄家的事情,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他们心里都还在担忧着,而此时,贵喜去匆匆忙忙的带着一个小太监进来了,他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他心里咯噔一下,这个人是太后身边的得力助手。

“万岁爷,太后、太妃重病无法回京…”弘历听到小太监的话,两眼无神的看着他。原来,阿玛已经动手了,或许,在知道额娘动手皇家的子嗣的时候,他就已经动手了,不是吗?

“嗯,朕知道了,和亲王跟朕来一趟,退朝。”弘历看着弘昼也惊住了,他让贵喜去叫一下弘昼。

“昼昼,这次是真的了。”弘历红着眼睛看着弘昼,他们两个人忍住了情绪,知道暖阁里,才慢慢的爆发了他们真是的情绪。

“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你不是说了,要好好的按照阿玛的只是办事情吗?四哥,放手吧…”弘昼明白,弘历只是不想让太后就这样痛苦的死去,哪怕是被赐死,让她自缢都只是一下子就死了,而现在,只能是让她缠绵病榻,这样才让人最忧心的。

“好吧,我明白了,你也要知道,有的事情,不是咱们能够阻止的。”弘历也无奈了,他只是看了看弘昼,算了,还是让他来做这样的残忍决定吧。

“贵喜,你让永璋着礼部,准备太后和太妃的葬礼吧。”弘历的话,让弘昼的眼泪都掉下来了,原来,四哥也是明白的。“去,都下去吧。”

“四哥…”弘昼也明白,这样才能给她们一个体面,否则,她们的事情要是被御史给知道了,不光是他们,连四哥都要下罪己诏的。

“明白就好了。”弘历也自能无奈的叹息,他也是无能为力了,阿玛已经动手,他连还手的机会都不会有的…

十年后——

“四哥…咱们真的能出去吗?”弘昼圆润的小脸,终于露出了太后和裕太妃去世几年后的稀罕的笑容。

“当然了,我已经和阿玛说好了,明天,我就下诏退位,嘿嘿,你不是已经是太王了吗?这个孩子来的还真的是时候呢。”弘历笑了,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永璂和永壁也都十多岁了,他们终于能够放手了。

“唔…还好孩子比较健康,要不我非咬死你不可。”弘昼抱着自家闺女,他笑眯眯的看着弘历,这是他们两个人的女儿,一出生就被弘历封为了固伦公主。

“小和孝,等你长大了,阿玛们给你找个好额附,让他天天宠着你。”永璂上辈子也没有女儿缘,看着这个小妹妹,他也稀罕的要命。

“你说,阿玛的脸色,肯定不好看,谁让你这个决定突然了。”永璂每天都会来看和孝,不过,在听到了他们要带着和孝游历大清的时候,他就想找永壁去商量怎么先逃,这父子两个人的斗争,又开始了。

“我才不管,你先收拾好东西,咱们带着和孝就去圆明园。”弘历笑了,他帮着昼昼圆梦了,而他也终于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人,去畅游大清了。夕阳下,一个抱着一个小婴儿,另外一个,露出宠溺的表情…站在殿外的永璂只是叹了一口气。他还是无奈的走了,在外面等着的,是一袭铁帽子亲王常服的永壁,兄弟两个人更是无奈的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终于完结了~昼心陪着我度过了两年,如今完结了,还真的有点不舍,不过,律儿会完成下面的文章的,顺便提一句,昼心也是要大修的~嘿嘿~

挖了新坑哦~红楼的随身空间: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