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节 记忆之门

小说:重剑无刃作者:城伤随心更新时间:2019-04-18 14:19字数:206233

  “风哥,李君悦这小婊子为什么发生如此情况?会不会扮失忆,让你可怜而放过她?”墨十三看见李君悦不停大哭大叫,纳闷问道。

  “风哥,我刚才仔细检查过她的身体状态,灵魂之力完全消失,已经和普通人无异。刚才李君悦为了逃命,使出灵魂焚烧,我感受到她灵魂之力猛增,起码达到六级以上,这一招式必定是教廷以消耗自己的精气神,提升功力的伎俩。华夏古武学中,我们墨家焚道和邪派的天魔解体就有这种作用。你刚才重重一脚踢中她的头部,飞起二十多米,可能发生严重脑震荡,丧失记忆,变成一个痴呆疯女人。”墨十一严谨分析。

  “十一分析有道理。灵魂焚烧就是将全身精气神汇聚,提升功力与强敌俱亡。我刚才准备一脚将她脑袋踢烂,感觉到她身体的灵魂之力,荡然无存,就收回内力。不过,我那一脚普通人承受不了。而且所踢的部位还是头部,一定发生严重脑震荡,丧失记忆。”

  “风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处理她?虽然她是我们墨家的仇敌,可是要我出手杀一个疯女人,我可做不到。”墨十三赶紧声明。

  “十三,你这小子,说这话怎么意思?难道要我杀一个毫无功力,痴呆的疯女人?这是风哥搞出来的事情,就让他自己解决。”

  “十一,你这小子,当我是怎么人?要我对一个疯女人出手?”

  “好了,你们三人就不要吵了。”云淡月注视李君悦疯狂的吼叫,暗叹一声,“风哥,李君悦的灵魂之力真得全部消失吗?”

  “不错。教廷是我们墨家的死敌,精英高手对灵魂之力知根知底。那怕教宗修罗十三世前来华夏,隐匿灵魂之力,我都可以感知出来。李君悦不停大声哭喊,无论她怎么隐藏灵魂之力,都逃不出我的感知和耳朵。”

  “我是谁?我是谁?阿姨,你可以告诉我吗?”李君悦紧紧拉着云淡月的衣服,眼泪纵横,可怜兮兮问道。

  云淡月看着李君悦头破血流,脸肿血流,满身灰尘,女性的母爱大发,紧紧抱住李君悦,“不要哭了,你叫李君悦。”   “李君悦?李君悦?李君悦!”李君悦喃喃自语。

  “妈妈,我们不喜欢这个女人。”宝儿和贝儿嘟起小嘴巴,不满说道。

  “妈妈?李君悦?”李君悦兴奋跳起来,抱着云淡月,“妈妈,原来你就是我妈妈,我叫李君悦。”

  墨风、墨十一、墨十三、厉若啸、雪松涛、伍凌志等人哭笑不得,墨七冰冷的眼神掠过一丝笑意。宝儿贝儿迅速掏出雷鸣手枪,小脸蛋气愤得通红,大声说道:“坏女人,敢抢走我们的妈妈,我要射穿她的脑袋。”

  “妈妈的乖女儿,不要乱来,阿姨已经很可怜了。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她不会抢走妈妈,快收起枪。”云淡月温柔劝说道。

  “妈妈,是真的吗?她真不会抢走妈妈?”宝儿紧张问道。

  “宝儿,贝儿,你们是妈妈永远的乖孩子。阿姨年纪和妈妈这么大了,怎么可能抢走妈妈呢?”

  “宝儿,妈妈说得对。这个女人和妈妈年纪差不多,不会抢走妈妈,我们就收起雷鸣手枪。”贝儿沉思片刻,稚声说道。两人互相对视,默契收起雷鸣手枪。

  “若啸,你叫人拿点药水、止血膏、纱布过来,我替她包扎一下。不然,血不停流,也会死人的。”

  “嫂子,我马上叫人拿过来。”厉若啸吩咐一个战士,一会儿,就拿一个药箱过来。

  “妈妈,痛。”李君悦双手紧紧拉着云淡月,大声叫道。

  “君悦,一会儿就不痛了。”云淡月用洁白的毛巾温柔擦拭李君悦的面部,露出天使般的容颜。轻轻用消毒水擦拭她的伤口,“妈妈,我记起来了。那时候我不小心摔跟头,你就这样和我擦药水。不过,妈妈,你给糖我吃,我一吃糖就感到不痛了。今天,你还没有给糖我吃呢。”   “十三,你去拿几个糖过来,给她吃吧。”

  “嫂子,我现在就拿来。”李君悦吃着糖,亲切说道:“妈妈真好,我又有糖吃了。”云淡月和她包扎完毕,贴上止血膏。宝儿和贝儿看着李君悦的样子,笑容满面,“妈妈,坏阿姨现在就像木乃伊,笑死我们了。”

  “妈妈,这是我两个妹妹吗?长得真可爱,妈妈说我长得很可爱,不过,我记得好像只有一个哥哥,哥哥对我非常好。”李君悦紧紧抓住云淡月的双手,茫然说道。

  “战士们,首长和嫂子昨天大婚,今天来到华东度蜜月。首长和嫂子对兄弟们非常好,买来四车粮果烟酒给战士们。我代表深州市特种部队机动旅全体战士,祝首长和嫂子百年好合,白头偕老。”厉若啸拿着麦克风大声说道。顿时,掌声雷动。“战士们,每人两包喜糖,一支喜酒,一条喜烟,现在大家列好军阵,排队去拿喜糖、喜烟、喜酒。”

  “喜酒?喜糖?”李君悦喃喃自语。摸着脑袋,眼神突然惊恐,尖声叫道:“喜酒,喜酒!爷爷的头变成两半,流得好多好多血,奶奶的脚突然飞了,大声叫我走;爸爸妈妈脑袋流了好多血,好多血,枪声响了,枪声响了。哥哥的头飞了,飞得好远好远。嫂子的头飞了,飞得好远好远。大火,好大的火,李叔叔,陈叔叔,周伯伯,李婶婶,他们脑袋流血。好大的火,好大的火。”

  “君悦,你怎么了?”云淡月紧紧抱着李君悦,温柔问道。

  “君悦?李君悦?我不是李君悦,我记起来了,我叫叶缦缦。”李君悦抱着头痛叫,突然推开云淡月,“你不是我妈妈,你不是我妈妈。喜酒,喜酒,就是哥哥和嫂子结婚摆喜酒,好多坏人,坏老头手一挥,哥哥嫂子的头就飞了。枪声响了,好大的火,没有人走出门。坏老头好熟悉,他的衣服好熟悉,他手一挥,爷爷的头变成两半,流了好多血,我叫他都不理我。奶奶的脚也飞了,叫我快点走,那个熟悉的老头在我头部一按,我就不知道了。”

  李君悦不停抱着头,双眼流泪,大声尖叫。云淡月正要安抚她,墨风轻轻拉住她的手。“熟悉的坏老头,坏老头,上帝禁区,坏老头说我拥有上帝禁区。什么是上帝禁区,罗马,罗马华人街,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说缦缦是天才,六岁,对,六岁,我就学会很多语言,意大利语,英语,法语,德语,华夏语,天才儿童。灵魂之力,坏老头真得好熟悉,好熟悉。”

  “叶缦缦,你认识教廷和教宗修罗十三世吗?”墨十一突然问道。

  “教廷,教宗,好熟悉。我头好痛,好痛,教宗,坏老头,修罗十三世,修罗十三世,坏老头就是教宗修罗十三世。”李君悦抱着脑袋,不停摇动,喃喃自语,“灵魂之力,就是上帝禁区。之后,我成了叶君悦,教廷圣女,世界第一杀手yu望女神,我杀了很多人。那些人都是富豪,逼他们说出密码,就用灵魂之力杀了他们。将白金卡给教宗,招兵卖马,联合强大同盟,将华夏墨家斩尽杀绝,为他爷爷教宗修罗十一世报仇。”

  “你们好熟悉,我忘记你们叫什么名字。”李君悦茫然注视墨风、云淡月、宝儿、贝儿等人,沉思默想,没人打搅她,惊喜叫道:“我爷爷叫叶寻根,说死了将骨灰拿回华夏国叶家祖坟,奶奶叫冯小乔,爸爸叫叶华,最喜欢我,妈妈叫王雪仪,哥哥叫叶向东,新嫂子叫周玉筝。”

  墨风、云淡月、墨七、墨十一、墨十三、厉若啸、雪松涛、伍凌志等人相视,看着李君悦认真苦思的样子,心里无声感叹,明白事情的大概。李君悦,应该叫叶缦缦。叶缦缦家人至所以遭劫,全因她拥有灵魂之力被教廷知道。至于她变成李君悦,一定是教宗修罗十三世运用灵魂之力,将她以前的记忆清洗干净。

  “爷爷奶奶爸爸哥哥嫂子死了,都是被修罗十三世这狗贼杀死的。”叶缦缦泪流满面,满面内疚,眼神坚定,沙哑说道:“灵魂之力,一切都是因为我,他们才死在修罗十三世和教廷中人之手。我是一个不祥之人,连累家人。认贼作父,没能手刃仇人,却为他卖命,沾上满手血腥。墨少主,谢谢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就不可能使出灵魂焚烧,被你踢中头部,让我记忆复苏。淡月姐,你是一个好人,知道我是一个坏女人,还为我包扎伤口,对我像妹妹这样爱护。宝儿、贝儿,你们是可爱漂亮的好孩子。”

  “呵呵,我们从小就知道自己是可爱漂亮的好孩子。坏阿姨,看在你这么夸奖我们的份上,我们就不和你计较了。”宝儿、贝儿高昂着小脑袋,摆摆小手,笑逐颜开,大量说道。

  厉若啸、雪松涛、伍凌志等人看着宝儿贝儿得意的样子,哑然失笑。墨风、云淡月、墨七、墨十一和墨十三知道宝儿贝儿的性格,若无其事,不以为然。

  “叶姑娘,你身世悲惨,我们感到非常同情。不知你以后有何打算?”

  “墨少主,谢谢你不和我计较。教廷中人和修罗十一世这狗贼与我仇恨戴天,虽然我没有了灵魂之力。可是,还有杀手的本领。我身上还有不少钱,就回到美国在军火走私商手里,卖火箭炮等重量军火,和修罗十三世这狗贼拼个死活。”叶缦缦眼神充满刻骨铭心的仇恨,愤怒说道。

  “缦缦,修罗十三世这老狗应该千刀万剐。不过,看在你那充满仇恨迷失方向的眼神,我觉得我们两人应该去酒店深入交流思想,拯救你回到正确的人生道路上。”墨十一义正词严说道。

  “缦缦,你现在很不冷静。不如我们去世界大酒店互相交流,你看我强横的身材,就知道力量无敌。”墨十三眼神发亮,庄严说道。

  “喂,若啸,松涛,凌志,你们用这种眼神看我干吗?十一和十三这两个小子从小就厚颜无耻、乘虚而入,关我什么事?”墨风不满说道。

  “十一,十三,你们这两个色狼,乘人之危,什么去酒店交流思想,简直是无耻之极。缦缦我认她为妹妹,你们休想打她的主意。

  “淡月姐太客气了,你是墨家的少主母,身份尊贵,叶缦缦高攀不起。”叶缦缦心中大喜过望,攀上墨家这颗高手如云大树,何愁报仇无望,口中却恭敬说道。

  “缦缦,什么身份高贵!以后就叫我姐姐了。十一,十三,不许你们打我妹妹的坏主意,你们还是祸害别人吧。不然,我叫你们两人站在一千米,头顶小苹果,让宝儿贝儿进行射击比赛。”云淡月冷声说道。

  “嫂子,其实我们刚才是开玩笑,搞搞这种郁闷的气氛。十三,你说是吗?”

  “十一哥说得对。我们是正人君子,岂会做这种乘人之危无耻之事!”墨十三大义凛然说道。

  “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十一,马上发挥你狗头军师的本色,给缦缦一个报仇的妙计。”

  “嫂子,什么狗头军师,实在太难听了。”墨十一面色严峻,认真思考,眼神充满得意之色,“叶姑娘,你是教廷的圣女,应该知道教廷安排在华夏的密探吧?”

  “墨先生,这个我知道。我马上将他们的名单写经给你们。”

  墨十一拿着名单,得意哈哈大笑。“叶姑娘,叫我十一就行了。这些教廷狗贼我会汇报给家主,他们全部去见上帝。松涛,那个星皇娱乐公司的总裁你还没有枪决吧?”

  “十一哥,为了看叶姑娘的灵魂之力,我和凌志还没有收拾他们。不过,星皇娱乐有限公司已经被我们控制住。”

  “很好,非常好。叶姑娘,你就和星皇娱乐公司总裁出席记者会,说你在华夏国发展,落叶归根,不回去美国了。到时候,修罗十三世必定不甘罢休,绝对派出什么大主教重量级人物过来。当然,如果他亲自过来,那就更好了。风哥可以让他有来无回,将他灵魂之力击破后,你就用钝刀将他的皮肉一片片割下来,这样大家的盖天之仇也报了。上个月,我和十三还将一个吸血鬼皮肉全部割除,再扔进油窝里,油炸吸血鬼,非常精彩。相信油炸修罗十三世,更加精彩。”

  “十一哥,姐姐说得不错,你还真有狗头军师的本色。果然是妙计,修罗十三世这老贼,一定派心腹前来华夏,到时候就看你大展身手,斩杀教廷狗贼。”

  “叶姑娘,后面的话还中听。什么狗头军师,我智勇双全,妙计随手而来。”墨十一哭笑不得说道。

  “十一,缦缦给你的名单,华东省有没有教廷的密探?如果有的话,你和十三马上去击杀他们。不然,缦缦会很危险。”云淡月关切说道。

  “嫂子,华东省是全国经济工业最发达的城市。这里有几个小教堂,当然有密探,我们暂时不能去斩杀他们。因为有了这些密探,修罗十三世才相信叶姑娘,打定主意留在华夏。派出大主教等重量级人物前来华东,到时将他们一网打尽。”

  “小月,十一说得对。叶姑娘充当诱饵,一定要当大鱼到来,才能斩杀他们。”墨风冷静说道。

  “风哥,缦缦现在没有灵魂之力,而且受了内伤。只怕这些小鱼小虾不是简单人物,可以控制缦缦。”

  “嫂子,你放心。我会贴身保护叶姑娘,保证她十分安全。”

  “十一,你贴身保护缦缦,这个我不放心。万一你起了色心,缦缦还不任由你鱼肉。七七,你去保护缦缦。”   “好。”墨七简单回答。

  “嫂子,你不要当我是色狼。我十一好歹是亿万帅哥,年轻有为,不少美艳动人的时尚美女倒追我,我都没有搭理。”

  “什么年轻有为,你那个亿万帅哥还不是从狼群组织,那些杀手的口袋逼供出来。至于你说美女倒追你,简直是子虚乌有,我们从来就没有见过。”

  “姐姐,其实狼群组织是教廷的人。上次他们接到华夏暗杀任务,来华夏的杀手全军覆没。修罗十三世这老贼将首领费林普撤职,换上圣十字军中校马达斯为首领。费林普不服,率领原美国海豹特种部队的部下脱离教廷,自立门户,修罗十三世这老贼极其愤怒,下令教廷圣十字军追杀费林普等人。”

  “原来如此,狼群组织这么久还不来泸海,是因为内讧。我的亿万帅哥这个伟大理想,何时才能实现?”墨十三感慨说道。

  “想不到狼群杀手组织是教廷成立,修罗十三世这老狗利用各种无耻手段敛财。看来他等不及了,要来华夏送死。”

  “墨少主,你们不可大意。修罗十三世这些日子,频频派出心腹红衣大主教,前往美国不死鸟异能团,英国圆桌异能会,日本山本家族、黑龙会,荷兰黑暗议会密议,看来他对华夏之心不死,准备结成强大联盟,对付你们墨家。”叶缦缦凝重说道。

  “叶姑娘,这些组织全部都是我们墨家的死敌。墨家经过八十年的蛰伏,精英高手如云。只有他们来到华夏,就不用回去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