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太过肮脏

小说:闺农貂妃作者:蔡浠宸更新时间:2018-12-10 21:34字数:463627

孟之玫躲在房顶的最角落,看着方才还能让她充满幻想的所谓的亲生母亲,惊恐咆哮。

多么令人心颤的呼唤与表情。

孟之玫心中泛起复杂的情绪。她是该可怜她的吗?可怜她夜以继日害怕被皇上戳破秘密,世界从此坍塌的紧张生活吗?还是去恨她,去笑,诅咒她活该,谁让她狠心抛下自己?

哪一种都不合理,哪一种都不是她此刻可以选择的。

孟之玫讷讷的看着妇人在片刻的噩梦中弹坐起来,能看出干纹的额头冒出细细的汗珠,夹杂着来不及隐藏的恐惧,颤抖着发呆。

“娘娘,您没事吧?”宫女嘴上虽担心着,面上却显得十分淡漠。

刘梅没有答话,仿佛仍旧陷在方才的梦境中无法自拔。

那名宫女也不再发问了。十分熟练的取过备在床边的热毛巾,为刘梅擦拭着脸上的汗水。

擦过脸之后的刘梅,脸色稍微好转了些,只淡淡挥了挥手,便又躺回了床上。

宫女安静的退下,又轻手轻脚的落下帐幔,踩着步子回到原来的位置。

多么连贯的动作,每一个表情都昭示着这类事情发生的反复性。就连刘梅本身,是不是也是这样从最初的恐惧到无法入眠,煎熬到如今的习以为常?

孟之玫有些不是滋味,好似心里爬满了蚂蚁,让她头皮发麻,胃里恶心。

接着,她脑袋里蹿出一个念头。

如若玉兰村的那场大火是荣王周洺派人做的,老老少少的村民也是他派人杀害的……

这样的事实,对泉下的母亲而言,又是何等的残忍。

最后,她再也呆不下去了,用一种难言的目光瞥了刘梅的方向一眼,果决的离去,不发出半点声音。

外面仍旧黑朦朦的一片,可动物的视觉就是那样奇怪,即便在没有灯的地方,也能望见面前的道路。恍若二十一世纪的建筑工人那般,头顶的帽子上装着一个灯泡,即便是走进下水沟,道路也仍旧是清晰的。

孟之玫在黑白的景色下突然就停下了脚步,她不清楚自己应该去哪里。回食味殊吗?想必变不回人形,也会被莲儿以为是潜进店里偷吃的动物吧?

去找李炎庆,去府尹府?现下这个摸样又有谁认得出这个毛茸茸的白貂就是孟之玫呢?

去找南宫岑吗?她是想的,可她怎么样才能知道他在哪呢?

所有的地方,好像都没有变回貂的她的容身之处。

即便她内心深处有一个她最想去,最觉温暖的地方,她也是不能去的。那个地方早在那个人将她推开的时候,已然不能再去了。

而曾经最最期待的有亲生母亲的家,也在事实展现在面前时,变成一个个消失在空气中的泡沫,脆弱可怕。

现实就是那样丑陋,即便是在古代,当一些谜底被慢慢扒开之后,美梦变成了噩梦,天堂变成了地狱,就是如此简单。

宇文旭不要他了,她的亲生母亲派妹妹杀了自己,而曾经最爱她的死去的母亲,是她自己的亲生儿子杀害的。一切都太可怕了,即便是一身貂毛裹身的它,也突然觉得冷,特别特别的冷。

这里比二十一世纪更要可怕许多。

也许是深夜容易使人情绪低落的原因,她越想越觉得身后皇宫的混沌恶心。她条件反射般的往前狂奔,没有目的,就像逃命一样,卯足劲的跳跃奔跑。

她想,就这样跑吧!一直跑吧!一直跑到天亮,兴许自己就能回到二十一世纪去了。

抱着这样微弱的希望,她跑呀跑,跑呀跑,好像是上天给她下的赌注,只要跑赢了,一切就都是一场梦。

……

初晨的阳光顺着东方慢慢冒出一个弧线。将军府门前的梅花冒出一朵朵小花儿,闻起来香气怡人。

杨暖上了马车,丫鬟青梅在车上伺候着。

“小姐,您当日真真是不一样了。您看方才六小姐那股子胆怯样儿,看了真是心中欢喜。”

青梅打小儿便跟着杨暖,而今小姐懂得把握局势了,她自是觉得腰杆子足了,一些以往不敢说的话,而今也可不必顾忌的说出来。

杨暖仍旧一脸娇弱的模样,只轻声道:“这都是欧阳……现在应该叫她孟姑娘了,若不是她开导我,想来我也不会过的这般自在自得。”

话落,她微不可查的的叹息一声。

想起她的将军父亲回府后所讲诉的一切,既开心又难过。

得知欧阳杳就是孟之玫时,她是惊讶的。

得知皇上下旨将孟之玫赐婚给李炎庆,她是难过的。

得知她在赐婚第二天被人掳走,莫名消失时,她是有一丝欢喜的,可更多的还是担忧和难过。

“听说她不见的时候还发着烧呢?宇文府和府尹府都派人找了几十个时辰,还是没有半点线索。”听小姐提及孟之玫,青梅接话。

杨暖抬眸看了马车外一眼,柔柔道:“兴许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呢!”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情绪是复杂的。出于对孟之玫的感激,她是渴望孟之玫安全回来的。可出于她对李炎庆的爱慕,她又希望孟之玫就这样消失不见最好。

或许,人就是矛盾的吧!

即便她有一方面是希望孟之玫不再回来的,可她还是选择一大早去最灵验的天恩寺为她祈福。

马车在马儿的带领下跑出青石小巷,走进带着青草味儿和花香的小路,又翻过一个长长的坡,再转过几个弯,才到达目的地。

“不是吧?”青梅下了马车,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台阶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杨暖是个性子极柔的,支着青梅的手下了马车,方出言问道:“何事这般……”

最后几个字还未说出口,已经下车抬起头的她,目光立刻停顿下来。

这也怪不得杨暖和青梅这般惊愕,毕竟是第一次来,坐马车已然觉得颠簸了。何以料到还会有望不到头的台阶等着她们。

他们两人就这样看着长长的,几乎要通到天空的台阶没有说话。

台阶上稀稀两两的人也在慢慢的爬着,马车旁卖香的商贩正在与一位女客人讨价还价,好似并未被这台阶的长度惊吓到。

“走吧!”杨暖深呼一口气,好似下定决心要跨过眼前的艰难险阻。

青梅看了杨暖一眼,望见一向温柔的小姐眸中生出的决绝,她点点头。“是!小姐!”

主仆二人起先还是搀扶着相互走的,浑身力气十足,可还未走到一半,便已经累得香汗直淌。

“小姐,青梅走不动了……真的走不动了……”

青梅弓着腰,两只手支在膝盖上,累得连说话都喘气不已。

杨暖虽然也是累得不行,却从未想过要扭头走回去。“天恩寺……之所以灵验……想来与这台阶……有莫大的关系……只要带着心愿走过这些台阶,菩萨定会感受到我们的诚意……到时孟姑娘也就能安全的回来了!”

一句话,从开导到最后的真心实意的表达。话落地的那一刻,就连杨暖也被自己吓到了。

原来,她是希望孟之玫回来的。是真心实意的希望的。

想到这里,她突然就咯咯的笑了起来。

原来,她还是善良的。

在设计杨佳敏她们母女那般阴险狡诈时,连她自己都有些厌恶那样的自己。她以为现在的自己是罪恶的,是浑浊的,可此时此刻在天恩寺脚下,感受到自己内心深处的善良,她欣喜若狂!

都说心情如何,眼前所呈现的东西就是何种模样。她望着眼前长得没有边际的台阶,也突然觉得没有那么累了。

“走吧!”杨暖柔柔的说着,满面都是笑容。

青梅虽不知小姐在欢喜什么,可看着她的模样,她竟也顺从的往前踏着每一节台阶。

……

“爷,暗罡回来了!”

民亲王府内,张碧拱手向负手而立的宇文旭禀报。

从昨日孟之玫失踪之后,宇文旭就一直站在这扇窗前,默默的望着窗外,就连今日的早朝也差人向皇上告假。

“如何?”

“说是发现了孟姑娘身上的气味儿,但没有找到人。”张碧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忐忑,生怕宇文旭急火攻心做出更离谱的事情。

宇文旭紧紧的闭上眼,再睁开的时候,看向天空的目光带着深深的担忧。是所有人都不曾看过的神情。

从他这个方向望过去,是孟之玫之前住过的客房。

门口的那棵常青树仍旧郁郁青青,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是青翠欲滴,看起来与往日一模一样。就连翩翩飞过的蝴蝶都似曾相识。

然而,那个令她心心念念,眼底恍若藏着整个璀璨星空的女子却没有从门内走出。

“爷,您还是先用膳吧!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爷莫要太过担心了,身子要紧……”

张碧还在宇文旭的身后试图开导他。

可在他的世界里,他一个字都没有听见,任何声音都听不到,全世界只剩下寂静。

窗外的风轻轻吹进来,恍若一双温柔的手,撩起他鬓边的发丝,令他越发的思念心底的人儿。

忽的,他心突突的跳了起来。

脚尖一点地,从窗口飞速跃了出去。r1152。。。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