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章 露馅

小说:失心婚作者:温韭更新时间:2018-12-10 01:23字数:195356

戚斌没在意,拎着刀切菜。

“不放下刀别后悔啊。”骆嘉心又警告着他说。

戚斌自然是仍旧没放下刀,没觉着什么不妥。

骆嘉心露出个奸笑,冷不丁的说:“要不咱们结婚吧。”

戚斌的手果然一抖,但他幸好被骆嘉心反复提醒着拿得很稳,僵着脸说,看向骆嘉心的表情似是看一只鬼:“你说什么?”

骆嘉心慢条细理的说:“想在我去韩国之前把证领了,回头我也好研究一下备孕的问题。”

戚斌那表情都快要喜极而泣了,过来就要报骆嘉心,骆嘉心斜眼指着他手上的菜刀,“放放放下。”接着被戚斌紧紧搂在怀里。

戚斌这人平时真的很高冷,不苟言笑,永远置身事外的表情,但此时此刻却是完全没有掩饰的高兴。

骆嘉心感受着戚斌的喜悦,也跟着高兴起来,感觉至少做了一件让他高兴的事情,那么就这样吧,挺好的。

因为骆嘉心突然说要结婚的事,戚斌更没有让骆嘉心下厨的理由,把骆嘉心推到一边,即使身体再累,心里却是高兴的,很快的做完饭,两人一起进食,之前的不愉快全部一扫而光,连饭菜也是一扫而光。

饭后两人都鼓着肚子,坐在沙发上不愿意收拾残局,一边谈论什么时间领证,去民政局领证的话,必须得小心再小心,戚斌是个公众人物,很容易就被狗仔拍到,回头被安逸知道就不好了,现在这样,他们过他们的小日子,互不干涉,就已经很好。戚斌应该是有合同在身,结婚这种事情还是得跟经济公司先说清楚了,或者经纪人能帮他们俩做掩饰就更好不过了。

第二天一早,两人起得很早,戚斌准备去跟经纪人打招呼,然后再来接骆嘉心,一起去民政局。

可戚斌还没走出去,突然门铃响了。

戚斌这里平时很少有人来,因为这里也不过就是他的歇脚处而已,找他的人都是打电话再约地点,结果今天却有人来,很不正常。

骆嘉心以为是邵正沣,戚斌却觉着很有可能是安逸。

走到可视电话前戚斌一看,顿时皱起了眉,给骆嘉心使着嘴型,是安逸。

骆嘉心当时就感觉脑洞轰的一声响,炸得她完全不知道如何反应了,戚斌指着楼上他房间,叫骆嘉心上楼,骆嘉心又指着周围她的物品摊手,戚斌摆手告诉她放心,骆嘉心才跑到他房间里。

跑到房间里又害怕安逸进来,拉开衣帽间又藏了进去。衣帽间很大,大得骆嘉心可以躺在里面,她就一动不动的躺在里面等情况。

安逸今天没什么事儿,就是来找戚斌喝酒的,他前一晚在电视里面看见关于他的直播新闻,猜测他应该回来住的,早上应该在,就过来了,手里拎着酒,可能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倘若他不在的话,他就去找邵正沣。

安逸自打那天在酒局上的事情之后,就一直状态不好,他本来是要送骆嘉心走,好知道她究竟住在哪里,方便他让人看住她,可戚斌却突然拉住了他,让他没有及时看住骆嘉心,第二天就听骆婷婷说骆嘉心走了。

一走,又没了音讯,他让人查遍了航空公司的信息,只查到了骆嘉心曾取消过订单,其他一无所知。

一次消失没有抓住倒也罢了,居然二次消失也没有抓住,那种失而复得,又复失的感觉更加不好受,还不如没有得过。

安逸见戚斌开门时间有点儿长,把一瓶红酒往推到他怀里,进门巡视揶揄着,“怎么,金屋藏娇了,开得这么慢?”看到到处都有女人的东西,餐桌上的早餐也是两人份盘,“怎么,你那个神秘女友在啊?”

“没,走了。”戚斌表现如常,“你确定要早上就喝酒?心情这么差吗?”

“心情岂止是差,是已经到极限了。”安逸没有丝毫的夸张,他已经连续失眠好几晚了,白天没时间睡,晚上睡不着,铁打的人都不能折腾成这样,要么能一大早就过来找人喝酒么。

“怎么,你今天有事?我看新闻说你昨天刚回来,按例不是应该休息一天?”

戚斌笑了笑,“没事,喝吧。”便起身去厨房准备配红酒的菜。

安逸一个人待得无聊,就抱着肩膀站在厨房门口看戚斌忙活,“戚斌,你那天也看到骆嘉心了,你觉着她说她有男朋友的事会是真的吗?”

朋友妻不可欺啊,戚斌第一反应就是这个词,却也只是点头,“她说有就有罢。”

“真有了吗?”安逸脑袋向后靠着,可能因为有些失眠而偏头痛了,用脑袋撞了两下墙,感叹道:“但是我能感觉到她没忘了我,以骆嘉心的性格,她不会将就,她不可能在还没忘了我的情况下就跟别的男人啊。”

“那么就可能是她心里确实没你了吧。”戚斌切了一盘的午餐肉递给安逸,轻描淡写的说:“毕竟五年时间能改变很多。”

早上这场酒,喝了三个小时,无非都是骆嘉心,安逸念骆嘉心狠心,戚斌说骆嘉心或许有苦衷,安逸念骆嘉心不可能忘了他,戚斌说骆嘉心可能不是从前的骆嘉心了,安逸念他一定要找到骆嘉心,找不到就一直等,戚斌没有再说话,只感觉握着酒杯的手很沉重。

最后还是安逸接到电话说安心在幼儿园发烧的电话,匆匆离开。

戚斌揉着喝多了的脑袋,走回楼上房间,看了一眼床,骆嘉心不在,看了一眼洗手间,她不在,最后打开衣帽间,看到骆嘉心蜷着身体已经睡着。

她把自己藏得那么深,不仅躲在衣服后面,身上还盖了很多件衣服,脑袋也一块埋上了。

戚斌看着她的那副模样,只在想,她究竟有多怕被安逸找出来。

骆嘉心一直睡到中午时醒来,戚斌已经跟经纪人联系完了,经纪人在听到他要跟骆嘉心领证后,并没有太大惊讶,毕竟很多骆嘉心的事情都是他处理和掩饰的,另外虽然戚斌合同在身,但他的身份地位也摆在那里,不是普普通通的小明星,单说安逸、那泽、云鸿、钟舒尧,哪个不是背景雄厚的,自然戚斌也不简单,所以经纪人和公司是没有任何否决的资格,甚至跟他说帮他在明早约好了,叫他们起早赶在民政局开门之前办完。经纪人手中已经来来去去很多个明星了,想必是这方面很有熟人,戚斌就也很放心。

跟骆嘉心在公寓里又待了一日,才又带上证件出门。

骆嘉心上车时,经纪人说了声恭喜,骆嘉心笑着说谢谢。

戚斌问:“肯定没有问题吧?”

经纪人一脸自信,“肯定没问题。”

然而很多自信实际上都引发了不小的问题,这次走漏风声的是民政局,戚斌跟骆嘉心刚到民政局门口,刚下了保姆车,就一大群媒体记者蜂拥而上,骆嘉心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脸,却已经晚了,闪光灯在她面前不停的闪着,让她完全没有了思考的能力,只有一个声音盘旋在头顶——安逸要知道了。

终究是没有领成这个证,戚斌虽然对此无所谓,但骆嘉心还是比较关心戚斌的这条明星路,如果被人曝出来她是他朋友的女朋友,这绝对会引起网民的口水战,现在的名人不好做,任何事情都会被人拿着放大镜放大十倍百倍,稀疏平常的事情也会变得大逆不道十恶不赦。

骆嘉心是为戚斌好,戚斌也不想骆嘉心因此自责,便没有再跟骆嘉心进去□□,公关交给经纪人来做。

虽然戚斌跟骆嘉心没领证,但是骆嘉心见报的速度还是很快,杂志报纸网络遍地都是,包括安逸。

第一个看见这则新闻点的是那泽,那泽当时都傻了,没想到戚斌的神秘女友竟然是骆嘉心,而骆嘉心口口声声说的男朋友竟然是戚斌。

他虽然闹了点,但还是知道区分场合,就没有立即告诉安逸,找云鸿去商量对策,而安逸就是从云鸿那知道这则新闻的。

云鸿这人真的很多话都不是故意的,可每次的话却都能给人以重击,那天安逸又要去找戚斌喝酒,云鸿抬头就叫住他说:“找什么找,他躲你还来不及呢。”一句话,让安逸听出了不对劲儿来,对云鸿反复侧面敲击捶打的,终于敲出这样的一件事。

戚斌和骆嘉心在民政局被记者拦住。

直叙的情况应该就是这样,但经过记者之手后,就变成了,戚斌携恩爱多年的女友领证未成,护送女友回家彻夜未归。

安逸当时眼睛就红了,一句话不说的起身往外走,云鸿和那泽都慌了,安逸这绝对就是要去打戚斌的状态,就以安逸曾经都训练过警员的手,戚斌不得被安逸揍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