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碧浪排空魂归去

小说:龙刀凤剑作者:墨魂雅士更新时间:2019-01-18 16:28字数:213577

“这是真的么?”秦影枫沙哑的问道秋施。那双眼眸里充满了血丝,往日在身体伏蛰的杀意又一点点凝聚。赵桐见自己大哥如此也不顾及去吃什么了,全神戒备起来。司徒魁却是像个平常的老人一般,微微笑道:“嗯,真是有点意思。”秋施一时间如遭雷击一般,呆立着不动。秦影枫那炙热的目光似乎想洞传她心一样,她只好将头轻轻压低。

“那在梅林,在固游城外你的出现莫不是你设计的好的?你在蓝府还故意引我与冰凌斗气?你就是想一步步的玩耍我?秋姑娘,哈哈,不想你是如此狠毒之人。真是说你蛇蝎妇人也不为过!”他这一番质问,秋施不由的低声抽泣起来。一旁的赵桐吓得大气不敢出。

司徒魁似乎很乐意见到这一幕,他笑道:“姓秦的小子,我倒是问问你。”说罢司徒魁负上双手,思索片刻道:“那日江湖曾传你要寻我司徒魁报仇可有此事?”秦影枫双拳紧握,愤愤道:“十余年前那血海深仇,我秦影枫定然讨回!”“嗯,老夫一直对你这个小友颇敢兴趣。当年凌云窟一战老夫虽然独自一人战胜龙凤门两夫妇,可谓是武林之中无人所及。不过老夫也伤的不浅,你那姨父姨母的武功的确不错。这闭关养伤间老夫一直派犬子打探你龙凤门,哈哈斩草不除根怎么能是老夫的行事风格?”他又一顿随即说道:“可是啊,有时候这命运偏偏要开玩笑。老夫本是安排犬子精心布置,杀上龙凤门。可是不想这龙凤门死了两位掌门后尽然窝里斗,哈哈这可是出难得好戏。对了,小子你可知道为何当年江湖众多门派没有群起而攻之?”秦影枫摇了摇头,司徒魁看了他一眼说道:“世上之事真假难辨啊,龙凤门的强势已久突然间斗的难分难舍。当然让众门派不由的起了打望之心,可是等大家发现真实情况之后,你们龙门一脉人丁凋零。而那金凤一门却是依然有所依仗,一时间江湖中也不敢轻举妄动。”

“说这么多废话干啥,老魔头我想问你。我姨父姨母是不是你杀的?我龚大哥是不是你派人杀人的?狂龙门那些死去的弟兄有多少死于你手?”秦影枫狠狠道。此时心中杀意已然沸腾了,比那日古战场里还要厉害。连他身周匝三寸之地都隐隐泛红,一双俊眼早已鲜红遍布。

这时突然穿出一群人来近百十来个,为首的自然是司徒宇。那恶佬、妖邪、奎狐、煞魔等人也跟在其后。这些先是跟司徒魁行了礼,随后又望着秋施齐声道:“恭迎少小姐回教。”秋施此刻已然面色木讷不知道在想什么,而众人也只当这少小姐、这圣女无视了他们罢了。司徒魁笑着看了下这些下属,他笑道:“这次施儿你成功的完成了将这龙凤门的秦掌门请回我太虚山的任务,为师必然好好赏你。不过你这表情看来好像不愿为师的赏赐吧?”他刚说完,司徒宇就接道:“父亲,施儿师妹怎么会不愿意呢?可能是她太高兴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表露出来罢了。”“哦,是这样么?好啊,施儿为师看这小子似乎很恨你,这样也不好。不如为师就准你亲手杀了这小子可好?”司徒魁淡淡道。

他一说完,秋施猛然抬头颤抖的说道:“师父,当初不是说的只是把他带回太虚山软禁起来么。为何要杀他?”“哼!没有人可以杀我大哥。”秋施刚说完,赵桐便跃到了秦影枫身前。可是他话音刚落便见司徒魁衣袖轻轻挥,便将他倒卷了过去。一抬手间便封了他几个穴道。“把他给我关起来,天医录的接班人对我们大有用处。”司徒魁吩咐道。

“放开桐弟!司徒魁你怎么连个孩子都不放过?”秦影枫怒道。“哈哈,秦少侠你多虑了。这小娃娃我会好生看管,等我慢慢的拷问出他天医录的全部再杀他也不迟。说不定到时候他愿意拜入我门下也不是不可能的。”“呸,桐弟才不是这样轻浮的人!司徒魁要杀便杀!”秦影枫打断他说话道。司徒魁不搭理他对秋施道:“施儿,为师跟他动手有失身份。不如你跟他打吧!如果不杀了他,我便杀了你。”秋施一阵伤心,她不由的落下两行清泪。

“少小姐,可否让我跟这小子比比。当日在那小镇着实被这小子给侮辱的紧,今日该当报仇。”妖邪突然道。同时也想司徒魁行了个礼。秋施不由得一愣,又望了望司徒魁。司徒魁厌烦的看了妖邪一眼后道:“你修炼的‘吸灵汲髓功’也算是门奇特的武功。可是你先天阳气不足,所以必须要以生人肉补进。这番出战也行,如果赢了奖励你一千家眷,个个都是美貌处子。如果输了自己把自己吃了。”他说的十分平淡,在场的人却都打了个冷战。如果那妖邪赢了就算给他一千美女家眷已然是会被他吃干净,而自己吃自己这更是让人不能接受。

妖邪却是信心十足,他重重的点了个诺。跳到场前取出兵刃谓秦影枫道:“出招吧!”尽然这兵刃是一柄精金打造的人骨……秦影枫轻轻的怒吼了一声,此刻他心中的怒火身体的杀气已然是到了最盛。浑身上也是布满了力气,虽然没有内力可是筋骨之力也不可小觑了。真龙无极也在默默的运转起来。

“谁道他武功被废了,怎会有这么强的气势?”司徒宇悄悄的问着刀奴。谁知司徒魁淡淡道:“看来老夫真留不得你,三焦玄脉被封,不想你却敢练着真龙无极。以前常听他们报说江湖中常常暗指你是第一学武天才,今日一见老夫不得不多留一颗心。以你的资质再给你十年便能与老夫同台竞技了,如果再给你十年估计你可以完胜老夫。真是个危险的人物啊。”“父亲,你怎么能这么没有信心。这小子怎么能跟你老人家神功盖世相比?”司徒宇拍马道。“哈哈,无知的小儿。你可真这真龙无极是什么?这个小子已经摸及‘地狱之烈焰’的门襟。这‘真龙无极’乃是由内而外的发诀,以化内力来练筋骨。须得过地狱之烈焰,天堂之梦遥,人间之疾苦这三才之数才能功成。而这每一层皆代表一种定数,亦或许是一种心境或境界。地狱之烈焰如今看来便是无尽的杀戮与战意。这点这个小子貌似已经掌握,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可以驱使这战意杀气的?不过后两层却是不是人能说理解的,老夫猜这天堂之梦遥乃是一种美好的事物极限向往。可是这种力量又怎么能驱使?人间之疾苦这么多,又如何能驾驭?所以有言道:练成此功必然成仙。而这个小子居然能领悟些皮毛,所以我更不能留他!”司徒魁看着场上,略担心到。

“那照父亲看来,这秦影枫武功会比妖邪还高?”司徒宇问道。“如果内力相比,妖邪要胜一筹,而武功相拼估计会惨败。而且秦影枫的内力并不是全部失去,而是在体内被封了。所以自保又是没有问题。”司徒魁刚说完,见那场上二人便是打难分难舍。秦影枫虽然内力被封,可是有了真龙无极引发的滔天杀气战意,尽然将妖邪逼的连连后退。

见那场上一道红影追逐这那白影满场斗,那红影自然是杀气外露的秦影枫,而那白影自然是妖邪。打斗片刻,突然秦影枫一个转折窜到司徒宇身后。那刀奴还在欣赏着场上的打斗,暗自高兴这吃人的怪胎要败了。或者又在想等会儿教主会如何让他自己吃自己,虽然想着恶心可是自己吃自己的这种刺激的事情又让他亢奋无比。可就是在这无比亢奋时候,突然见一道红影穿来,将他手中的宝刀猛然拔出,那便是闻名的江湖的银蟒。

原来秦影枫虽然知道自己此番在劫难逃,可是也心中颇有打算。司徒宇众人来时他便看到了那刀尊握着的银蟒,他心中暗自打算了一番。于是便计划如何靠近一举夺刀,可是秦影枫如何能想到这刀尊更本被他们的比斗搞的心不在焉还怎么能提防他取刀。于是这一出突然的夺刀戏上演的便是这么的顺利轻松。宝刀在手后秦影枫一个转折,手中刀轻轻一劈便是一招‘青龙断山’使了出来。那妖邪本来就有些败象,而此时秦影枫夺了银蟒那里能比的过?这‘青龙断山’自然的让他挂了彩。

秦影枫这一连的抢刀伤人完全的一气呵成,而他翻身落定后见蛇魔教一众脸色都十分难看了。见那妖邪背上那血淋淋的伤口,司徒魁猛然的一掌上去将他直接拍了个粉碎。内脏、碎肉遍地都是。一时间众人大气也不敢出。

“老夫看来还真是小看了你!在如此情况下你还敢夺我宝刀!哈哈哈。古人有言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观秦小友的作为,可是泰山崩塌能比?这真是沧海奔于前而面不改!”他说罢顿时一片轰轰的浪潮声,天威人势混作一团,顿时让众人肃然起敬。

秦影枫此时已然是被逼入了绝境,满脸的狰狞。此时他却越发的冷静,在暗自审时度势。这乃是太虚山的观海崖,而后方则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前面蛇魔教的众精英将他围的水泄不通,司徒魁也淡然的笑望着他。这好像是把他看作了一只煮熟了的鸭子,怎么也飞不了。反而那秋施却是离他最近,二人此时仿佛已然不需要太多的话语了。何须要哪些冠冕堂皇的解释呢?有时候无言便是最好的解释,起码在秦影枫心里现在便是这样想的。或许自己这辈子真要背负太多的遗憾和失望,或许自己注定会辜负那个一心爱着自己的人儿。突然他想到了那日与呆头的书生黄煜的那段对话:安能知道天命?虽然儒家言三十而立四十而知天命,可是何为天命?难道连一个而立都不到的人便是要死去就是自己的天命么?或许又如那书生言,路在人脚下一切困难都能破去。

此时,似乎在秦影枫心中渐渐的燃起了一些希望。想到了似乎自己还要一线生机,他咬了咬牙,足下微微轻启。口中突然道:“司徒魁,这银蟒本是你当年抢的。今日我也算是物归原主而已,你不是看不上‘龙刀凤剑’么怎么转了心性?”司徒魁哈哈一笑道:“小子,老夫我打天下时你还未出生。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论物归于谁?老夫心性千变,这龙刀凤剑我今日看的上便是看的上,明日看不上就是看不上何来这些莫须有的原因。”待他搭话间,秦影枫突然一个起落,虽然不是特别迅捷但是由于秋施离他不过三尺远,太近了他已然反手将银蟒架于秋施雪颈上了。秋施虽然怀有心事,但是还是可以自保。见风声过来,已然把枪欲刺,可惜不想秦影枫太快,太准了直接将刀架于她脖子后居然一把将她抱住。秦影枫知道以自己的功力点秋施的穴道不如不点,故而这一招熊抱却是初见成效。

“将桐弟交予我,不然我杀了她!”秦影枫一只手狠狠的将秋施和自己抱在一起,根本不知道所谓的男女授受不亲。而他另一只手却是紧握这长刀架着秋施的脖子。此刻的变故让场上众多蛇魔教徒都大口破骂,扬言秦影枫敢伤害秋施一丝一点必然要将他煮了熬了。“哈哈,好好,你果然不让我失望。本来想随便就将你这个小子给杀了,不想你却能惹出这么多有趣的事情。哎,老夫怎么突然感觉不想杀你了,不过留你总归是个祸害。”司徒魁望着他道。秦影枫一笑哂之“在你眼里,我如今的确是个随时可以捏死的虫蚁。不过你这宝贝徒弟也是在我的手里!”“是么?小子你可以知道天道最大区别于人道在哪么?”司徒魁突然道。“是什么?”此时秦影枫哪有时间去细想。“是无情,你虽然将我徒弟挟持,老夫为何要怕你。你便是将她杀了,我等在此你能活着离开?老夫专研武功多年才明白真正的武学就是‘无’无情、无欲、无义。”一时间秦影枫头上豆大的汗滴滚落,看着司徒魁众人,他突然觉得自己怕是最后的路也走不通。反观秋施她似乎受了很大的打击一般,美眸中终于透露了丝丝的光彩,却是充满了悲伤。她突然觉得自己多年的骄傲似乎什么都不是,司徒魁一直视她如掌上明珠可此时让她明白了什么才是取舍。如果秦影枫胁迫自己能安然脱险她反而更是安心,可是看着那些蠢蠢欲动的人群她突然觉如果今日跟秦影枫一起死在这观海亭似乎也是了却自己心愿。

想到此她突然心中平定了许多。她心中暗自想到那所谓的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怨落花大概便是这样的吧。可当下的情形根本没有给她多去体会这种意境,司徒魁看了看这眼前这对男女突然心生一计他笑笑道:“秦小友,老夫其实也可以给你指条明路。‘鬼哭天下悲,刀剑运自生。龙凤锁益阳,荡尽清乾坤。’这十二字真言想必你不陌生吧,老夫当年一直好奇这龙凤锁所为何物?我辈练武之人如何可以做到荡尽天下?如果你能详解这十二字,同时帮老夫解开这龙凤锁老夫便是待你如宾同时将我这弟子嫁与你。那时候你秦影枫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同时又抱的美人归且不是很好?”说罢司徒魁期待的看着秦影枫,秦影枫先是一愣,随即道:“当年你追杀名刀利剑庄可是也为这事?”“可以这么说,当初那龙凤锁初现江湖众人追寻闹了场血雨腥风,最后发现是一本刀剑铸造谱却是便宜那屈膝松了。”司徒魁又道:“可是这小人得了龙凤锁便隐居起来,老夫追寻了很久才发现了他。要他为我造刀铸剑却是怎么也不肯,我便是杀了他。不想冥冥中自有注定他那两个不成器的徒弟居然为了报仇将这刀剑打造了出来,哈哈这样一来老夫自然要去取回来好生研究一番,结果那杨风扬不自量力横插一足嘿嘿老夫自然不能客气了。”

他说到此看了看秦影枫道:“小子你如今没有退路了,我便是让你知晓些秘密。你难道想让我失望?”秦影枫此时神色缓和了不少,他怪笑了笑道:“司徒老儿,枉你活了这把年纪且不知神物自有灵性。则主而定,你这人奸猾狠毒无情无义如何能得神物?龙凤锁的奥秘不说我们龙凤门的人不知道,便是知道了也不可能让你个老魔头获得!”他说罢忽然一声巨响,原来不知不觉身后的大海出现了一片壮观的奔潮,海潮汹涌而来直击的那礁岩碎出千万朵银花。

此时天边的云彩压低,灰蒙蒙的天空伴随着呼啸的风。丝丝沥沥雨缓缓洒落,而潮声也越发震耳发聋。司徒魁面色变幻了数息,他微眯着眼睛道:“莫不是你还要执迷不悟?”“哈哈我怎么悟也不比你这个老魔头低!你们蛇魔教的人便是这样的废物?除了说些废口水的话还能如何?”秦影枫豪情道,他顿了顿又道:“我今日便是死在这太虚山了,不过有你们蛇魔教的圣女陪我殉葬又有什么可惧?不想我秦影枫今生还的如此风流的死法。”说罢他又望了望秋施,心中暗暗叹口气自忖道:等下我便乘机跳下崖罢了,还是把秋姑娘放了吧。她也是被司徒魁这老魔头所迫。想罢便是缓缓的胁迫这秋施往后退,他暗自打定注意准备向下跳。

“呵呵,小子你太小看我蛇教了。如果给你敬酒你不吃,那便尝尝罚酒!”司徒魁话音一落,突然在秦影枫面前出现一个英气勃发的老者,而待秦影枫定神时发现司徒魁还在原地,而眼前又出现这个司徒魁,他还来不及细想突然见后面那个司徒魁渐渐淡化,而眼前这个司徒魁手掌推出。

此时秦影枫还未细想自己是否该如何做,已然下意识的伸手迎上了这掌。一股莫大的劲力袭来,一时间感觉自己全身毛孔都被闭塞了一般,这劲力似乎有千钧一般让他呼吸都短暂的停止了。而司徒魁另一只手已然抓住了秋施从秦影枫怀里拖了出来丢给身后的司徒宇,随后又疾拿他手中的银蟒。虽然这一切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可是秦影枫受了那掌力后身子已然飘起。司徒魁身形虽然暴涨,但是秦影枫去势更疾。

只见二人之间只差微毫,秦影枫如一道弧线直奔海崖下而去。司徒魁最后还是夺空了手,而得了自由的秋施看到秦影枫落下去不由大喊出口:“秦公子!不要!”身形又疾奔向崖边,欲往下跳,忽然被一股大力拉住。

“施儿!够了,你已经让我很失望了。莫不是你真的喜欢这小子了?”司徒魁此时已然收功伫立崖边怒道。秋施心如刀割,她淡淡道:“师父,我是失态了。弟子想求师父让弟子好好反省一番。让我自己静静。”司徒魁冷哼了一声当作默许。他又谓身后众人道:“去给我打捞这小子的尸体,他受了我全力一掌已然活不了。那柄银蟒可是不能丢了!”众人当下立刻领命离开了,司徒魁也看了秋施一眼没有作声一个起落便消失在眼前。

众人离开后,四周的风更是呼啸不止。似乎在为那天资超群却是英年早逝的少年抗议,而秋施此刻已然是满面流语。她艰难的坐在这高崖上,崖下的翠绿已然被涨来的潮水淹没。此刻皆是一片波涛汹涌何来一点心上人的影子?

正所谓:碧浪排空魂归去,孤岛寂寥还复来。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