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白莲花儿媳

小说:名门正妻作者:油灯更新时间:2018-12-10 02:14字数:779529

“母亲~”陆杭然叫了一声史后却不知道强憨么说‘满脸悻悻的看着怡听‘希望母亲能够猪出自己才些说不出口的心思。

怡听看着儿手,脸土除了关切之外只嗜淡淡的疑感一一儿手的一举一动她不能说了如拈掌‘但也相当的清楚,自然也就明白儿乎栈自己想说什么‘也知道儿乎现在心里一定很不好意思,可是她从来就没嗜任何事蜻都让儿乎如愿的习惯‘以前是这样‘这一次更是这样,这一次是他自找的‘和自己关系不大。

“那个……”母亲的反应陆杭然并不意外,虽然他不大相信母亲真的就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他从来都明白母亲嗜多么的精明厉害,别的不说‘光是看看自己那两个比鬼都精、厉害得让他心生畏惧的姐姐就知道女亲是怎样的人了,可是他也不能肯定自己的憩法母亲就都能知道的请清楚楚‘他张了张嘴‘说了两个宇之后‘又悻悻的闭上嘴。

“什么?”怡听看着难为精的儿手,心里己径笑翻了,但是脸上却丝毫不显‘带了些教训的口吻道:“然儿,才什么诘就说‘你文亲不是一再的教导你们,男手汉大丈夫耍敢说敢讲,敢作敢为勇于承担责任吗?耍是连说旬祜都这么吞吞吐吐的‘又何谈敢柞敢为呢?”

“也没什么!”陆杭然心里更不是滋味了,他敢说母亲十才八九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了‘所以才会说这样的诘‘好把自己满肚手的怨气给堵回去,现在的这一切不就是自找的吗?他勉强的笑着道:“就是憩问问母亲,舒雅可还讨母亲欢心?儿乎听丫鬃们说她这些日手才时间都会过来陪母亲说说祜‘解解闷……”

“舒雅是个不错的孩乎,我很喜欢她!”怡听就知道儿手想耍和自己谈的走进门半年不到的儿媳魏舒雅,那个聪颖慧黠一点都不输给两个宝贝女儿的女手,才了她的陪件‘诌听的生活多了不少的乐趣‘笑笑和乐乐出嫁之后的空虚寂寞终于才了填补。

“这样啊!”陆杭然才些失望‘没才憩到母亲会这样说‘他以为……。

看着儿手失望的背影‘诌所笑着拯拯头,她身边的盈儿芙可呵的道:“夫人‘您准备什么时候让少爷知道少夫人可不是那种唯唯诺诺‘毫无主见‘除了满脸惊叹、仰慕看着他‘称赞他以外,也是一个秀外慧中的人呢?”

“我不淮备主动的告诉然儿!”怡听轻轻地捶掇头‘道:“这件事蜻栽和舒雅谈过,她自己会掌握好分寸的,用不着我插手。”

怡听现在都还记得两年前,陆杭然找上正在为他张罗婚事的自己‘很坚定的看着自己,说出了自己择妻的标淮‘希望自己能够考虑到他的喜好‘为他选择一个他喜欢而不是自己喜炊的女子。

他说‘他想耍一个贤惠、单纯、善良、大度、以夫为天的妻手,不希望她太过精明厉害‘宁愿她嗜些小糊涂也不希望她满腹的尽是算计,更用陆杭其的妻手做例手‘说要才那么一个单纯、完完全全依靠着他、仿佛出尘的白莲花一般纯净的妻手。

怡听不觉得儿手能够明白他真正想耍的是怎样的妻乎,但是一听儿手的诘‘她就知道,儿乎或许是受了某些人的盅惑,也或许是看到陆廷咸在蒙氐面前抬不起头的样手才些气闷‘当然也才可能是因为打小在笑笑和乐乐这两个丫头的欺负下咸长‘所以憩要找一个和女儿们完全不一样的女手为妻。

怡听当然不可能真的依从儿手的意思‘给他找那么一个妻手进门‘那样的妻手儿乎可能会新奇一时‘但是却不是能够相件一生的件侣一一那样的女乎不能为他管好内宅‘不能让他在外心无旁骛的打拼‘他雷耍的不是一朵解语花‘而是一个让他后颈无忱的人。

所以‘诌听还是依照自己的标谁,选中了魏舒雅‘但是在魏舒椎进门后给她敬茶之后‘怡听将儿媳单烛留下,对她说了陆杭然心中最美好的妻乎形象‘聪慧的魏舒椎心领袖会‘一夕之间完全变了一个人‘变戍了陆杭然心里所想的那种白莲花一般纯净,单纯的因为快乐而快乐‘因为伤心而伤心‘事无巨徊都仰仗着陆杭然的女乎。面对这样的妻乎‘陆杭然满心的新奇和怜惜‘小心的照硕着妻手‘疼惜着妻手‘把她当咸了易碎的瓷器一孙…可是怡听只憩对儿手说‘不管白莲红莲还是什么莲‘她们可都是从淤泥之中长出来的‘根早就黑了。

可是,最初的新奇

“夫君,你回来了!”刚一进屋,魏舒雅就满脸微笑的迎了上来‘脸上带着深深的爱恋和毫不检饰的仰慕‘让对她这种眼神裁来越腻味的陆杭然心里叹了一口气‘无声的点点头,什么诘都没才说。

他不说诘是他的事‘魏舒雅脸上的笑容一点都没才。默满脸甜蜜的靠了上去,似乎一点都没才青哪陆杭然眼底的无奈‘芙着道:“载刚刚下厨房泠你做了些点心‘都是我跟着厨娘学的,她说这个你也很爱吃,你过来尝一尝‘看看我做得怎么样。”

又是点心!陆杭然完全没才了第一次品尝魏舒雅亲手做的小点心时的感动和欣悦,进门半年多。她隔三差五的就会给他一个小惊喜,今天做了点、心‘明天熬了汤‘后天是一道小菜……”这样的事情多了‘陆杭然巳径没嗜了感觉,只想叹气一一自己是娶的妻乎还是找的厨娘啊!

“舒雅,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厨房里油烟大,你尽量少去‘免得熏坏了你的脸”…”陆杭然看着妻乎‘始终还是不忍心说什么难听的祜,在他看来,那毕竟是妻手的一片苦心。

“那我给你做衣裳?”魏舒雅看着陆杭然忍耐的眼‘脸上带了小心翼翼的计好‘道:“或者荷包?鞋袜…,””

“好了!”陆杭然静声音才些大,在看到妻乎嗜些惊惶‘嘻些无拷‘嗜些委屈的脸之后,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道:“对不起‘我今天心蜻嗜些不大好。”

“你怎么了?”魏舒雅眨巴着眼睛看着陆杭然‘怯怯懦懦的道:“是不是才什么苦恼?你可以和我说说吗?”

和你说了你能听得幢吗?陆杭然没才将这种伤人的诌说出口‘他不是没嗜试着和妻手谈过自己的一些苦恼,在军营遇上的事惰‘和那些同龄的王公乎弟相处时发生的摩擦,”…可是‘妻手除了一脸愫愤,完仑不知所谓的为自己枪不平之外‘连一旬切中耍害的诘都说不来‘哪里佳两个姐姐‘虽然总会打击自己两旬,但也能够和自己谈到一块儿去。他知道自己真的错了‘他不该选择一个只会完完仑全依赖他的妻手‘而是应该找一个能够和他相扶相持的件侣‘可是现在巳径晚了。

“夫君?“魏舒雅能够从陆杭煞满眼不以为然中精到他心里在憩什么,或许是她装的太像了些‘陆杭然真的相信她是那种毫无心机、连脸色都不怎么会看的女乎,连检饰一下也都懒得了,面对这样的精况‘魏舒雅才些好笑‘但更多的却是无茶一一她还耍装多久才能做回真正的自己啊!

“我很好!“看着妻乎一脸关心的看着自己。陆杭然只能在深深的叹一口气,而后试探着道:“我刚刚从母亲那里过来‘我听母亲说你这些日乎才空的时候都会去陪女亲说说诘什么的‘母亲还说她很喜炊你。”

“女亲真的这样说吗?”魏舒雅才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丈夫‘羞涩的道:“我还以为母亲会不大喜欢我呢!”

“你怎么会这么憩?“陆杭然微微一怔‘不明白她怎么会才和女亲完全不一样的想法。

“母亲每天都会教我一些东西‘可是我总是一知半解‘笨得可以……”魏舒雅怯怯的看了陆杭然一眼‘道:“都是一些、一些奇怪的东西,怎么处理下人‘怎么和人应对‘怎么猪度别人的心思……我不知道母亲为什么会教我这些‘我也不想学这些。”

“为什么不想学?”陆杭然精神微微一根‘魏舒雅也才刚刚及并而巳‘虽然她现在不诸世事‘什么都不懂,可是也可以慢慢的教,相信才女亲的教导,她就算比不上两个姐姐‘不能像她们一样精明厉害绞猾‘起码也不会像现在这么无用啊!

“我怕你不喜炊!”魏舒雅看着陆杭然,道:“你不是说你喜欢我的单纯‘希望我一直这样下去吗?所以我不想改变!”

“人总耍前进‘总耍变的,我更愿意你跟着母亲学一学为人处世的技巧‘栽非常期待你的改变。”陆杭然看着妻予‘满脸都是鼓励。

“真的吗?万一我变得和现在完全不一样的诘你,””“,你会放吓到吗?魏舒雅没才把诘说完‘也不想说完,故意误导的看着陆杭然‘一脸的担忱。

“不管你变戍什么样乎,你都是我的妻乎,都是我耍疼爱一辈乎的女乎。”这个时俟陆杭萎当然是要偻劲的说些甜言蜜语来鼓励她‘他是真的厌烦了魏舒雅的不解世事和天真‘真的希望她嘻所改变。

“那栽努力试试?”魏舒雅心里大私了一口气,看来她可以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让自己恢复正常了。

“这就对了!“陆杭然点点头‘心里决定,明天再找母亲好好的谈一谈,就算放母亲嘲弄也耍诸她好好地调,教魏舒椎‘起码不能让她只会用一双眼睛仰慕的看着自己……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