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守护骑士 十三之七

小说:璃梦之冰月封情作者:魔雨猫更新时间:2019-01-18 16:40字数:727250

    终于完成了正篇的全部章节,第一次的轻小说尝试,固然谈不上成**,至少也体会到了网文的种种。坚持到现在,总算是完成了初次的承诺,也明白了网文的生存之艰难。不过这些都已经是过去,也都是题外之音,无须再去执着什么了。

  感谢读我文的读者们,不管只是来打个酱油还是真的读过,谢谢你们!

  特别感谢费特,飘尼,飘酱,小小木九,粉嫩扑街,陆明的创始人,零之力的主宰者……感谢你们的帮助~、≧▽≦/~

  十三之七未来航路

  “女王陛下的表演啊……真的是太精彩了!”

  雪莉像一只叽叽喳喳个不停的麻雀,在大家面前反复地唠叨着对瑟莉希娅的赞美之词,茜露不以为然地白了她一眼:

  “说女王陛下是在表演,也实在是太过分了吧?”

  “虽然不想用这个词,但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那天的举动呀!就算是在王家歌剧院里最优秀的演员也不能掩盖她的光芒!真不愧是女王陛下……完全就是完美的代名词啊!”

  “要这么说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所谓的王家歌剧院最优秀的演员……你是怎么知道的?”

  “真是过分!当然是去那里观赏过歌剧的呀!和露露小姐一起去过……当然是洛依德先生请客的!”

  “果然是这样!”

  茜露带着凶光的眼神如同毒蛇一般缠住了洛依德:

  “这样算是什么意思!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

  “什么意思……那天不是也邀请了你吗?结果你却说‘身体不舒服把我的票给谁都行’,所以就改请了雪莉,上演的节目是所谓的‘先王杜兰德的荣光’,并没有多少夸张的内容啦。不过扮演杜兰德陛下的那位演员据说确实是歌剧院里最优秀的……”

  茜露“嗯”了一声,脸色突然开始大放晴空: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你这个三心二意的女仆是把目标转向了那位演员了吗?还真是容易变心呢,不过如果你需要帮忙的话,我可以帮你去打个招呼啦……只要像我这样的贵族出马,什么演员都能轻易地说服……”

  “太过分了!我才没有那么容易变心呢,我对洛依德先生的感情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呀!就像女王陛下说的那样……那样……”

  雪莉“唰”地站起身来,努力地压低自己的嗓音,模仿着女王的姿势:

  “诸神在上,海尔米兰女王瑟莉希娅在此宣誓,我以海尔米兰为夫婿,以永远而光辉的海尔米兰为终生的伴侣,一生忠诚于彼,一生为他奉献我的爱情和我的生命。诸神见证,请赐福于我,赐福于我伟大的夫婿,荣光的海尔米兰……”

  “够了!不要再继续表演下去了!”

  茜露站起身来用力把雪莉推倒在旁边的床上:

  “不要表演这种充满了悲伤的戏剧了!难道你看不出来女王陛下是带着怎样的哀伤向着国民诉说这一切的吗!在这些台词的背后,到底深藏着怎样的泪水……你能感受到吗!这是比歌剧院里任何悲剧总和在一起都远胜其上的悲剧啊!不要用你那卑微的举止去侮辱女王陛下!”

  受到茜露如此激烈的攻击,从来不甘落于人后的雪莉本能地想要站起身来反驳,然而在注意带她满眼的泪水和颤抖的嘴唇后,终于还是以一句“对不起”作为了自己的收场:

  “不过……我也是能明白女王心里的感受的呀!背负着一个王国的重任,永远不能和心爱的人结合在一起,所以选择了整个王国作为自己的夫婿……这是要倾洒出多少的泪水才能做出的决意,恐怕我们是永远都无法去体会到的。我对女王陛下绝没有任何的不敬,而是完完全全地在尊敬着她!”

  “不仅仅是如此……女王陛下也是为了我而做出牺牲的!”

  茜露抹去眼泪,也向着雪莉说了一句“抱歉”:

  “请原谅我过于激动的行为……我只是真的无法面对自己,一直以来,我总是凭着一厢情愿而作出种种毫不成熟的决定,从来只会为女王陛下带来困扰,这次甚至连女王陛下的幸福也成为了牺牲……”

  “茜露小姐,为什么你会这么说?女王陛下的决定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是因为我那擅自的决定……退学的决定啊!如果我当时不因为一时的冲动在学院长面前说出那些话,退学的决定或许还不会如此急迫,然而……所以女王会作出那种决定,因为海尔米兰的法令,国王的婚事一旦确定,除去战争之类的军国大事,其他诸事都必须暂停一个星期,我的退学决定当然也会相应搁浅,而女王将会在这一个星期之内和贝蒙特展开最后的交涉……”

  “但是……为了拖延你的退学决定,真的有必要作出这样的牺牲吗?只要女王下令,应该就可以阻止学院长的退学决定了吧?”

  “如果真是那样,女王就不必这么为难了!你并不清楚神圣月光的学院长在王国之中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又代表着怎样的权威,至少我可以告诉你,贝蒙特作出的决定就连先王都必须慎重考虑,何况是年轻的女王陛下呢!所以女王陛下确实是为了我而作出这种艰难的选择……我真是亏欠她太多了!”

  “既然这样……那么就振作起来吧,茜露!”

  洛依德扶着茜露的肩膀,双手狠狠一用力,茜露忍不住痛叫了一声:

  “好痛……!你在做什么呀!”

  “肉体的疼痛永远比心里的伤痛来的轻微,但却更能治愈因为心里的伤痛而带来的迷惑!振作起来茜露,你还不到就此丧气的时候,如果你觉得亏欠女王太多,那么就在今后为了王国和女王付出十倍的心血去回报她吧!仅仅只是眼泪和哀伤,是无法带来任何现实意义的!”

  “洛依德……”

  “洛依德先生说的没错,茜露小姐。事实上,你真是一个无比幸福的人,有永远会守护在你身边的洛依德,还有愿意为了你不惜牺牲自己幸福的女王陛下……所以你不能令大家失望才好啊!像洛依德先生说的那样振作起来吧,只有先站起来,才能真实地向女王陛下表示你的歉意和决心啊!”

  茜露的目光在洛依德和雪莉两方交互游走,半晌之后,才勉强地浮现起一丝更像是哭相的笑容:

  “说的也是……”

  “什么‘说的也是’!真不像是茜露小姐应该说的话!而且你那是什么表情!如果是平时的你,应该充满勇气地站起来向着我们怒吼啊!这种陌生的感觉……难道你真的已经被所谓的负罪感所摧毁了吗?可是这种毫无理由的软弱到底是怎么来的呀!我从来没有那么轻视过你……你这只只会啄着自己的羽毛装模作样的母鹦鹉!”

  “你……你是在对谁说话!装模作样的鹦鹉……你是在对谁说话!你这只只会发情的母猫……”

  “就算是那样,也比你来得强!至少我不会在失落的时候只顾着把头埋进自己的皮毛里,更不会竖起尾巴向别人哀求同情!对你这样的软弱鹦鹉……也许就只能这样!”

  雪莉的耳光随着她的怒喝一起落到了茜露的脸上。似乎是被这一耳光打得晕头转向,茜露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直到第二个耳光扫了过来,她才如梦初醒地跳了起来:

  “你想做什么!竟敢把你那肮脏的爪子对准贵族……对准我高贵的脸!”

  “像那种只会流露出软弱的脸,根本就没有值得我尊敬的理由!”

  “那么我就让你明白什么是贵族的颜面……呀!”

  两位少女开始了又一番的争斗……不过与往日还算得上是“格斗”全然不同,现在的她们完全就是以泼妇的风范互相撕扯,啮咬,打耳光,掐脖子……总之能想象到的不雅举动一并出炉,倘若这一幕被同伴们看到,必定以为两人是为了争夺洛依德而彻底陷入了疯狂。不过现在就连在场的洛依德,也完全没有劝阻的意图,似乎是被这一幕彻底地惊呆了……

  直到露露回来之前,这场争斗仍是没有分出胜负。

  “你们……不解释清楚的话,这件事可没有那么轻松就解决!都给我把原因好好地说一遍!”

  露露指着两位遍体鳞伤的少女大发雷霆。这也难怪,茜露和雪莉此刻已经不能用简单的“狼狈”来形容。她们的衣服已经破烂得难以蔽体,脸上和身上满是爪痕和齿印,眼泪伴着鼻血将面孔染污得不成模样,完全就是一派地狱的光景。即便是露露如此愤怒地询问了两遍,也没有一人抬起头来回话。露露只能把无奈的目光转向洛依德: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应该一直就在房间里吧,为什么不劝阻她们呢?”

  “要说为什么……我只是觉得她们这样彻底地打上一架更加合适。”

  “你是在开什么玩笑?”

  “不是开玩笑……我可是非常认真的。而且,这样一架过去后,或许她们的友情也会更加深厚。毕竟她们在互相出手的时候,都是出于关心和感谢啊。”

  “真是前所未闻的理由!不过既然是出自于你的嘴里,我就勉强相信一次吧。但是也没有必要闹到这种程度吧!如果我不回来,你们是不是不把房间彻底的破坏掉是不会罢手的?”

  “这件事和你没关系啦……我和发情猫无论做什么事都只是我们两个之间的问题,你这么气势汹汹的做什么……”

  “你是以为我是为了什么才发火的,啊?我啊……也不是那种喜欢管闲事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你这张脸就来气!”

  露露朝着对方的脸伸出手去,茜露本能地缩了缩身子,却没有感觉到露露的手在脸蛋上捏紧,随即一股温暖的力量就源源不绝地传递到了她的身上:

  “这种程度的伤势虽然不需要耗费太多的魔力,不过没有药物治疗看来不会那么轻易就痊愈呢……可是你们到底为什么要打成这种模样?”

  “和你没关系……”

  茜露软硬不吃,对露露的治疗也是毫不领情,令得这位水之魔女顿时也是一筹莫展。最终还是雪莉忍不住开了口:

  “其实也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我只是觉得茜露小姐过于软弱了,想要帮助她恢复一下元气而已……”

  “然后就打起来了?”

  “因为觉得这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我也有这样的同感,对付这个软硬不吃的大小姐,也许打上一架是最能激励她斗志的方法。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既然是这样的理由,那就原谅你们吧!那么茜露,你是因为女王陛下的原因而情绪低落的吗?”

  “可以这么说……毕竟女王陛下当着国民的面宣布她的婚事,有一定的原因是为了帮助我……所以我会无法安心也是理所当然的呀!因为亏欠女王的实在是太多了……”

  “仅仅是在这里垂头丧气的,就能弥补你对女王的亏欠了吗?有时间在这里丧气或是和别人打架,为什么不静下心来好好地思考一下接下去该做些什么?女王陛下作出那样的决定之后,即便不在别人面前轻易地显露出来,也一定会沉浸在难以形容的悲伤之中,你不觉得你这个能够享受到爱情幸福的人该去为她做些什么吗?”

  “嗯……是这样没错啦!不过我不知道到底该做些什么……”

  “那么就去找菲琳雯商量吧,王城之中恐怕没有其他人比你姐姐更能了解女王的心思,为什么不去试一试?”

  “姐姐吗……这倒是一个可行的办法。事实上……我一开始也是这样的想法,不过却一直没有勇气去付诸行动,甚至一想到该如何去面对女王陛下时就觉得浑身发抖。可是你说得对,不试试是不行的,躲在这个房间里,除了和这只烦人的发情猫打架,最后也是什么都做不了。但是……无论如何,也必须去完成应该完成的一切呀。”

  “茜露小姐……”

  “别太得意了,我可不会向你道谢的,发情猫,虽然今天确实是你帮了我一个忙……就当是我送给你的回礼吧!我把洛依德交给你两个月,要是再这一个月里你能把他从我身边抢走的话,我就毫无怨言地退出……不过这种成**的几率在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都不会存在吧!”

  “两个月?茜露小姐你是准备在这两个月里做什么?”

  “做你们所谓的应该去做的事啊!”

  茜露转向洛依德,用力地拥抱着他的身体,似乎是想要从他身上吸收足够的勇气,很久之后才松开:

  “那么……在这里等我两个月,洛依德,只需要两个月就够了。两个月之后,一切都会完美地收尾,而我们两人也会迎接属于我们的结局……不过说不定也只是另一个开始而已。虽然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会很寂寞,只要是为了你,就算是一年我都能忍受下来……但是你可千万不要被哪只偷腥的野猫给叼走了呢!”

  洛依德没有说话,只是以同样热切的拥抱回应了茜露的期待。等他松开了双手后,一边的雪莉也站起身来拥抱了茜露:

  “虽然这样做觉得有些不大习惯,不过我总觉得茜露小姐的身上所蕴藏的幸运能让人一生都幸福起来,只是你自己却无法觉察到其中的真实,也无法去顺利地捕捉到它的踪迹而已。所以,就让我先从你身上吸收过来,然后再转移到你身上吧,这样你一定能像着理想中那样变成最幸福的人,而被你拥抱的女王陛下,也一定会分享到这份幸运。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在这段时间里会无所作为……我分享你的幸运,毕竟也是为了我自己的幸福啊!茜露小姐如果太过于掉以轻心的话,真的会输给我呢!

  “说什么傻话……如果仅仅是拥抱就能获得幸运的话,我早就已经不能用单纯的‘最幸运’三个字来形容了!不过我会记得你说的……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输给你!雪莉呀……真是谢谢你今天和我那么痛快地打了一架,你那两下耳光还真不懂得手下留情啊!”

  “因为……无论怎么说,我也是来自古特伦德的贵族世家啊!虽然我一直不曾去关心过这个事实,也已经习惯了女仆的身份,不过在和你对峙的时候,我就会突然记起自己的身份,而不会对你有半分的退让。所以,我们的对决完全就是基于同等的地位,大家都不要对对方有所顾虑才好呢!”

  “彼此彼此!”

  先前大打出手的两人,此刻正如同最为亲密的姐妹,彼此感受着来自对方的脉脉温情。片刻的拥抱之后,茜露推开了靠在自己身边雪莉,向着房间里的三人深深地俯下身去:

  “虽然现在并不是分别的时候……谢谢你们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和今天对我的激励,我想和你们约定,在这段离别时间里,彼此都不要过问对方的一切,直到我回来之后……约定了呀!”

  学院的钟声连续奏鸣十二响,是秋冬之际学院既定的假期伊始的信号。聚集在广场上的学生们随即散开,开始为各自归家的旅程进行准备,而在海瑞格广场那熟悉的角落里,剑士团的成员们依然聚集在一起,等待着某个久违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

  “海尔米兰的季节还真是奇怪……应该只是秋季吧?不过却已经闻到冬季的味道了,古特伦德的冬季几乎不会见到下雪的迹象,所以在这里吹着这股冷风,突然觉得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幸福……如果不是家里的老头子来催促,我还真不想回去啊!”

  基克靠在大树边百无聊赖地数着从头顶飘落的枯叶,一贯元气满满的他,此刻也禁不住有些难以明言的惆怅:

  “和你约好是两个月吧,搭档?但是一转眼就是三个月……小丫头居然也会有失信的时候,真是想不到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总之让人觉得心里不安啊!”

  “你会因为茜露而心里不安?看你的模样,总是让人觉得无论是谁遇到了怎样奇怪的事都不会放在心上,想不到也有今天这种模样啊!看来你还不是一匹彻头彻尾的笨熊……”

  杰拉德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忧郁地吐了口气:

  “不过我也有和你相似的感觉罢了……虽然只是三个月,感觉却像是一年……不,三年,这样说一点都不过分吧?茜露不在剑士团里,就总是感觉少了一点什么,整个广场都空荡荡的。喂洛依德,你也没有关于她的消息吗?”

  洛依德轻轻地摇头,把目光投向学院的远方:

  “我们彼此约定,无论分离多久,都必须要相信对方一直在等待着自己,基于这样的信任,就不能过问彼此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这三个月里,我完全不知道茜露到底做了些什么,也不能确定她今天会不会回到这里来,我所能做的就是不断地等待下去……”

  “真是现实意味满满的风景,和自己的未婚妻去作这种约定……你们两个还真是长不大的孩子啊!不过基于所谓的信任,能坚持下这种单纯的约定……也只有你们才能做到吧!”

  杰拉德抓过身边的落叶,无聊地随手摆弄着:

  “其实大家相处的时间也并不长……不是才一年的时间吗?不过没想到会在这一年里发生那么多……从最初的入学,到茜露和大笨熊的第一次决斗,随后就是洛依德到来,剑士团的成立,战争的爆发,我们的远征……感觉就像是梦幻的光景!但是……实在是令人怀念啊!这样的怀念都是洛依德你这个家伙带来的,这样说不算是玩笑吧?真不知道你到底是幸运的流星,还是不幸的灾祸,不过,无论是哪种结果,都要感谢你为我们带来的这一切……”

  “如果想要道谢的话,还是对茜露说吧,她才是真正的幸运流星。就如同你们送给她的别名‘星之茜露’,仿佛从一开始,就注定会为你们带来幸运。而我们不过是陪伴在这颗流星身边的尘埃,来为她增添一点光芒罢了。”

  “说的很对,从一开始我们就是这样的角色啊。那个小丫头……是个就算输给了她,也无法让人愤怒起来的家伙,也许这一点就是我们会被她吸引的地方吧。从一开始,我并不相信她能成为我们最合适的指挥官……但是现实却总是喜欢和我开玩笑,一切都证明了她才是我们之中真正辉煌的星辰……还真是不甘心啊!”

  同伴们一起应着“说的一点不错”边一起坐了下来,如同平时训练之后的休息那样开始了闲聊,所涉及的都是这一年来关于茜露和洛依德的话题。当然,这个问题也是免不了会提起的:

  “你和茜露的婚事有什么预定的计划了吗?”

  “还没有得到茜露家人最后的同意,所以也只是我们两个人私下的决定而已。不过,至少会在茜露毕业之后吧?”

  “那就是说还需要两年的时间?其实学院里的规则也没那么死板啦……自从学院长改变了‘三个月不到学校就强行退学’这一类的法令之后,学院里的空气也就自由得多了,所以学生结婚应该也不再会成为太大的禁忌。那么就算是在两年之后吧,你们在这段呢时间里又准备做些什么呢?”

  “首先就是陪伴茜露完成她的学业吧?在这段时间里,茜露还要作为女王陛下的女官去协助国政的治理,所以在这方面也要费一些心思,至于闲暇的时间,应该会去其他地方游玩……就像基克的古特伦德,无论如何都想去拜访一次,再之后就是治理亚格维洛,总不能让费德南一直操劳下去,连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都没法赶过来……”

  “费德南的话,有信带给大家:因为领地事务繁忙无法前来,所以请洛依德在假期开始之后连同大家一起去亚格维洛休息,而且据他所说,你的领地已经和过去有了相当大的差异!那家伙真是为了你而费尽了心血,真是不明白你这个平民骑士到底是哪一点值得我们为你付出那么多啊?”

  “也许这就是我的魅力所在吧……”

  “你在得意什么!就算这是事实,也不许你沾沾自喜啊!你这个可恶的平民骑士!”

  “说的是啊!”

  大家一起“哦哦哦哦”地叫喊着,拳头纷纷地落在洛依德的身上,尽管如此,洛依德却并不想躲闪,从拳头上传来的友情之热度,完全不会带来任何多余的疼痛。然而,如果自己的真实身份也被他们所知晓,彼此之间的友情是否还能像现在一样亲密无间?一想到这个问题,洛依德就不禁感慨起命运的趣味:

  “那么各位呢?接下去有什么打算?”

  “打算什么的……当然是准备去你的亚格维洛领打扰两个月了!”

  “两个月?大家整个假期都准备在亚格维洛度过吗?”

  “除了必须回国的大笨熊,其他的大家一致这么决定!而且已经全都通过了家人的许可……反正我们大都是没有领地的啦!所以说,这两个月,我们绝不会让你和茜露安心地过双人世界的!”

  “这算是什么决定啊……”

  洛依德只觉得浑身都有些沉重,不由自主地扶住了额头:

  “只要茜露同意,我是没有任何的意见……不过,不仅仅是茜露的同意,最好连露露小姐也能同意,不然我不能确定会不会发生什么糟糕的事……”

  “连水之魔女也准备去度过假期吗?你这个幸运的家伙……真是让我们无话可说啊!大家,要不要趁着现在好好地揍他一顿呢?这家伙简直就是我们的公敌啊!”

  “真是让人困扰的提议啊!本大爷是不会参与其中的,其他人如果没有意见就请随意地下手吧,只要你们能在小丫头或是小露露面前合理地交代的话……当然如果她们愿意听你们的解释就更好了……”

  “真是无趣的说法!不过……茜露真的会回来吗?虽然是假期开始的第一天,也不知道她是否能赶回来……话说回来事情还真是有些奇怪,为什么除了她之外,雪莉,露露还有莉娜几个人也都没有在今天露面?好像一起消失了一样……”

  “说的也是……确实是非常奇怪!该不会是她们一起商量好了在计划什么吧?女生们凑在一起,总让人觉得非常的不安……”

  “说的没错——!”

  茜露的声音突然自广场的前方响起,较小的身影连着她的“风龙”一起朝着大家急速地冲了过来:

  “大家!不躲开的话就撞上了——!”

  “哇啊啊啊!你在做什么!”

  大家惊慌地站起身来四处躲避,“风龙”在人群的中心急速而漂亮地转了个弯:

  “赶快上来!笨蛋!被他们追上可就没有时间约会了呀!”

  “啊……噢!”

  洛依德纵身一跃跳上马背,两人就在大家惊讶的注视之下绝尘而去,几分钟后,杰拉德才如梦初醒地大喊了一声:

  “大家!赶快追上去,不能让他们两个就这么跑掉啊!”

  一口气跑出老远,“风龙”在光风森林处停下了脚步。茜露的身子向后一靠,倚在了洛依德的怀里:

  “笨蛋……三个月里有没有好好地想我呢?”

  “那是当然的……没有一天晚上安心地休息过呀。”

  “也就是说没有梦到过我?真是不可原谅的过错!”

  “实在是很抱歉……”

  “你这家伙……快一年过去了,还是和以前一样傻乎乎的呢!至少……既然三个月里那么想念我,总要有一些行动上的表示吧!”

  洛依德“嗯”了一声,双手环抱住了她的身子,茜露轻轻地颤抖了一下,脑袋垂得更低:

  “有没有觉得……三个月后的我有什么变化?”

  “你好像瘦了呢。”

  “当然了!每天都在想你,不瘦下去才奇怪呢!就不能说说重点吗?”

  “重点的话……你的胸好像……唔哦!”

  茜露向着后方一击肘顶,正中洛依德的腹部:

  “还真是不会说话!虽然这也是令我有些骄傲的事……也注意一下你的言辞啦!呐……本来说好是两个月,还真是抱歉呢……不过我总算是如约回来了哟!”

  “欢迎回来,茜露。接下来我们就回到亚格维洛去吗?还是先去拜访你的家人?”

  “当然是先回一次亚格维洛,因为不能让费德南继续在那里操劳呀!等到交代完领地的事,就要回我家一次……或许可以正式确定下我们最重要也是最关心的约定。在这之后,我们就一起去塞拉思一次吧!”

  “去塞拉思?”

  “女王的命令,让我们作为临时外交使节去拜访路特文国王,或许还能见到古斯塔夫这位老朋友呢!总之,我们就把这次出使当做是一次旅行吧,虽然原本计划是乘坐战舰,不过我还是决定骑马。两个人一起……只有骑在马上才会感到幸福啊!”

  茜露回过头去,向着心爱的人妩媚地一笑,闭起了眼睛:

  “洛依德……我们永远都要在一起啊!”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