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章 尘埃终落定

小说:空间灵泉之田园医女作者:馨烟更新时间:2018-12-10 02:35字数:746197

船队回来了?

这个消息还真是让秦晴晴感到好奇。

因为他实在是不知道这些人到底带来了什么样的好消息。

话说他们这次出去了这么久,不知道是不是能够发现一下别的大陆之类的,这个还真是让人期待呢。

但是,让人感到着急的是,这船队虽说是传回来了消息,但是真正的要赶到这里还需要很长时间。

而且这件事情关系重大,又不能够直接在传信之中说清楚,只能是先焦急的等着了。

好在秦晴晴现在也有事情要忙,要不然只是这么等着的话,心里头可是够焦急的。

一件事情当你刻意的想着它的时候,那是绝对的度日如年。

但是当你无视它的时候,它又很亏啊的就溜过去了。

总之,在“不经意”之间,这次出发的船队总算是将先头部队给送了过来,专门来为他们传达这次得到的消息,至于这次带来的货物,则还是需要在路上多待上几天才行。

“参加主子。”

这次先派回来的人,是袁荣槿的心腹,也算是在部队里头摸爬滚打了几年的人物了,但是就算是他这样的人,这出海一趟,身子也是消瘦了不少,更为让人注意的就是,他这脸可是晒黑了不少,整个都快要变成一个小黑球了。

如果不是袁荣槿的眼力好,差点就没认出来。

“好,回来了就好,你先去休息一下,回头再将这消息报上来就是了,反正现在也不急于这一会的功夫。”

袁荣槿看到他眼底的青黑色,心里头也是不忍心。

“既然如此,那就谢过主子了。”

这人将怀中的背包放了下来,接着整个人就这么直接的睡在了地上,可见他这次到底是多么的辛苦了。

“来人呢,将他给送下去,让他好好的休息一下。晴晴,这次还要麻烦你,给他调点补品,我怕他这个样子直接亏空了身子。”

“这点你放心,我都明白。”

这个根本就用不到袁荣槿去吩咐,秦晴晴也会去做。

不过看这人的架势,应该不是单纯的来汇报消息这么简单,他们虽说是好奇知道这船队的消息,但是也不至于逼得他们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快马加鞭的往这里赶吧。

现在这问题的答案,应该就要在他护着的那个背包里头找了。

袁荣槿将这背包打开,里面有一封信,除此之外,还有一张地图,估计就是他们船队的航海图了。

没有迟疑的,袁荣槿先是将这封信给打开,快速的阅读了出来。

没过多久,袁荣槿就脸色铁青的猛的一拍桌子,恨恨的道:“该死的,简直是欺人太甚。”

“发生了什么事?”

秦晴晴看到袁荣槿变了脸色,连忙问道。

在她的印象之中,能够让袁荣槿神色变化这么大的,除了自家人之外,应该也没有什么事情了。

“皇帝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我们船队的消息,想要直接将这批人给截下来,他们送来的那些东西也都直接给送到皇宫里头去。如果这次不是有荣奕在旁边帮忙的话,估计我们连当初船队回来的消息都不知道。这先头部队,也是差点就被皇帝派来的人给拦住了。”

“皇帝这是要干什么?只是一个船队而已,至于么?”

秦晴晴有点想不明白了。

这皇帝原本看起来还算是一个不错的人,这几次再听说他的消息的时候,怎么感觉他一直都出昏招呢。

对于他们袁家,怎么就咬死了死活都不肯放过呢。

这个实在是让人想不通啊。

莫非他们袁家还有什么特殊之处不成?

要不然为什么上一任的老皇帝不放过他们,到了这一任的时候,就算是他们在皇帝夺回权利的时候帮了大忙,依然是要竭力的打压呢。

对于这一点,秦晴晴是死活都想不明白的。

“我看皇帝这是怕我们将来势大,所以才打压我们。”

袁荣槿的脸色很是凝重。

因为他想到了当初自己小的时候,那个时候的袁家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但是就那么不明不白的被人给废掉了。

这一次,不知道皇帝又想要怎么做。

“不是我说,这皇帝的眼界也太小了一些,只能将眼界局限于现在东澜国的面积之中。他如果真的愿意折腾的话,直接就跟西沧国开战不是很好么,这大海彼岸还有那么多的地方,他也去征服一下不是很好吗?还真以为我们袁家会在这里篡权么?”

对于皇帝的想法,秦晴晴那是相当的不屑。

“这帝王心里头到底在想些什么,还真的不是我们这些人可以理解明白的。唉,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袁荣槿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打开了那张地图,上面画的是船队这次出行的路线图,虽说还有些粗略,但是已经能够大体的将所路过的地方都已经介绍过了。

而最引人注意的就是,他们貌似是发现了一个不小的地方,看那块标红的地方,估计是发现了什么大的秘密。

按照秦晴晴的想法,这个应该就是发现了别的大陆,或者说是大型的岛屿。

就算是不是这些,估计也是发现了别的国家。

这个可就是需要好好的考量一番了。

而且看这地图上面所标注的距离,这个地方好像距离东澜国并没有那么的遥远,如果找准了路线的话,估计只要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可以直接到达那里。

这个可就算是一种威胁了。

但是让秦晴晴感到有些失望的是,这里的地形布置,同她当初所见过的在现代的地图没有任何的相似之处。

这个也算是让秦晴晴最终死心了。

她这次是真的来到了一个彻底陌生的地方。

虽说这里有着同现代差不多的历史,有着差不多的物品,但是这里的大陆板块完全的不一样,这只能算是一种巧合而已。

而自己之所以能够来到这里,估计也是同自己的空间有关系的。

如果不是空间的话,自己怎么可能会碰巧就来到了这里,而且自己的孩子跟空间中的大白还正巧就成了所谓的使者大人跟兽神大人呢,看看这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定数。

“晴晴,你在想些什么?”

袁荣槿看着秦晴晴有些出神,好奇的问道。

“没有,我只是在想,这块新发现的地方上面到底有什么,为什么我们过了这么久,却是从来都没有发现过这个地方呢?这也实在是太奇怪了一点。”

说来也是,这块地方距离他们东澜国这么短的距离,没有道理这么千百年来一直都没有人发现啊。

这个倒是让袁荣槿笑了出来。

“这个我倒是可以解释。那边的情况我不了解,但是我们东澜国距离发明大型的船只,总共加起来还没有多少年的时间。而且别看这里的距离不算远,但是平日里头没有人组织去外面进行探索,不会有大型的船只出去寻找的。普通的渔民用的那些小渔船,想要到达这个地方,估计还是很困难的。”

袁荣槿这么一解释,秦晴晴才算是明白了。

看来还是她将这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一些,这大海上面漫无边际,又不像是将来,有卫星在上面拍摄,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知道了这个地方了呢。估计这次他们的人找到,也是靠着运气才是。

既然是那人还没有醒,他们也就不清楚真实的情况,所以也就没有再多做猜测,而是各自处理事情去了。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将船队剩下的人都给带来,不能够将这些人都给皇帝全部都截走了去。

就算再怎么说,这些人还都是他们花钱花物资请来的呢。

总不能所有的事情都解决好了之后,最好却是让皇帝来到了这里来摘桃子吧。

这个也太说不过去了。

袁荣槿当下就派了一队人出去,让他们偷偷的去路上将这些人给“接”回来。

为了避免皇帝的怀疑,这接的方式就有些独特了。

他直接派人扮成了土匪,将这些人给打劫了。

这样就算是将来皇帝派人给查下来的话,他也有理由不是,反正这东西他是绝对不会便宜皇帝的。

而且估计按照皇帝谨慎的性格而言,这次的东西估计他也不会动手太快,所以他们还有机会。

当这些事情都处理好了之后,那个来报信的人才算是悠悠醒来。

这人估计也是累坏了,就算是有秦晴晴那加了灵泉的补药给他补着身子,他还足足的睡了有两天两夜,这才算是恢复了精神,整个人才算是恢复了过来。

当秦晴晴同袁荣槿赶过去看他的时候,这人正在那里狼吞虎咽的吃东西呢。

别的不提,就说他刚刚睡了两天,那也是饿的不行了。

“主子,你来了啊。”

“你先吃着,不用着急。”

对于自己手下的人,袁荣槿这个态度可以说是非常的温和了,直接就让这人受宠若惊了。

好在他这吃东西本身也费不了多长时间,很快就吃完了。

“主子,这次我们可是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东西,如果这要是传出去的话,那可是要震动天下啊。”

“那你到底是发现了什么?”

说到了这个,这人顿时就来了精神,小心的看了一下四周,很是谨慎的问道:“主子,这个地方没问题吧?”

“放心,不会有问题的。”袁荣槿对于这点还是很有信心的,不过他直接飞起了一脚,一下子踹到了那人的身上,道:“好了,赶紧说正事,别在这里卖关子了,要不然下次就不止是踹你了。”

“好了,主子,我说就是了。”

那人委屈的小眼神,让袁荣槿觉得自己的脚好像又有些痒痒了,想要揍人了。

这人也是见好就收型,看到袁荣槿这个模样,立马就坐正了,开始进行汇报他上次的工作。

“这次我们本来是打算在外面随便逛逛的,本来也没想着要去这个地方的,但是在船上的时候开船的兄弟打赌输了,所以随意的选了一个方向,然后我们就有了这个大发现。

主子,你也知道,这海上漫无边际的,谁知道要飘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但是没想到啊,我们这在海上飘了才一个月的时间,竟然就让我们发现了这片地方,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

这个只能说是运气使然啊,当时我们都没有发现竟然真的还能够找到这个地方。本来我们都已经打算说在这海上飘上半年了,哪知道这才一个月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大家还都有点没呆腻呢,竟然就找到了。

这个啊,实在是……啊!”

他这话还没说完,就又被袁荣槿给踹了一脚。

这谁能想到,这人平日里头看起来也算是老实稳重,这个时候竟然是这么的啰嗦,将前头这点事情翻来覆去的说来说去。

这来得时候赶得那么急,现在竟然是一点都不着急了。

秦晴晴一脸无语的看着眼前两人的互动,已经是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人也太不靠谱了一点吧。

但是秦晴晴不知道的是,这个人现在那是一点的都不担心了。

当初之所以派他赶过来,其实也是因为他的这个性格问题。

哪怕是回头皇帝在路上派了人盘查,又有谁会认为大家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安排给了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人呢。

而且这次的主要的事情,其实都已经是在那封信里头了。

只要是袁荣槿看到了这封信,估计就已经会做出安排了,至于这后面到底怎么耽误时间,那都是没有问题了。

这也是大家都放心的最根本的原因。

当然,当初做这个安排的人肯定不会承认,他也是实在受不了这人的啰嗦,所以才将这次的事情安排给他去做的。

“主子,你为什么要踢我,我这不是已经很认真的在给你解释了吗?还是你觉得我刚刚说得不清楚,如果你哪里有疑问的话,我可以再帮你好好的解释一下的。”

看这架势,又有长篇大论的趋势了。

“讲重点。”

袁荣槿可以说是直接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么几个字。

“哦哦,重点啊,那好。”这人点了点头,道:“我们当初登陆了之后才发现,那里算是一块不小的地方,具体到底有多大还没弄清楚,不过那个上面已经有人居住了,但是也没听懂他们到底是在说些什么,兄弟几个也没怎么弄明白,就从他们那里拿了点东西就回来了,还给他们留下了点东西。”

接着,他就不说话了。

这个让袁荣槿更是无语了。

“说完了?”

“对啊,没了,主子,不是你刚刚说要简洁的么,我已经都说完了啊,没有什么要说的事情了。”

秦晴晴在一旁看着袁荣槿那个有些想要再行动的脚,连忙在旁边缓和了一下气氛,道:“好了,荣瑾,你别着急,还是我帮你来问一下吧,估计他是不知道你想要听哪方面的内容。”

袁荣槿就想了一下,也就同意了秦晴晴的观点。

不过他还是狠狠的瞪了这人一眼。没办法,这人实在是太逗了一点,怪不得提前将他给派回来了呢?

“你说你这次上去的那个地方,那些住在那里的人,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你们有没有见过那里的军队什么的?”

“这个还真没有,就看到了一个个的小村庄,主要还是跟他们交流不方便,什么事情也没有问出来。不过我们已经留了一些人在那里了,相信下次再去的时候就没有问题了。”

“那他们那里的环境怎么样?他们是靠什么吃饭的?”

这人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直接一拍大腿,那一声脆响,差点就将秦晴晴给吓了一条。

“说起这个来,他们那里的人还真是搞笑,你说明明有那么好的地方,那地都是黑色的了,种庄稼多好啊。但是他们的人却是傻不愣登的都不知道去种,每天就去狩猎什么的,日子过得苦兮兮的,实在是太傻了,而且做饭还不好吃。咱这船队里头有几个做饭好吃的小伙子,你是没看那些人看他们的眼光啊,我看那里的女人都差点要把他们给打晕给直接背家里头去了。那几个小子直接吓得在咱们的船上都不敢回来了。”

不得不说,这人还真是话多。

好在秦晴晴已经在他的叙述之中得出了所需要的有效信息了。

看样子这次发现的这个地方还真的是一个福地。

土壤肥沃,而且这里原本的原住民本身还没有怎么开化,他们这边的人可以直接开拔过去。

到时候直接将这片地方给收入囊下。

只是不知道现在这块地方的面积到底有多大了,如果面积足够大的话,那完全可以将其当做是东澜国的后方基地来进行进一步的发展。

这样的话,就不需要再畏惧西沧国了。

现在这个时代,不就是拼人力,拼物资么。

不过不同于秦晴晴的反应,袁荣槿在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表情好像是有些凝重。

他将秦晴晴带到了书房之后,才说道:“这次的事情麻烦了,如果这件事情发布出去的话,肯定会引起一场大的波动的。”

这片地方,可以说是白捡的。

而且看这个描述的话,估计面积还不小,而且这个地理位置还特别的特殊,只要守好了的话,将来估计就是一片不下于南方的粮食种植基地,这个可真的是一件大好事啊。

“这有什么大波动,反正这个地方我们又不要,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对于这个地方,秦晴晴还真的没什么想法。

她可是没有什么称霸的想法,说实在的,那样实在是太累的,她可没有这种野心。

“你不要?”

袁荣槿一脸狐疑的看着秦晴晴。

这个他还真的是有些不理解了。在他看来,秦晴晴派人去海外进行搜寻,目的不就是为了要获得什么利益呢。这次这么好的事情怎么就直接撒手不管了呢?

原本他想着这事情太过困难,就是感觉拿下这个地方太困难了,没想到原来秦晴晴根本就没有打这个地方的主意。

那既然是这个样子的话,还有什么困难的事情吗?

“那当然,要这破地方干嘛?我们现在在这里都还忙不过来呢,谁还有功夫去管那个地方呢?对了,荣瑾,我们不如就将关于这里的消息告诉给皇帝吧,这个事情就让他操心去好了?”

“这可是你找人发现的,你舍得就这么直接给他?”

对于这一点,袁荣槿可是不信的。

“怎么可能直接给他?想要从我这里拿点好处回去,不给我一点好处怎么可能?”

秦晴晴这会笑的就像是一只偷腥的猫咪一样。

这个模样,直接就让袁荣槿的心变得火热了起来。

一夜过去,不提两人在晚上是如何的进行了“深入”的交流,总之,第二天的时候,两人已经达成了共识。

这次的发现可以总体让给东澜国,但是不可以让他们那么直接的就得到这些东西,必须要给点什么好处才行。

而且,这次的经手人也不是皇帝,而是他们比较熟悉的亲王东方奕。

这东方奕因为从小都是跟着袁荣槿一起长大的,所以跟皇帝的感情并没有那么的亲,但是因为皇帝也算是一个比较护犊子的人,所以对于东方奕还是比较疼爱的。

但是,这个前提也是建立在东方奕不会背叛他的前提下。

好在这东方奕也没有这个想法,这段时间也是一直尽心尽力的给皇帝干活,所以兄弟俩的感情也是日益浓厚的。

这次袁荣槿就打算将这个功劳让给东方奕了。

如果这事情是由袁荣槿来上禀的话,估计皇帝不会相信不说,还会以为袁荣槿又想了什么幺蛾子来对付他了。

而这个功劳转让也是需要技巧的。

如果只是简单的送给皇帝的话,他是肯定不会相信的,反而会觉得中间有什么阴谋。

所以必须要让皇帝费尽心思好不容易才能拿到手,然后这样才会觉得珍惜,才会真正的将它好好的利用。

越容易得到手的东西越不容易被人珍惜。

这个道理大家都是明白的。

于是乎,一个针对皇帝的计划就算是成型了。

正好这次的消息已经泄露出去了一部分,皇帝已经知道了一些,现在只需要让皇帝“费力”的打听清楚就好了。

对于这个,袁荣槿已经提前派了信使通知了东方奕,让他好好的配合,务必将这场戏给演好。

在几方的完美配合之下,皇帝手下的亲兵们抓住了一个伪装成普通商队的运输队,被抓住的时候,这些人的车队里头带了一大堆的想要让人看到的东西,正准备将其给送到清河郡呢。

结果正好被皇帝的亲兵们给逮了个正着。

然后,没用他们太费劲,就从这车队里头发现了那个船队所得到的信息,然后就发现了他们的航海图,发现了那片地方。

于是乎,这些发现很快的就被放到了皇帝的桌子上面。

当皇帝看到这个的时候,立马就发现了这里面所蕴藏着的巨大的利益,以及未来的发展前景。

毕竟自从他登基一来,这国家就一直处于一种飘零的状态,老百姓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改善。

虽说现在有了改善,但是现如今的改善其实都是依托于袁家的。

因为袁荣槿现在在清河郡的经营,因为袁荣槿将西沧国从边疆给打走了,因为袁荣槿的夫人在这东澜国之内的经商的才能,因为他们,都是因为他们。

这全国上下,哪个提起了袁家,那不是使劲的称赞。

但是正是因为这个样子,反而是让皇帝越加的不爽了。

他在这皇宫之中付出了什么样的牺牲,做出了多么大的努力,这些人都没有看在眼里,这个让他很是不满。

好在现在机会来了。

如果他能够为东澜国重新开拓出这么一大片的土地来得话,这个可真的是一番大功劳啊。

这个如果是说出去的话,那谁还不会称赞他。

这自古以来,皇帝最希望的不就是在自己的统帅之下,老百姓们安居乐业,然后自己还能开疆扩土么。

这也是历年历代来每任皇帝的心愿,成为一代明君,文治武功开疆扩土,国泰民安。

但是真正能达到这些的皇帝太少了。

现在就有一个摆在了皇帝面前的大好的机会。

他所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将这块地方给搞清楚,然后尽快的将其给收入麾下,然后昭告天下。

不过还有一点需要考量的就是,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这么重要的消息就被他这么轻松的得到了,这个还真的是有点难以置信啊,不会是什么圈套吧?

当这个激动劲过去了之后,皇帝开始习惯性的起了疑心。

结果还没等到他想清楚,东方奕就匆匆的上场了。

“皇兄,我听说你的人刚刚截获了一个商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犯了什么事情?竟然还让你的人亲自出马了?”

东方奕一脸焦急的模样,这演技是真的没话说。

“只是这么一点小事,怎么还传到你那里去了?不过你这得到消息的速度还挺快的啊,这么快就赶过来了。”

皇帝这个时候已经收起了刚刚的激动,看着东方奕的表情也充满了审视,稍有不对估计就会想到什么了。

“这个商队不是秦氏商行那边的么?我以前跟那些人也算是认识,所以他们就求到了我那里去,我这不是也没有办法吗?”

看这东方奕一脸无奈的样子,倒是让皇帝对他放松了警惕。

“只是一个商队罢了,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很快就会放了他们的,你回头告诉他们,不用担心。”

“皇兄,只是一个小商队,你的人怎么就想到了要对他们动手了呢?他们哪里犯了什么错么?”

东方奕凑了过去,小声的问道。

虽说看起来很失礼,但是显得两人的感情不错,就像是别人家的那种关系不错的兄弟一样。

不得不说,皇帝非常的吃这一套。

“也没什么大错,只是我的人看到他们这么躲躲闪闪的,还以为他们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呢,所以这才把他们给带了过来,回头就将他们给放了,这点你放心吧。”

皇帝将这航海图的事情给掩盖了过去。

毕竟这东西的来历不好说,还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因为这个,他甚至都想着要这些知情的人都处理掉。

“哦,这个样子啊,我听说他们这次是在外头发现了好东西了,正准备去送到清河郡那边去呢。既然是这个样子的话,不如皇兄你先将东西给我看一看呗,我看看都有什么好东西。”

“这次的事情外面已经知道了?”

皇帝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如果这事已经宣传了出去的话,那他想要动手也有点来不及了。

看来,只能是另想办法了。

“这个倒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不过他们那船多大啊,这刚到了码头就已经有人知道了。我听说,早就有人去了清河郡去提前报告消息去了,就是不知道他们具体到底发现了什么。所以我这才好奇,想要来这里看看情况嘛,嘿嘿。”

“行,随便你吧,反正那东西就在那里堆着呢,你想看就去看看吧,这还能有谁拦着你不成?”

兄弟俩看起来关系非常的不错,在这里彼此打趣着。

不过皇帝这个时候心里头到底是不是如同表面上看到的这么轻松,那就真的是不好说了。

正当两人聊得兴起的时候,外面来人传来了消息。

“启禀皇上,清河郡那边来人,说是有重要消息要禀告。”

“恩,把人叫进来吧。”

“嗻。”

这次被袁荣槿派来的人正是平日里头最机智的宁鬼头,宁宏博。

他这次也算是费了老命了,最后才算是赶了过来。

不过这个也有好处,可以显得他们清河郡那边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不容易让皇帝起疑。

“参见皇上,参加亲王。”

宁宏博这个时候一脸的严肃,压根就同以前在军队里头那个嬉皮笑脸的模样不一样。

当然,这个气氛之下,估计他也不敢有什么失礼的地方。

“爱卿请起,不知道你这次离开边疆到底是有什么事情?你要知道,这守将未经调遣就离开驻地,可是重罪啊。”

皇帝这话看起来轻飘飘的,但是这里头的威胁可是实打实的。

“启禀圣上,如果不是这次事情实在是关系重大的话,袁统领也不会将我给派来这里了。属下这次前来是因为此事实在是关系重大,不敢有一点的闪失。”

“好,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倒是要听一听了,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的重要,竟然让你这么急着赶过来。”

“启禀圣上,这次可真的是一件大喜事了。全凭着圣上的皇恩浩荡,咱这老百姓才能过上好日子,才能想着去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在东澜国的庇护之下,才能够平安的从海上归来,从而才能够找到那一片地方,土壤肥沃,又没有国家在上面,可以不费什么代价的将其纳入我国的领土范围之内,这可是上天降给我们东澜国的福祉了。”

这宁宏博别的不说,巴拉巴拉的一大堆,总而言之,就是将这大帽子使劲的往皇帝的头上扣。

“你这次来到这里的意思是什么?”

但是纵使是他说了个口干舌燥,皇帝也没见到态度有什么改善,仍旧是言简意赅的问道。

“这个是我们东澜国的福祉,当然是上交给皇帝来处理了。这个是航海图,袁大人命令我将其带来,交给皇帝。”

皇帝也没有看这地图,只是命人将其放在了一旁,笑着说道:“这么说来,荣瑾倒是真的有心了,只不过这地方算是他夫人发现的,他就直接这么给朕送来了,就不怕他夫人有意见吗?”

“这东西怎么会有意见,我来的时候,袁夫人就跟我说过了,她说她只是做生意的,这地方这么荒凉,她留着也没有用。再说了,这里头的地方都全是仰望皇帝您的庇护才能找到,他们是不会要的。”

“好了,你们也是有心了,这件事情朕知道了,你先退下去吧。”

自始至终,皇帝都没有说对于袁家的态度问题。

但是这些问题也不是宁宏博可以问的,只能是老老实实的退了下去,反正这里还有一个东方奕可以跟他们最后通气呢。

“皇弟,这次的这个事情,你怎么看?”

“如果真有这么一个地方的话,倒是不错,只不过现在还不知道那里的具体情况,不能轻易下定论。”

东方奕认真的思考着,一副完全为了皇帝考虑的模样。

“这个倒是真的,不过如果真的距离我们比较近的话还可以考虑,如果太远的话还真的是不太好说。万一这到时候管理不利,再出了什么问题可就是不好了。”

皇帝的这个说法倒是也有道理。

现在距离远,到时候就算是有人在那里自立山头了,他们也是一丁点办法都没有。

这个还真的是需要好好的思量一下才行。

“皇兄,如果你信不过别人的话,我看这件事情不如就让我去办好了,正好我在这京城之中待了这么久了,也有些腻了,想要出去好好的走走,就当时散心了。”

“散心的办法多了去了,你没事干去那海上干什么去了。万一到时候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你就是哭都没有地方哭去。再说了,你如果真的是没事干的话,那给你安排的那么多的相亲会,怎么也没见你去一场呢。不是我说你啊,你现在的年龄也不小了,怎么也该对自己的事情上心了,这京城里头可是有不少人家的姑娘都眼巴巴的盯着你呢。你就算是不想娶妻,那先纳几个人也行啊。”

还没等到皇帝念叨完,东方奕就先撤了。

“皇兄,我忽然想起来,我府上还有点事情,我就先走了。”

声音从远处传来,而东方奕则是早早的就运起了轻功跑远了。他也是第一个能够在宫中这么大呼小叫的人。

皇帝的眼中的笑意也随着这声音落完之后,渐渐的隐了下去,打开了桌子上面的那副地图,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至于这东方奕回去之后,也没有同宁宏博联系。

这皇帝这会的神经正是敏感的时候,如果他们私底下贸然联系的话,不知道最后会引发什么事情呢。

不过这袁家的消息也算是传递给了皇帝。

这次的发现袁家完全的放手,不会将事情给传出去,而将这功劳全部都安到了皇帝的头上去。

至于皇帝愿不愿意接受这份心意,那就是他自己的意见了。

过了没几天的功夫,在众人全部都等得望眼欲穿的时候,宫里头终于传来了消息。

在东澜国历代皇帝的庇护之下,东澜国的子民们发现了另外一处土地,可以供给人们生活。所以特地下旨,命令亲王东方奕亲自出发,去查看那里的环境,并且在那里主持发展,希望最后可以有人搬移过去,大力的发展那里的农业。

这个消息一经发布之后,就得到了很大的反响。

要知道在这里,大家最关心的不就是一个吃喝的问题了,而这次的发现就是关系到了这一点。

这如果是真的能够好好的开发的话,绝对的是一件大好事啊。

已经有不少的人心思活泛了起来,这要是到了那么一片地方重新开始生活的话,岂不是能够在将来混个大地主什么的当当,这个还真的是说不准啊。

说不定就成真了呢。

总之,现在东澜国全国上下都已经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这块新开发的大陆上面去了。

就算是有人见面的话,大家经常说的一句话也都是,“你听说了么,有人又发现了一个新的大陆。”

关于这个问题以一种旋风般的速度席卷了整个东澜国。

这个场面也是大家都想看到的情况。

皇帝也因为放松了对袁家的看管,不管是他是不是自愿的,但是现在都必须要将新的注意力给集中到这个新发现的大陆上面去。

毕竟这民众们都算是对于此寄予了厚望,如果到时候真的不行的话,那皇帝的威信可是要受到很大的折损的。

而且根据现在所传来的最新消息在,这个地方真的是个不错的好地方,不仅面积非常的大,而且可以说是没有什么阻挠。

现在那里的原住民可以说是已经将他们派去的那些人当做是了救世主一般,完全的信服。

其实这个,还真的不是原本皇帝所期待的情况。

原本按照原本皇帝的看法,这次的处理方案不是这样的。他其实已经暗地里头吩咐了东方奕,让他在到达那里之后,就将那里的原住民全部都给秘密的处理掉,这样才不会有任何的威胁。

但是东方奕并不是一个嗜杀的人,对于他的这个提议,很是不赞同。原本就没有打算采取这样的方法。

而且当他来到了这里之后,发现这些原住民的态度非常的友善,完全没有敌意。

这个其实也是当初秦晴晴的功劳。

当初那些船队出海的时候,就已经是被秦晴晴给叮嘱过了,如果是碰到了这些原住民之后,前往别一开始就想着用武力来解决问题,而是好好的解决这个方面的问题。

不然的话到时候的话激起了他们的反抗就更不好弄了。

如果能够慢慢的同化的话是最好的。

尤其是当这些人本身的文明不是很发达的时候。

只要将这些人分开教养上几年,很快就能够让他们忘记了以前的这些来历问题,重新的变成了一个整体。

东方奕这次,也算是捡了个大便宜。

而袁家这次也是获利不少。

虽说表面上没有明说他们袁家的功劳,但是皇帝暗地里头也算是承了他们的情了。

而且时间过去这么久了,外面没有传出一丝的消息,从没有人将这次的事情同袁家联系起来,这也就是袁家的态度了。他们将这天大的好处送给了皇帝,这就算是服软了。

这样的话,就算是皇帝想要找理由去收拾他们,也不好弄了。

不然的话,到时候他们直接将这件事情给捅出来的话,那绝对的是一个威胁啊。

而对于这个威胁,皇帝是真的没有办法。

只能说是选择性的忽略了这个问题。

更何况这次开发这次的地方对于皇帝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来着,这不管是物资方面的调派还是关于人力的分配都要重新进行考虑才行,想要对付袁家的心思也是歇了不少。

毕竟袁家现在只能是皇帝的疑心病而已,现在有了更重要的事情,这个当然是搁放到一边去了。

就连这草原方面的问题,也被他先放到了一边,不再管了。

除此之外,皇帝还一道圣旨,就将梅少卿给调走了。

毕竟梅少卿这可是查看矿脉方面的人才,这新开发了一个地方,正是需要这样的人才的时候。

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就这样,在袁荣槿的万般欣喜,梅少卿的依依不舍之下,梅少卿还是离开了这里。

这也是袁荣槿这么长时间里面,第一次忍不住的称赞了皇帝。

“没想到这小子还能干一件好事,真的不错。”

“他这是哪里得罪你了,你就这么的烦他,这梅少卿要是走了,这草原上面这么多的矿脉可都找不到了。”

对于袁荣槿的那点小心思,秦晴晴心里头还是明白的。

袁荣槿故意用一种吃醋的语气说道:“我又不差那些矿脉,再说了,他天天在这里待着,我可不放心,你是没看他平时看你的那个眼神,哼,我没打他就算是好的了。再说了,我这军队里头人才多的是,又不是没有那种会寻找矿脉的人才。”

“咦?你这里也有么?那怎么没见他们找到过什么。”

秦晴晴有些惊奇的看着袁荣槿,同时脸上又带着一些狐疑,以为他这是为了安慰自己故意说的而已。

“这不是怕皇帝起疑心么?再说了,让梅少卿那小子没事干在咱家待着干嘛,我可是不放心。”

秦晴晴倒是没想到,袁荣槿打的是这个注意,顿时有些好笑的看着他。

“你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还耍小脾气呢。”

袁荣槿立马讨好的说道:“如果你需要的话,我立马让他们去给你找,你放心吧,肯定不会比梅少卿那小子找得慢的。”

“好啊,我就知道荣瑾你最厉害了。”

秦晴晴毫不犹豫的给袁荣槿戴上了一顶高帽子。

从这个时候就可以发现了,糖糖这个见谁都嘴甜的特点到底是继承了谁的特点。

反正袁荣槿是乐呵呵的就吩咐人去办去了。

这东澜国上下算是进入了一个大家一起努力好好搞建设的时候。

外面的人在忙着去这片新开发的大陆上面去定居,开荒生存,忙得不亦乐乎。

而清河郡这边则是同草原牧民们合作,慢慢的改善自己的生活。

虽说西沧国在一旁急得不行,几次都想着搞破坏,但是都被袁荣槿给挡了回去。

现在他们清河郡可同以前不一样了。

那是绝对的物资充沛,兵强马壮,还有不少的草原牧民们一同前来帮忙,绝对的没有问题。

西沧国虽说也有着举国出兵的打算,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有这个魄力来进行行动的。

别的不说,就凭着现在东澜国现在的实力,那是绝对不会败的。

如果要打的话,肯定是长期的胶着战。

但是如果不打的话,等到东澜国将来的国力更加昌盛到时候,肯定会反过来再打他们的。

就凭着两国现在的这个矛盾,那是绝对的没有任何的调和的可能。

西沧国的主战派们就是看准了这点,想要趁现在还有一点的机会赶紧的发动攻击。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看到这一点,尤其是那些真正的掌握着重权的老头们。

最起码他们认为,在他们有生之年,那是打不过来的。

这西沧国本身的态度就不统一,可以说是根本就没有任何战胜的可能性,完全不能算得上是一个威胁了。

现在已经有一些心灰意冷的人,在私底下朝袁荣槿透露了消息,表示愿意投降了。

可以说,整个东澜国的发展都是一片大好的趋势。

而作为这一切的推动者,袁荣槿跟秦晴晴两个人,这个时候反而像是没事人一样,在家里头安稳的照顾自己的孩子呢。

糖糖跟晨曦,还有小肉包三个孩子,一个比一个淘气,现在正是让人不省心的时候。

要说这晨曦现在还好,一直都是老实的好孩子,不用人操心,但是这心思却是有些重,必须要时时刻刻的注意着他的心理变化才行,要不然这心思重,可是容易长不高的。

而糖糖小丫头,现在也是老实了不少,每天都在那里研究自己的舞蹈,或者是跟着学习医术,完全没有了以前那种淘气劲,只不过这嘴巴还是一如既往的甜,很容易讨人喜欢。

只不过对于这点,袁荣槿倒是挺担心的。

因为糖糖的嘴太甜了,那些跟着她一起学习的小男生们都非常的喜欢她,这个让袁荣槿非常的担心。

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看着自家的闺女,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谁家的小崽子给叼走了。

这么小就已经开始担心闺女被人给拐走,这袁大统领也算是头一份了。

但是偏偏他还不能明说,只能是没事就在旁边晃荡,自己在一旁认真的盯梢,生怕出了什么问题。

不过糖糖可是没开窍,时不时的就能听到她埋怨的声音,“爹爹,你不要再在这里晃了,你这样的话,都把他们给吓坏了。”

这个话让战无不胜的袁大统领特别的心塞。

什么时候起,自己的闺女竟然要因为一些臭小子们而责怪自己了呢。唉,心好痛啊。

正是因为这个,袁荣槿盯着这几个小家伙的时间更长了。在他的心中,如果不是这几个臭小子偷偷的挑拨了他们父女之间的感情的话,糖糖又怎么会难为他了呢。

至于家里头最小的小包子,这个简直就是一个混世魔王。

平日里头有事没事的就开始折腾。

就算是将糖糖跟晨曦加起来,也都没有这一个小家伙能够闹腾。

刚开始爬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家里头到处历险了,胆子一点都不小,谁抱他就对着谁呵呵的笑。

等到会走路的时候,更是一个走神就看不到他溜到哪里去了。

这还不算,整个人还特别的有精神。

用袁荣槿的形容来说,这小家伙简直可以说是整宿整宿的不睡觉,也没见平时怎么休息,反正就是活力四射。

就连这秦小丫她们这些空间之中出产的灵兽都比不上他的这个活力,两个人照顾他一个也都每天累得不行。

真的是让秦晴晴平日里头恨不得将他塞回到肚子里头去再重新改造一回。

“荣瑾,你说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这么能闹腾啊,还折腾个没个头了。”

秦晴晴一天在找了两个时辰,才从家里头的一个角落里头将正在那里呼呼大睡的小包子给找到之后,整个人气得不行也累得不行了,直接偎在了袁荣槿的怀里头抱怨道。

“晴晴,你在辛苦一段时间,等这小家伙也满三岁之后,我就把他扔到校场上面让他折腾去,到时候保证乖乖的听话。”

“三岁?是不是太早了一点?”

秦晴晴皱眉,觉得有些不太好。

“不早了,当初这晨曦可是才两岁多一点就去了,我这也是想着这小子太淘了一点,怕他太小了给伤到了不太好,所以才决定给拖到了三岁再扔过去的。”

“唉,也是,这小包子如果能够有他哥哥一半懂事,我也就省心了,你说这小子怎么就这么淘呢。”

“我看是因为你当时怀着他的时候太折腾了,所以这小子才这么的折腾的。下次我们再生孩子的时候,就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头养着,一定要生一个文静的丫头出来。”

当初怀着小包子的时候,秦晴晴可是千里从京城赶到了边疆来,这可真的是够折腾的了。

“还生?光是这三个可就是够烦人的了。”

秦晴晴忍不住的瞪了一眼。

而接受到了这个目光的袁荣槿这心猛的就酥了下来,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来,但是对于秦晴晴的一颦一笑,袁荣槿还是毫无抵抗力。

时间飞逝,岁月如梭。

五年后,整个东澜国已经是大变样了。

清河郡更是变化最大的地方。

这里由原本的不出身任何粮食变成了一个大粮仓产地,而且这个粮食的产量还在不停的上升,如果不是秦晴晴说了要保护生态环境,不可以过度的开发,相信这个粮食的产量还会进一步的提升。

但是就算是如此,这个产量也算是惊人了。

到目前为止,这清河郡管辖的范围之内,已经是不需要再有人来提供给他们粮食了。

不光是这里的驻军,还包括这里的草原牧民们,都不需要再从外面的人给他们运送粮食了。

这个还真是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变化。

但是这还不是让东澜国人们最惊奇的地方。

变化最大的地方还要是属那个新开发的大陆,那里还不像是清河郡一样,需要花费大力气将这土壤都给改造了才行。

那里的土地可以说是只要开垦之后都是良田。

这粮食产量那叫一个高,凡是到了那里的人一个个的都变成了粮食大户,都变成了一个个的小地主。

他们现在需要担心的反而是如何将这里的粮食给消耗掉,一直都堆在这里发霉那也不是一个办法啊,不是么?

而且这块大陆上面还发现了丰富的矿产。

除了煤矿之外,还有丰富的铁矿资源,这些东西再加上秦晴晴提供给他们的关于冶炼技术的改革,新的武器被铸造了出来,并且在全国军队里头进行了更新换代。

整个东澜国的军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装备精良,粮食储备雄厚,剩下还能有什么事情?可不就是要准备开战了么?

而最佳的开战对象,就是跟他们有着世代仇恨的西沧国了。

所以说,某天,皇帝直接选了一个黄道吉日了,打着要为历代战死的将士们复仇的旗号,直接对着西沧国宣战了。

对此,西沧国没有任何的意外。

或者说,他们猛的松了一口气。

当初知道了东澜国发现了那块大陆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这一天早晚都会到来的。

但是不知道具体会在什么时候到来。

他们也做过努力,各种破坏的方法都用过,但是只能说是尽力了,但是都没有用。

这就像是头顶上时时刻刻都悬着一把刀一样,但是这把刀迟迟的落不下来,他们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这次的战争,也许根本就称不上是战争,直接就是以一种摧枯拉朽的状况结束了这次的战斗。

整个西沧国从上到下,都没有什么战意。

有的城市甚至是全部都投降了,压根就没有什么抵抗。

这让袁荣槿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有时候也想过,这个可能会是他们的阴谋来着。

所以也就没有冒进,一直都是稳扎稳打。

但是就算是如此,也仅仅就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直接逼到了西沧国的都城门下了。

这个真的是让人想都想不到的结果。

就在这七八年前,他们东澜国还被西沧国的人给逼到了边境上面去呢,谁能想到现在竟然就被他们给反过来攻打了过来了呢。而且还是毫无悬念,摧枯拉朽的态度。

这个时候,已经有好多的将士都哭了出来。

因为也许他们的父辈,他们的兄弟,他们的战友就是死在了西沧国的人的手中。

原本他们自己有生之年都没有希望报仇了,但是谁能想到,他们有朝一日能够站在这西沧国的都城下面,等着将西沧国的皇帝给拿下,彻底的攻破西沧国。

直到这个时候,西沧国才算是组织了有效的抵抗。

但是现在却是早就晚了。

东澜国的部队已经将这个都城都围了起来,不说别的,就算是死死的围着他们,将他们堵在里面十天八个月的,他们的储备也就不够了,最后估计就得饿死在里头了。

这个时候,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袁荣槿也不着急了,直接就开始了围困,压根就不攻击。

而且每天都在外头做饭,准备好好的吃喝。

这袁荣槿的手下,那做吃食的手艺可都是来自于秦晴晴她的真传了,那香味还真的是不用说。

这都城里头的人被围着,生命都已经成了威胁不说,这每天还都饿着肚子,再闻闻这外头传来的味道,这可是比平日里头那些饭馆子里头传来的味道都要好。

没过几天的时间,这西沧国的都城的氛围就变了。

别说是普通的老百姓了,就连一些士兵都已经是坐不住了。

这样子等死也不是个办法啊。

再加上袁荣槿在外面找人不停的喊着,“投降不杀,只要你们投降,将来照样过平静日子。”

他们只要将那些高级官员们跟皇族的人给控制住了就好了,对于其他人根本就不会动手。

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抢劫财物。

如果真的是投降的话,对于这些普通老百姓来说,日子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是变了个上头的主子而已,这跟他们平日里头过日子根本就没有关系。

而且说不定,这将来的日子过得还更好呢。

要知道这两国之间又不是没有交流,在袁荣槿跟秦晴晴私底下偷偷的散布消息的情况下,这西沧国可是已经有很多人都对清河郡的日子有了一定的了解了。

那里的人过得日子可是比他们过得要好多了。

所以在这里情况之下,越来越多的人闹着要投降了,甚至还有人打着晚上偷偷的打开城门走掉的主意。

幸亏这西沧国的人还有提前准备,直接就给拦了下来,将这些想要逃跑的人给直接杀了,否则这仗连打都不用打了,自己人将大门都给打开了,还用打什么?

但是就算是如此,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反抗,马上就要拦不住了。

就连这西沧国的朝堂之上,也是分成了两派,已经是有人开始劝皇帝直接投降了。

最后,这次的战争也是以一个戏剧化的结局结束了。

一位王爷,皇帝的堂弟趁着皇帝不注意,直接就将他给挟持了,同时吩咐人将城门打开。

然后公然投降了。

袁荣槿这一次可以说是没有浪费一兵一卒,直接就将这都城给攻打了下来。

当消息传回了东澜国之后,自然是举国欢庆。

这个可真的是一件大好事了。

至于这西沧国的皇帝,则是被袁荣槿给软禁了起来,而那位当初投降的人,则是被袁荣槿给杀了,没有别的原因,这种人他还真的是看不上眼,让人不耻。

至此,东澜国的皇帝算是完成了自己千古一帝的梦想。

文韬武略,国泰民安,他都已经达到了。

而为了这些而努力的袁荣槿,则是在这个时候放下推掉了所有的功劳,老老实实的继续窝着,皇帝倒是也没有再想着再去找他的麻烦。

毕竟袁荣槿算是用自己的行动表示了他的态度,他没有想要夺权的想法,只想着过小日子而已。

而皇帝现在也不担心这一点了,随着船队的继续远行,他的眼界也开拓了不少,不再局限于现在了。

一个雄心壮志的皇帝正想着为自己争霸整个世界而努力着。

而我们的袁荣槿,则是为再生一个孩子而做着自己的努力,毕竟孩子都大了,身边没有了孩子,好像有些寂寞了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