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小说:穿书之作死的白莲花作者:学亦更新时间:2019-02-21 11:02字数:295340

出来的人,身穿白衣黑裤,长发披肩,简单的装扮,模样很是俏丽,看起来大约也不过二十多岁,挺年轻的一个女人。

所以苏炎猜测,这人说不准是秦泽宇他什么表姐堂姐之类的亲戚,可下一秒,这人说出的话便直接推翻了他的猜想。

“妈。”一听到声音,便抬头望向客厅门口处的秦泽宇在看到那个人后,立马淡下了脸上的笑意,僵巴巴的叫道。

“.....”妈....妈...尼玛,谁特么来告诉我为嘛男主的嘛嘛长得这么年轻!秦泽宇都有20多岁了,为嘛他嘛嘛还跟个20多岁的小女人一样!这世界还科学么...童颜什么的实在不能太恐怖!

“你怎么呆住了?快叫妈啊。”秦泽宇等了一会儿,都没见身旁的人出声,疑惑之下低头一看,才发现,这人不知为何又呆住了。

“我...你...她...”呸呸呸,他这都说的什么鬼玩意儿!结巴成这样也是醉了,不过,看着这个看起来的他差不多大的人,他还真是叫不出来妈...不,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就叫妈什么的会不会太早了啊!

“不用叫,我没打算承认你是我秦家的媳妇。”秦夫人一句冷冰冰的话语,直接让双方的气氛紧绷到了极点。

“....”话说,秦夫人,你一开始就这么直接什么的真的好吗,好歹给个面子啊喂!苏炎僵硬的勾了勾唇,想给对方一个笑,试图减缓三人之间紧张的状态。

“你是想我跟着他一起叫你秦夫人?”秦泽宇紧了紧握着苏炎的手,淡漠的目光犹如利箭一般射向了门口处的女子。

这人,说是他的母亲,可从来就没有尽一点母亲该尽的职责,不光是这人,那客厅里头坐的父亲,爷爷,都是这样,没意思,真的很没意思,如若不是想给苏苏一个可以光明正大站在他身边的位置,他又怎么会带这人来这么闹心的地方。

“哎,你别这样,这可是你妈啊。”苏炎听到秦泽宇淡漠的话语后,不禁愣了一下,随后便有些不赞同的拉了拉对方的衣服,劝说道。

他知道秦泽宇从小就被事业很忙的父母爷爷给扔到了离这里很远的s市,一年到头家里面就只有这人,佣人以及奶妈。

父母爷爷什么的,就算是过年都不见得有时间回来,经常都是好几年好几年才见一次面,所以,秦泽宇会对他们冷淡也正常,不过,他还是不希望因为自己,而弄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加差,当红颜祸水什么的,还是算了吧,他只希望这人能开开心心的,当然,如果能和家里人的关系彻底好转是最好的了。

“进来吧。”秦夫人将两人之间的互动全都收进了眼里,本是想再嘲讽这个勾引她儿子的人,可在对上那孩子的淡漠目光后,一直就埋藏在心底深处的愧疚突然就冒到了心头,让她无论如何都说不出什么狠话了,也罢也罢,就让这两个孩子自己瞎折腾去吧。

秦夫人在说完这话之后,深深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而后便转身走进了客厅里头,苏炎在瞧到对方忽然松了口的时候,原本还有些惊愣怎么这么容易就过关了什么的,但还没想多久,便被秦泽宇拉进了同样的地方。

客厅里头的人不多,坐在长方形饭桌右侧前面的只有秦夫人,和坐在她身边的一位长相很是俊朗的中年男子,以及坐在中间主位一位年龄虽大,但看起来却很是精神抖擞的老爷子。

这,大概就是秦泽宇的父母和爷爷了吧,苏炎这么想的同时,秦泽宇也跟着出声了,“爸,妈,爷爷,这位是我的伴侣,苏炎。”

话说,男主你就这么直接真的好吗?苏炎在听到秦泽宇的话后,身体立马僵硬了一下,在被对方暗暗拉扯了几下,他才立马回神。

回神的苏炎张口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被秦家老爷子给抢了先,无奈之下只得将那都到了嘴边的话语给重新咽回肚子。

“吃饭。”脸色有些阴沉的老爷子敲了敲桌子,看都没看门口处的两人,便直接沉声说道。

秦泽宇抿了抿嘴,在看到客厅里头的几人开饭了的动作后,也跟着沉下了脸,这算是当着他的面立威,劝说不了,就直接用行动表明他们的不同意?

呵呵,真是可笑,想他秦泽宇什么时候需要轮到这些个人来对他的人生指手画脚了,既然从以前开始就将他置于放养状态,那现在又何必再这样做些无用功的事。

秦泽宇没站在门口多久,便直接拉着苏炎走到饭桌左侧前坐了下来,好在秦夫人他们还没有做到连饭碗都不放他们两人什么的,不然他还说不准还就今天便直接拉着苏炎离开这个让他闹心的地方了。

在看到秦泽宇示意他吃饭后,苏炎便也没再矫情...好吧,是也没得矫情,便也跟着拿起了碗筷开吃了。

吃饭的时候,几人气氛挺压抑的,丝毫不像他以前同父母吃饭时的那般愉快欢乐,虽然他父母总是啰啰嗦嗦的,可那却让他感到十足的温馨,而现在呢,这几人吃饭沉默的就跟上刑场一样,气氛不愉快到了极点,他知道这是因为他在这里的原因,才会变成这样。

可他容易么,见个家长什么的,连句话都说不上算了,刷不了好感也算了,可这三番五次不是被无视就是被打断说话,到底是要闹哪样,他知道带男媳妇回家什么的,很难让人接受,呸呸呸,说错,是丈夫才对!哎...重点怎么又搞错了,总之,他就是不受待见就对了。

心里有些闷的苏炎看着这一桌子可以说是很丰盛了的饭菜后,还是挺食不下咽的,他是该偷笑这一家子人没把他直接给轰出去呢,还是该偷笑他还能留在这里吃饭....

“别总吃饭。”一直都在用余光观察苏炎的秦泽宇察觉到对方的不自在后,便给这人夹了几块牛肉,柔声说道。

“恩,你也吃。”原本还有些讶异的苏炎在抬头对上对方洋溢着满满柔情的眼眸之后,便立马将心里头的各种郁闷给扔得一干二净,嘴角微勾,也给秦泽宇夹了几块肉。

“恩。”秦泽宇的话虽然还是不多,可那越来越弯的嘴角,和双眸里满满都快溢出来的笑意,无一不表示他此刻的好心情。

苏炎和秦泽宇双双回头,相视一笑,而后便开始了真正的开饭,两人时不时你给我夹菜我给你夹菜,各种柔情蜜意,各种玩的不悦乐乎,弄得饭桌周遭都飘荡着一圈又一圈属于他们的暧昧粉红气泡泡。

一直都在留意这那两人互动的秦家人在见到苏炎的动作和秦泽宇的反应后,都纷纷愣住了,这还是他们家有着严重洁癖对于别人碰过的东西各种嫌弃不用的儿子/孙子么?!

对于对面几人的惊愣,秦泽宇可是丝毫不管,还是自顾自地给自家媳妇喂食,好让自家媳妇今晚有足够的体力和他‘运动’,他忍了这么久,又见了家长什么的,是时候该一次性拿完报酬了。

好吧,其实他承认他是前段时间忙着在空间灵泉里头修养,因再次使用时间异能而损坏了的身体,所以才会没办法将苏苏吃抹干净。

完全对于秦泽宇脑子里头的各种色|情想法不知情的苏炎,还在眯着眼乐享着秦泽宇的贴心服务。

一顿饭的时间,很快就在一边诡异另一边又泛着粉红泡泡的沉默气氛中飞速流逝了。

饭后,还是弥漫着尴尬气氛的客厅里头,像是都在赌气一般没个人出声,在休息了一会儿之后,秦泽宇便直接拉起苏炎,连声招呼也没打,就准备离开这里回房歇息。

“哎,我们就这样走了?”被拉离了座位的苏炎讶异的看着秦泽宇,心里各种草泥马奔腾而过,若不是还碍着有长辈在这里,他说不定都会忘了装斯文,这...他全程好像一句话都还没跟秦家人说过啊,连声招呼都还没打过,就这么简单的走了,卧槽,这他喵在逗他呢!

“不然呢?”还有什么事是会比待会滚床单什么的更重要?秦泽宇低下头,看着苏炎,挑了挑眉,疑惑问道。

“.....”这尼玛怎么一点都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啊!说好的每晚八点档电视剧里面的各种给你钱赶紧离开我儿子的狗血剧情呢!被狗啃完了么!

“又在瞎想什么了?”秦泽宇好笑的捏了捏苏炎的鼻子,也没等苏炎回话,便直接回头看了还是僵着脸的三人,扔下了一句淡淡的话。

“他是我这辈子唯一认可的伴侣,你们不要想着耍什么花招拆散我们,我也不管你们是打算接受苏炎也好,不接受苏炎也好,反正这对我来说,都没差,这次把他带过来给你们看,也无非只是想要给这人一个身份,无论你们同不同意,也无论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我最终都只会认定他一人。”

“我这辈子也只认定他。”听到秦泽宇的话后,心里十足欢喜的苏炎也跟着回头认真的看着三人,严肃说道。

“我知道你们打从心里面就不接受我,说我不难过是假的,不过这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秦泽宇是个口是心非的人,明明就是想要你们一样认可我,可偏偏还说些什么不在乎,我就没见到他这么别扭过....秦老爷子,秦先生,秦夫人,我说这么多话,只是不想您们和秦泽宇的关系因为我而弄得更僵,我爱他,放不下他,所以抱歉了。”说完,苏炎便立马拉着秦泽宇一同转身,冲着几位长辈就是一大鞠躬。

心里很是触动的秦泽宇在深深地看了苏炎一眼后,紧了紧握着对方的手,而后便也跟着鞠了个躬,表明着自己的决心。

两人鞠躬等了一会儿,面前脸色稍好的三人却还是没有一个出声打破这沉默,苏炎心里头在黯然不已的时候,秦泽宇却骤然起身拉着他转身离开了这里。

“呼——”秦泽宇的速度很快,苏炎跟在后头跟的有些苦不堪言,这人尼玛又抽什么疯了,忽然走这么快作死么!

砰——

很快就回到房间的两人前脚刚进房门,后脚房门便被重重关上了,苏炎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秦泽宇按在房门上,朝着对方那因喘气而微张的唇上狠狠地吻了下去。

吃完饭后回来的秦泽宇表现得格外急切,殷红的舌头不断搅动着,带动着,纠缠着对方,苏炎只觉得自己的口腔都被这人尝了一遍又一遍,唇上的麻意渐渐渲染到全身各处,让他逐渐开始无力。

“时间会改变一切,总有一天,他们哪怕是再不情愿,都会接受你的,在这之前,在这之后,我都会牢牢护在你身边,不离不弃。”依依不舍的从对方口中脱离而出,秦泽宇勾了勾有些红肿的唇,灼热的目光紧盯着还在粗粗气喘的苏炎不放,一字一句的承诺道。

苏炎听到秦泽宇的话后,心里的难过黯然也渐渐消失不见,是啊,有这人在,他还怕什么呢...这人可是男主...

秦泽宇说完,便开始了自己的耕耘事业,殷红发肿的唇从对方唇角移落至脖颈喉咙处不轻不重的舔舐了起来。

微眯的眼眸抬看着苏炎满是红晕的脸蛋,闪烁着厚重迷恋火热的目光好似要将对方那诱人的模样深刻记在脑海当中一样,一直盯着不放,哪怕红唇已经挪到了对方的锁骨处。

“啊——”急促而短暂的低吟声消失在了盖住不停喘气的唇的手里面,苏炎此时只觉得自己被弄得全身发热发软,脑子都迷乱地成了一团浆糊。

像是十足满意对方的反应,秦泽宇修长白皙的手也开始不安分的溜进了对方的衣服里头,努力地将自己所学到的技巧给全部用在了这人身上。

“恩——不行...哈....”对方手指所到之处,就好似有无尽的如同触电一般的微微麻意透过皮肤表层,传到了体内各处...太刺激了...苏炎睁开满是迷茫的眼眸,松开捂住自己嘴巴的手,不住的抓向了秦泽宇埋在自己身上的脑袋,颤抖道,“我们...去床上。”

“好...”秦泽宇抬起头,握住苏炎的手,拿到了自己的嘴边,伸出殷红的舌头勾引性的舔舐了几番,幽暗迷人的眼眸一直盯着对方,而后才缓缓道出暗哑低沉的一字。

战地很快转移到了房间里头的床上,一路纠缠的两人重重的倒在了铺着白色床单的大床上,床单被两人激烈的动作给弄得皱皱巴巴的,丝毫看不出这床单以前整齐无皱痕的模样。

房间里头不断传来的低吟声中还杂夹脱衣服的窸窣声,气氛旖旎暧昧到了极点,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泽宇才做完了细致温柔的前戏,在深深的望进对方迷茫泛着泪光的眼眸里,而后便缓慢又坚定的进入了对方。

“苏苏..我爱你。”

“我也是...啊——不行...慢..点...”

“我停不下来了...抱歉...”

“混...蛋....”

夜…还很长……

番外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