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番外

小说:重生之双向溺爱作者:夜风起更新时间:2019-05-20 04:32字数:187956

听见门外传来的喇叭声,许扶摇丢下手中的纸和笔,双手撑在书桌上往下看了一眼,见站在草坪前的许嘉慕不断同自己挥手,他立刻飞奔下楼。

下楼的时候似乎是不小心碰到了魏伯一下,听见他在后面叫自己小心,许扶摇就不自觉的跑的更快了。

“爸爸!”

许嘉慕弯腰伸手,将六岁多的儿子一把抱进怀里。

“不冷吗?怎么穿这么少?”

“三少,外套。”

见跟在后面的魏伯拿出许扶摇的外套,许嘉慕又忙为他把衣服穿上。

“爸爸,你怎么才来啊?我等你了好久!”

六岁多的许扶摇是全班最受欢迎的小盆友,不管老师同学,大家都觉得广告上的模特都没有他长的这般好看。

捧着宠着,渐渐就将撒娇这种事发挥到极致。

冬天的香城依旧有些冷,见自己的宝贝儿子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向自己,嘴唇撅的老高,许嘉慕一脸抱歉的揉了揉他的头发,说:“对不起,爸爸刚从国外回来。”

“你又拿奖了吗?”

“没有,就去拍了一组写真。”

“写真是什么?”

“照片。”想了想,许嘉慕又说:“好看的照片。”

“扶摇。”

刚刚还不知道自己的爸爸为什么一直站在这里,等许扶摇看见自己的大爸爸许天翊,他就很快明白了原因。

当然,大爸爸是爸爸逼着自己叫的,很小的时候,许嘉慕就告诉自己,他的妈妈已经去了很远的地方,以后都不会回来。

一想到别人都有妈妈,自己没有,更小一点的许扶摇就委屈的只想哭鼻子。

“别啊,扶摇,你有两个爸爸,这不是比别人厉害很多吗?”

然后就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许天翊就顺理成章变成了他的大爸爸。

大爸爸什么的,原本就是很奇怪的存在。

“走了扶摇,该进去了。”

见许嘉慕准备拉着他的手进屋,许扶摇站着不动,等到以后许嘉慕低头,他才伸手,说:“我要爸爸抱。”

“臭小子。”

低声说了一句,许嘉慕还是顺从的将他抱在怀里。

“许扶摇,后天你就已经七岁,上小一,你怎么还可以让你的爸爸抱你?”

许天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严肃,但许扶摇一点都不怕他,在无所谓的朝他吐了下舌头后,许扶摇又侧头把自己的脸埋在许嘉慕的脖子里。

爸爸的身上有很好闻的味道,深深的吸了两口气,许扶摇又说:“爸爸,你今晚会陪我睡吧?”

“可以啊。”

好像自己说什么爸爸都会同意,想到这一点,许扶摇开心的在他脸上狠亲一下。

“许嘉慕,你会不会太宠着他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许天翊的神情好像变得更冷了一点。

许扶摇抱着自己爸爸的脖子与他对视,想自己其实一点都不喜欢他。

虽然生病的时候他会紧张的抱着自己去医院看病,也会在爸爸不在香城的时候时不时的来这里看他,带他去游乐园,但本能的,许扶摇觉得自己还是不喜欢他。

大爸爸而已,自己还是他的儿子呢!

凭什么许天翊就可以和他住在一起,和他一起吃饭,能每时每刻的看见他?

每次想到这一点,许扶摇就觉得沮丧,当他沮丧以后,已经满头白发的魏伯就会凑过来温和的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许扶摇将心里话同他说了,魏伯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就算这样,三少依旧很爱你,你不知道吗?当他当着所有观众的面在电视屏幕前承认你就是他亲生儿子的时候,我都觉得他很了不起。”

那是他小时候发生的事吧?他记不清楚了。

“不过我原本就是爸爸的孩子,为什么他承认我是他的亲生儿子这件事你觉得他很了不起?”

魏伯哭笑不得的揉着自己的头发,过了一会儿,他才说:“你爸爸是个明星,很了不起的明星,拿了很多的大奖,有很多的人喜欢他,还有,你爸爸之所以会将你留在这里,是因为他太忙了,并不是因为他不爱你。”

“那为什么他可以和大爸爸住在一起?”

魏伯大概是太老了,身体也不大好,听到自己这么说了以后,他只是不停的咳嗽,害的许扶摇都有些担心了,忙走过去不停的为他顺背。

自己还小,很多的事都不懂。

比如他不明白为什么魏伯会叫许天翊为大少,为什么爸爸会叫他哥哥,许天翊又叫爷爷爸爸,乱七八糟的,还有,姑姑好像很不喜欢爸爸。

不过爸爸也不喜欢她。

一般爸爸不喜欢的呢,自己也不会喜欢。

自己不喜欢的人包括姑姑,姑父,还有他们的那对双胞胎女儿。

爷爷也不喜欢姑姑,每次姑姑拉着他说话,他都会不耐烦的挥开她的手,说:“那些东西是我留给扶摇的,和你还有你的女儿没有任何的关系。”

除了爸爸和大爸爸,还有魏伯以外,对自己最好的其实就是爷爷。

不过爷爷最近的身体不是很好,每次许扶摇爬到他腿上,他都会咳嗽。

和魏伯一样,甚至比魏伯还频繁。

“爷爷,你是因为老了才这样吗?”

爷爷就算老了,也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爷爷,听到自己这么说了以后,他会捏住自己的脸,揉乱自己的头发,说:“爷爷才不老,爷爷还要看着扶摇长大,继承万辉,然后娶一个漂亮的老婆,再生下一大堆可爱的小孩子。”

夏天的时候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很多次,许扶摇会趴在爷爷的身上睡过去。

爷爷比爸爸还温柔,他陪着自己住在这家大宅子里,也从来不骂自己。

许嘉慕护着自己的宝贝儿子与许天翊对峙了几句,侧头的时候,才发现儿子伏在自己的怀里不再说话。

也不知道这小子学谁,每次和他说话,说啊说的,他的思想就会开溜,以后也不知道他想到了哪里,脸上略显呆滞的表情。

叫了几声扶摇,怀里的儿子才抬头愣愣的看向自己。

“怎么了?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爸爸,爷爷最近老咳嗽,他是不是病了啊?”

想到许泾遥的身体,许嘉慕不由得叹一口气,只是等到他看清楚儿子眼中隐约透露出的担心,他又忙笑开,说:“不要紧的,等到天气稍微变热一点呢,爷爷肯定就不会咳得这么厉害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

许泾遥和大伯应该是做出了某种协议,万辉现在由大伯的两个儿子一同管理,虽然许泾遥时常念叨万辉是扶摇的,但许嘉慕觉得他这样的想法太过乐观。

他曾经也动过让许天翊回万辉的想法,只可惜许天翊不同意。

这几年的时间,在许天翊累积了一定的经验和资产以后,已经开始进军地产界,严格说起来,天暮和万辉如今是合作伙伴的关系。

只是他对待扶摇再不像他以前对待许天翊那般严厉,大概是上了年纪,偶尔看见他对待扶摇的态度,许天翊甚至会回头同许嘉慕叹一口气。

意思是两人都太宠着扶摇了。

每到这个时候,许嘉慕会不由自主的挑眉,说:“怎么?我儿子我不能宠吗?”

以后想起两人当初对彼此许下的承诺,许嘉慕又有些担心的靠过去,说:“你呢?真不想再要一个孩子了?”

“嗯,有扶摇就够了。”

说到这里话的时候,连许天翊自己都没发现,他的眉头会不自觉的皱在一起。

甚至他也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吃一个小孩子的醋,吃到全身上下泛酸水。

那孩子自小就对许嘉慕亲近,过分的亲近会衍生出一种类似独占欲的东西,每次看到许嘉慕,他都会黏着他,恨不得能时时刻刻与他呆在一起,而且最好只有他们两个人。

每次看到扶摇一脸得意的同自己坏笑,许天翊就有一种即将吐血的冲动。

所以再要一个孩子的话,他估计自己会吃醋吃到死。

人老了以后,身上的毛病渐渐的也就多了,不过看到许嘉慕他们回来,许泾遥会因此变得有精神很多。

但许嘉慕宁愿相信那是因为扶摇一看见自己就很开心,许泾遥看见自己宝贝孙子脸上的笑容,他自己也会变得更开心缘故。

晚上吃饭的时候,扶摇的撒娇模式全开,赖在许嘉慕的身边,不仅要他为自己,甚至连许嘉慕为他夹的菜,他偶尔也会傲娇的扭头表示自己不喜欢。

“许扶摇,你再这个样子,小心我等一下罚你面壁思过!”

可惜许天翊威严的声音很快换回两个人的反驳。

“儿子只要心地善良就好,不用对他这么严格。”

“就是,你们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扶摇只是想同你们撒娇,你们不在的时候,他很听话,对吧?魏伯。”

站在扶摇身后的魏伯连连点头,说:“对!他比大少三少小时候都听话!”

一家人都在围绕许扶摇打转,看到他得意的同自己挤眉弄眼,已经是一家上市公司老板的许天翊倍感内心的无力。

小孩子睡觉的时间一般都比较早,即便后天就是他的生日,也激动的缠了自己近一天,到晚上十点不到,他就已经心有不甘的睡着了。

洗完澡出来,许嘉慕正准备走回儿子的卧室,他突然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许天翊拦住。

“等一下过去。”

“为什么?”

“你刚从国外回来。我已经很久没看见你。”

“不过六天而已。”

“六天也已经很长了。”

有人说人越老性格会越发的有些孩子气,但面前的许天翊,三十三而已,怎么都称不上那个老字。

因为想要替儿子庆祝生日所以很匆忙的从纽约赶了回来,倒时差加上他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睡觉,等到许嘉慕看清楚许天翊眼底涌动的暗潮,他倍感无力的在他的嘴唇上轻吻了一下,说:“哥,我很困……我能不能先睡觉?”

那个哥字被他说的绵软悠长,只是看他一脸的疲惫,许天翊也不忍心了,说:“好了,先睡觉。”

但语气中终究有种委屈的意味。

三十三,已经不小了,但从前的许嘉慕从来也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变成这个样子。

爱撒娇,爱吃醋,甚至连扶摇的醋都吃……

见回头的许嘉慕一脸无奈的看向自己,许天翊莫名其妙,说:“怎么了?”

“没什么,小声点。”

扶摇住的是以前自己的那间卧室,床很大,房间里开着一盏床头灯,看见昏黄光线下自己抱着双手睡得很香甜的儿子,许嘉慕的内心软成一团,将儿子小心翼翼的揽进怀里后他才睡下。

“晚安。”

“嗯,晚安。”

三人都喜欢侧睡,许嘉慕抱着自己的儿子,许天翊就从身后抱着他。

早上许扶摇很早就醒了,看见眼前还睡的很熟的许嘉慕,他不由得伸手戳了戳他的脸。

自己的爸爸长得可真好看,这么想了以后,许扶摇又凑过去在他老爸的脸上亲了一下。

“爸爸……”

“嘘……”

见突然从爸爸身后冒出一个脑袋的许天翊,许扶摇冷哼,想又来!

“爸爸很累,等他再睡一会儿。”

“不要!”

把脸撇开后,许扶摇索性摇晃许嘉慕的肩膀,说:“爸爸爸爸,起来了!天亮了!”

“臭小子!你就不能让我多睡一会儿吗?爸爸真的很困。”

听到许嘉慕有气无力的说出这些话以后,许扶摇又觉得有些愧疚,以后等到许嘉慕伸手将他揽进怀中,他也就不再动弹了。

爸爸睡了真沉,许扶摇想着都快过去一个世纪了吧?手脚有些僵硬,他偷偷的动了动手,又动了动脚,等到他准备偷偷爬出许嘉慕的怀抱时,许嘉慕却突然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许扶摇,你其实有多动症吧?”

“许扶摇,你这个小坏蛋,都叫你不要吵醒你爸爸了!”

许扶摇躲闪不及,被突然起身的许天翊抱进怀里。

明知道自己不喜欢被人挠痒痒……

房间里很快被许扶摇的笑声充斥,被许天翊放在腿上随意揉捏的时候,许扶摇突然觉得自己很像一条鱼。

“大爸爸!我错了!爸!你快救我!”

将已经笑出眼泪的许扶摇抱在怀里后,许嘉慕才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说:“扶摇,明天就是你生日了,开不开心?”

“开心!”

“那你想要什么礼物?”

“想要爸爸一直陪着我!”

许嘉慕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顿了顿,他才揉了揉儿子的头发,说:“好,不过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许扶摇原本只是说说而已,看见许嘉慕一本正经的表情,他也不由得有些疑惑,说:“真的吗?”

“嗯,真的。”

“太好了!爸爸!”

见扶摇扑进许嘉慕的怀中,许天翊低声问了一句:“真的?”

“嗯,都三十了,也该适当减少工作量多陪陪儿子了。”说完许嘉慕笑容更甚的看向他,说:“怎么?你不开心?”

又是眼角和嘴角一齐上扬的样子,许天翊隔着儿子也像他刚刚做的那般揉了揉他的头发,说:“是有些没想到,你都已经三十了……”

“是,我们都不年轻了。”

“但足够的幸福。”

许嘉慕笑,说:“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好像是从扶摇出生以后,这个人的性格就变得越发有些柔和了,见他抱着儿子一脸笑意的朝自己看过来,坐在床上的许天翊不由得凑过去轻吻了一下他的嘴唇。

原本他是想加深这个吻,可惜扶摇那只臭猴子用后脑勺撞他的鼻子。

力道不轻,许天翊吃痛的捂着鼻子,咬牙切齿的叫出许扶摇三个字。

似乎是真的生气了,直觉危险的许扶摇瞬间跳下床朝门口跑去。

“好了。”

想要追出去的时候,许天翊的手被身后的许嘉慕抓住,虽然笑容中带着点调侃的意味,也知道他是为了包庇儿子才会这样做,但看到他这样,许天翊还是乖乖转身加深了刚刚的那个吻。

生日宴说的是晚上举行,但下午的时候,许嘉慕的那干好朋友就陆陆续续的来了。

不过他的好朋友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就好像许天翊,这些年他依旧没交到几个知心的朋友。

最早来的是鲁栋和周楚耀,这几年的时间,鲁栋越来越胖了,每次看到他的背影,许嘉慕和许天翊都会对视一下,然后在心里念叨一句周楚耀的重口味。

一如既往的啰嗦并猥琐,而且一点都不像一家大型经纪公司的老板。

想起公司的名字,许嘉慕微微感到头痛。

振天。

这样的名字一般人只会联想到上世纪香城武侠片中某个大侠的名字吧?又或者汽车侠一类的角色。

可惜因为当初周楚耀的全力支持,这间公司自此就拥有了一个这么烂俗的名字。

这几年的时间,周楚耀已经逐渐淡出,做制片人或者挑选几个他觉得看得过去的新人进行培养,也一贯的毒舌。

只是面对鲁栋的时候,他总有用不完的耐心和爱心。

“你说周楚耀怎么会这么喜欢鲁栋?”

听见许天翊小声的问自己,许嘉慕也只是笑。

不远处,鲁栋逗弄自己的宝贝儿子,周楚耀就在一旁满脸笑容的注视着鲁栋。

那时候许嘉慕想起某首歌的歌词。

如果爱他笑容和你相随,胸膛把你包围,他容颜都烧毁,你有没有所谓。

如果是许天翊,他想自己一定无所谓,就如同周楚耀对待鲁栋。

暗恋了太多年,只要那人肯和自己在一起,那么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他们大概都会愿意,一如他和周楚耀前世吃的那些苦。

“嘉慕哥!”

听见赵柔的声音,许嘉慕浅笑着回头。

虽然已经贵为振天的金牌经纪人,又全权负责自己的所有事务,但赵柔对自己的称呼却从来没有改变过。

见她怀里抱着自己快两岁的女儿,许嘉慕忙把她抱在怀里。

赵柔的女儿小名囡囡,长得粉雕玉琢,每次看见许嘉慕,她都会自觉的同他伸手。

“囡囡囡囡!”

将囡囡交给自己的宝贝儿子以后,许嘉慕才站在那里与赵柔和她的老公说话。

赵柔的老公也是同属振天的艺人,外形并不怎样的出众,但演技精湛,脾气也再好不过,按照鲁栋的话来说,赵柔眼光精确,一眼就为自己挑到了一个最适合她的人。

这几年的时间,赵柔的性格逐渐变得有些火爆,不过面对她老公和自己的女儿,她又都是一副温柔贤淑的模样。

“周子睿呢?还没来?”

“嗯,打了电话,说晚一点过来。”

从出道之初,两人就称得上是死敌,相同的一个很具分量的广告代言,经常在两人间轮转,不给年轻艺人丝毫的机会,甚至两人也会时不时争取同一个电影角色。

周子睿有演戏的天赋,许嘉慕的进步却比他明显,再加上这几年两人拿到的奖项的数量差不多。

就在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生出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概时,两人又却是私交不错的好朋友。

只是不同于感情一早就很稳定的许嘉慕,这几年周子睿与别人传出的绯闻一如既往的多,男女皆有,而且他也不会对此做出怎样的掩饰。

傍晚一群人开始在布置一新的草坪上bbq时,周子睿姗姗来迟。

在被周楚耀咋咋呼呼的威胁着要他喝下半瓶洋酒时,他忙将身边一个看似很安静的男孩子拉了出来,说那是他的爱人,也会替他喝下一半的洋酒。

那男孩子好像是个刚出道的艺人,眉清目秀,神色冷清,众人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他们才想起这个男孩子一出道就被冠以了小许嘉慕的称号。

众人看一眼脸色变得很难看的许天翊,忙说笑着转移话题,想周子睿带那个男孩子出现在这里的初衷,根本就是为了看到此时出现在许天翊脸上的那种表情。

果然许嘉慕还没和周子睿说上几句话,他就被始终冷着一张脸的许天翊拉到了旁边。

“别再和周子睿说话!”

“我们只是很普通的朋友。”

“当初你不是说过等周子睿好了以后你们都不会再见面吗?”

见他旧时重提,许嘉慕只得低声低声嘀咕一句:“爱吃醋的老男人!”

“许嘉慕!”

“时间差不多了!我去叫人把扶摇的生日蛋糕推出来!”

“许嘉慕!你又把演技用在我身上!”

许天翊还没说完,许嘉慕一早就逃进了客厅。

许扶摇才是那种被众人捧在手心长大的小孩子,见他此刻捧着自己手中的蛋糕一个个的递到每个人的手上,再接受别人的祝福礼物,许天翊有些感概的说:“没想到他就这么大了。”

“嗯,刚出生的时候,我都怕我们养不活他。”

“是,那时候他确实比较小。”

小小的一团,五官也皱在一起,抱在怀里的时候,许嘉慕只觉得他像极了一只营养不良的小猫。

以后他这样的话被许天翊取笑了很久,说:“你自己小时候才是一只营养不良的小猫!”

过去的事好像已经离得很远,只是看到不远处的许扶摇朝气蓬勃活蹦乱跳的模样,许嘉慕又觉得内心满足充实。

两人都没有为许扶摇准备礼物,或者说他想到的没想到的家里的人都为他买齐了,他真正想要的,也不过是两人的陪伴。

“哎,接下来我有空挡,扶摇也在放假,不如我们带他出国旅游。”

许天翊无意识的吃了一口蛋糕,以后发现蛋糕实在不合他的胃口,他又仓促的吞下,说:“可以。”

“你公司里的事呢?”

“有秦柯,还可以开视频会议。”

听到他这么说了以后,许嘉慕似笑非笑的看向他,说:“你是不是太过依赖秦柯了一点?”

“你呢?不是一样让周子睿做了扶摇的干爹?”

“我们只是单纯的朋友。”

“我和秦柯也是。”

每次说到这个话题,两人都会孩子般吵个不停。

事后想到这一点,连许嘉慕都会觉得两人太过幼稚。

许天翊被扶摇拉到一边说悄悄话的时候,周子睿悄无声息的凑到许嘉慕的身边,说:“邹导的那部电影是不是有找过你?”

“是。”

“他也找我了。”

见他一脸戒备的看向自己,周子睿又笑,说:“我们角色不同,换句话说,在这么多年以后,我们终于可以再次合作了。”

“可惜仇导退隐了。”

“什么意思?”

“那时候他说如果我满三十,他还在当导演,他就选我做他电影的男主角。”

“嘁,邹凌也很厉害的好不好?”

许嘉慕点头,说:“也是。”

看了眼站在角落安静喝酒的那个小男生,说:“对了,你这次是认真的吗?”

“不知道,要等磨合期过了才知道。”

“你每次都这样说。”

“你以为世界上有几个许嘉慕?这么小的年纪就开始打他哥的主意?!”

听见周子睿的打趣,许嘉慕也只是笑,说:“对了,他多大?”

“马上二十。”

“真年轻。”

“是,我们都老了。”想了想,周子睿又说:“不过我对现实满意。”

“我……”

“嘉慕。”

听见许天翊突然变得很柔和的声音,许嘉慕有些头痛的皱眉。

“嘉慕,今晚你一定会感谢我的。”

凑到自己的耳边小声丢下这句话,周子睿就施施然的离开。

一开始许嘉慕没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以后等到许天翊将他拖去他从前的那间卧室,许嘉慕就立刻明白了。

“哥,扶摇的生日宴还没结束。”

“管他,反正他身边多的是围着他转的人。”说完许天翊抽下自己的领带将许嘉慕的双手绑在床柱上,居高临下的说:“许嘉慕,你忘了刚刚我同你说的话?”

“什么?”

“我让你不要再和周子睿说话!”

“可是……”

许嘉慕的话还没说完,许天翊就已经俯身将他吻住。

大概是最近憋了太久,又或者他太过生气,这晚许嘉慕被他摁在床上做了许久,以后等到许嘉慕哭了,许天翊才故作大方的解开了他手上的领带。

“嘉慕,为什么年龄越大我会越来越觉得不安?”

许天翊一边说话,一边轻吻怀里的许嘉慕,但身下的动作却不见怎样的温柔。

许嘉慕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也不知道原因,只是听到他这么说了以后,他内心又会觉得很满足。

小时候被自己时时仰望着的许天翊,似乎是到了这一天,他终于爱自己胜过自己爱他了。

不过也有可能持平……

想到这里,已经很困又被许天翊抱去洗过澡的许嘉慕不由得更深的埋进他的怀里。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的房门被许扶摇敲得震天响。

“那个臭小子,总在不断的折磨我们。”

“爸爸爸爸爸爸!开门开门开门!”

许嘉慕略显无语的起身,只是他还没走下床,腰间就传来的一阵疼痛。

“怎么了?”

“腰痛。”

见许嘉慕又躺倒在床上,许天翊忙起身道歉。

“很痛吗?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休息一下就好。”

听到许嘉慕这么说了以后,许天翊才缓和了一下自己的表情。

“要不我替你揉揉?”

“嗯,可以。”

门外许扶摇的敲门声还在继续,许嘉慕回头,说:“要不你先让他进来?”

“不要,这个臭小子,你们太过分惯着他了。”

“我不是一样惯着你?”

想起昨晚的事,许天翊脸上的温度不自觉的烧了上去。

“靠!许天翊!轻点!我不知道我今年已经三十了?!”

“许嘉慕,你再说句靠试试。”

想到他最讨厌自己说脏话,许嘉慕干笑着回头,说:“哥,我错了,我真错了,以后我都不会再说这样的话了。”

许天翊冷哼,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原谅了自己。

“嘉慕……”

许天翊的力道适中,在门外的扶摇大概是被魏伯拉走后,许嘉慕又一次昏昏欲睡。

嗯过一声后,许天翊凑到他的耳边,说:“三十岁而已,虽然已经不年轻,但也不算太老,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抛弃你的。”

许嘉慕嘁一声,想你都三十三岁了,比我还大三岁。

只是他太困,说完这句以后,他又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的,他似乎听见许天翊又凑到他耳边低声与他说了一句:“我爱你。”

千山万水,原来自己想要的,或者等着的,也不过是这句话。

作者有话要说:艾玛。每次开头都觉得自己写的挺不错,每次到结尾的时候又觉得自己写的像坨屎,只是我尽力了,只能说自己笔力不足,咳咳,期待下一本或者下一本,我相信我会进步的~

最后,谢谢各位看文,收藏,订阅,留言的亲,很感谢你们,是因为你们的鼓励,我才能把这本小说写完,真的谢谢,鞠躬~

新文已开,喜欢的可移步,不感兴趣的我们他日江湖中再见,爱你们,灰灰~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