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人间行

小说:阴灵卷轴(gl)作者:绝歌更新时间:2019-04-18 15:29字数:451170

叶子自然明白王涯不是心疼装修费,是对她的装修规格表示有意见.她沉吟许久,问:"若弄成黄岐家那样以居家养气为主,阵法为守合适否?"

王涯说道:"照正常人家的装修弄就好.至于阵法,布一个可隔绝气机的法阵保护点就行,不用弄那么麻烦.黄岐家的那栋楼是自家盖来住的,百年都不见得能倒.她给你落户的这栋楼的建筑质量就难说了."

叶子当然知道房子的质量不是很能经得住时间的考验,所以在装修的时候也考虑到这个问题,原本打算以法阵加固.现在听王涯这么说,便明白王涯的长住是指一两年或三五年,而不是她认为的以后一直住.叶子只好推翻之前的装修方案,她想重新设计,又苦于十万块的预算实在太少,只得先将设计搁下,准备先了解下建材行情再作谋算.

第二天大清早,王涯便神情气爽地去事务所上班.她刚踏进事务所大门就见前台站起来叫住她:"王总,有位有电话沈先生找您."

"沈先生?"王涯要来那人的电话号码回拨过去,说道:"你好,我的人间事务所的负责人."

电话那端是个中年男人的惊叫声:"是你!"

在这中年男人的惊呼声中,王涯还听到了她催债的循环播报录音.这声音寻常人听不到的,只有这欠债者和通灵的人才能听到.

这沈姓中年男人昨晚追魂符找上,他也是有见识的本事的人,也认识有道术的修道中人.连夜驱车去到道观找一位潜修的道长替他解难.结果这道长一看到跟在他身边的影子,吓得赶紧让他走,告诉他解铃还需系铃人.他接到王涯拨回来的电话,立即听出这声音和身旁这道影子发出来的声音是同一个人.

王涯捏着电话笑道:"是我,人间事务所负责人王涯."说话便把他欠黄老板的欠款金额和利息外加总额一并报给他,问他什么时候还债.

沈姓男子告诉王涯,他手头紧,能否宽限几天?

王涯回答他说可以!"你想什么时候还钱都行,你还钱,我撤回你身边的那东西.哦,顺便提警你一句,有这东西在你身边,你睡不着觉是小事,但为了维持它存在的力量需要抽取你的阳气,时间久了影响寿元."

"黄老板付给你多少酬劳?我付双倍给您,您看成吗?"

王涯笑道:"黄老板是我们事务所的幕后大股东,主要,重要的客户之一,即使这趟生意免费我都得接,您明白吗?我知道现在经济不景气,您可以慢慢考虑还债或不还."说完,她便挂了电话.以前她是绝对不敢用这样的手段的,因为很容易招来玄门中人.现在嘛,玄门中人见到她躲都躲不及!

事务所正式营业的第一天,老唐也踩着点来上班.他径直去往王涯的办公室,见到王涯就问:"阴阳风水公司开办追债业务妥当吗?"

"如果只靠收鬼捉妖,估计我们都得饿肚子.追债业务算是项拓展收入的副业,只接恶意欠钱不还的单,这叫恶人还需恶人魔.这项业务我来处理."

有王涯的最后一句话,老唐放了心.他说道:"那这项业务还是靠行业口碑,不要印在明面上."

王涯想了想,说道:"行!"

下午,沈姓男子又打电话给王涯,说他正在筹钱,能不能让跟在他身边的影子暂时消失,哪怕暂时消音也行?他都快被折磨死了.那声音一直在他的耳边响,死命捂住耳朵都不行,烦得他差点想把自己的耳膜捅了.这催债的东西哪是催债啊,这简直就是催命.自这东西出现在他身边,吵得他连觉都没得睡,昨夜一夜没睡成,连续熬三十多个小时不睡觉,铁打的身子也快撑不住了.

王涯笑道:"你什么时候把钱还上,它什么时候消失."说完,挂了电话.

下午五点多,王涯感到那去讨债的追魂符咒消散了.她赶紧登6公司的网银查账,发现那姓沈的一口气把欠的钱全还了!王涯惊得嘴巴张成了"o"字形!这也太效率了!为了表示自己的效率,她扣下总额的2o留在公司帐上,把余下的钱都转到了黄老板的账户.

几分钟后,黄老板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激动得连番感谢王涯.

黄老板的这笔单追回来后,事务所半个月都没有生意上门.

老唐闲得成天往王涯的办公室跑向王涯请教符箓,阵法的修行一道上的知识,或者和自己拉来的几个同行闲着没事就互相切磋,交换修行经验心得,把事务所当成了清修地.

没过两天便整来根雕茶盘,整起了"煮"茶论道.

最开始的一周还只是老唐和事务所的另外几个同行论"道".

渐渐的,这几个同行又叫来了自己的知交好友,知交好友又叫知交好友.

到开业第十天的时候,人间事务所成了论道的茶馆.

每到上班时间,四十五个人齐齐到事务所报道,到天黑了他们还不走!原本空荡荡的事所务大厅整得人满为患,全让这些人凑在一起交流心得,共同切商精研,还经常出手切磋,有一次更是差点被符箓轰破楼板!逼得王涯自.[,!]掏腰包布下阵法护住这层写字楼.有了王涯布下的阵法护持,他们切磋的时候就全放开了手脚,甚至在写字楼的一角开辟了一块演武场.

窝在办公室的王涯还时不时受到波及被拉出去当仲裁!裁完后还得讲解清楚为什么谁的不行,谁的又行,哪里有缺点,这哪是当仲裁啊,这是教徒弟!

王涯回过味来,仔细打量这些自己不大注意的散修,发现他们看自己时都带着敬畏,又留意了几天他们的举动和偷听了他们的谈话,才发现不知道是谁把自己是得证道果的妖仙的消息给透出去了.这些散修苦于无人指教修行难以寸进,全来她这里找机缘来了!

王涯哭笑不得!她这是开事所务,开张半个月,就只接到黄老板的一单生意,跟着事务所就变成了变相的道场.冲着他们那带着敬畏以及火热的眼神再冲老唐的面子,王涯也没好意思赶人.况且他们也不是来偷师,只是遇到修行难处时大家互相切商,实在想不透的便向她请教.她在修行一道上也有些心得,一写起来无关紧要的也便分享出来.

第十六天下午,终于有生意上门.

一个老太婆,怀疑家里的风水有问题想请人去看看.

王涯往那老太婆面前一站,顿时被老太婆斜着眼一顿鄙视:"我不找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我找你师傅!"

一位胡须及胸,鹤发童颜的老头子笑呵呵地走过来,说道:"王总,我替您走这一趟吧."

王涯绷着脸点点头,回办公室了.

不到半个小时,老头子回到事务所,把三千块出场费交给她,告诉她那老婆婆家的布置和家具摆放方位不对,没什么大问题.

再然后,66续续有生意上门,都让这帮子散修替她接了,他们去替她把事办完,钱,一分不少地交给她.

整得王涯彻底无言,依然每天上午坐镇事所务,下午帮着叶子跑建材市场了解建材行情,晚上两人就去看电影,逛街或者走阴路去四处游历,经常会在晚上借阴路去往外省用脚去丈量山川大地欣赏风景,运气好的时候进入到生态保护区或城镇郊区,运气不好的时候就很坑爹,好几次撞进了采矿区,采石场,触眼所及满目苍夷,地上地下被祸害得简大地化脓长疮似的,废水排进江河中污染整条河流,鱼虾死绝,差点把她俩染上满身污臭.

最搞笑也最不好笑的一次就是王涯和叶子在地上潜行时居然遇到了一位山神搬家.

要知道这些山神都是依附山脉存在,一般扎根一个地方就不会再走.

她俩好奇,跑去看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山神搬家.

结果,她们看到山脉被掏空了,许多地方踏塌,有个地方的山体中的煤矿层里还埋了几十个死去不到两年的死人.

王涯的心像是被刀子扎了一下,替那些埋在煤矿层里的亡者作了超渡,带着叶子离去.

后来她俩又去拜访了名山大岳.她们与那些得封神位的真仙遥遥地对视一眼,互没搭话.那些得封神位的真仙继续坐镇名山大岳,她和叶子继续用脚丈量脚下的山川大地.她们见到过巫山的,看过泰山的日出,看过华山的朝阳,也看到过植物被破坏殆尽的山体在暴雨中滑坡淹没了吞噬了整座村庄,看到过建成不到十年的楼房轰然倒塌.

叶子用了一个月时间花了不到十万块把房子装修完成.不想用掺了海沙的沙子,装修用的河沙是她俩自己去河里挖的,不想用人造大理石板,大理石是她俩自己去山里面掏出来再找人加工的,不想用复合木打家具,还是自己去深山里砍的树用妖力抽干了水份找木匠打的家具,结果在装修的时候居然有装修工偷她们的建材,在一些不大显眼的地方偷工,逼得叶子这位能够撂翻玄门七位地仙,四十多岁鬼仙的堂堂千年大妖摇身变成监工,寸步不移地守在她俩的新房监督装修工人干工.

事后,王涯和包工头结算工钱的时候包工头还向王涯直抱怨:"你们那叶小姐啊,做人真不咋滴,成天像防贼似的盯着,活像谁要拿她什么东西似的.她把这装修材料连一根钉子都算得清清楚楚,谁还能拿你们的东西?你们这生意啊,真难做!"

正在卧室做最后质检的叶子闻言轻飘飘地回了句:"所有的装修材料都是我检测过的,装修损耗也是我计算过的."跟着便来到那包工头的身边开始算她什么材料备了多少,什么时候用掉多少,什么时候在使用的过程中坏掉多少,本该剩下多少,结果在什么时候被拿走了多少.时间,地点,数量乃至人她都记得一清二楚,最后,在王涯数钱的时候,硬是再扣了五百零四块抹去了八毛零头的材料损失费,噎得那包工头跟吃了死孩子似的收了钱头也不回地走了,发誓下次再也不要做她的生意.

叶子轻轻地回了句:"我下次也不再找你做生意."顶着环境污染去河底挖河沙容易么?吃着粉尘从大理石采石厂的地底下抠大理石容易吗?在深山老林子里躲开护林队偷几棵树容易吗?几百年的红木树不好找!把红木,大理石从聚阴地搬出来后找货车拉木头也不好运,还是王涯走关系找到她以前认识的那跑货车的房东.[,!]替她们拉回来的.原材料难弄,她当然得精打细算,又不是没给足工钱,凭什么让他们玩偷梁换柱,偷工减料!叶子瞅着王涯,很是感慨地叹了句:"做人可比做妖难多了!"当年建九大王陵都没装修这套房子费事费心费力!她径直走到门口关门落锁,然后转身到王涯的跟前要辛苦费!

王涯作为职业追债人自然不好意思赖叶子的帐,只好闭上眼睛,仰起头,让叶子从额头亲到鼻子再亲到嘴巴——

嗯,也就是亲到嘴巴,大家懂的.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