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薛佳柔

小说:最美不过爱上你作者:绿枢更新时间:2019-04-18 14:18字数:158370

(正文开始)

薛佳柔回到住处后,十分后知后觉的良心发现,她这样对茵茵,在某些母亲眼里是不是犯下了十恶不赦的大罪,被人知道后说不定会被诅咒下地狱,就像她知道的很多女人那样,女人就该早点结婚,结婚了就该早点要孩子,然后以丈夫孩子为重,牺牲自己为家庭是理所当然的,洗衣做饭是必须的,让老公和孩子幸福是必要的……然后活在无数应该里面,她叹了口气,倒不是觉得这种想法如何,而是她发现,就算她很想做到这些,但手脚和嘴根本不听使唤啊,她真没有办法当那种贤妻良母啊,这真不是她的错,她就是做不到。

她想到茵茵踢自己的几脚,恨得牙痒痒,倒在床上什么都不再想,而是大睡一场。

薛佳柔过着猪一样的生活,吃了看电影看综艺节目,然后就躺在床上睡觉,很多人都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嫌弃太无聊,但天知道,她一百年也不会嫌弃,这就是她梦想中最美好的生活,没有生活压力,不必讨好谁。

于是这样的日子一日复一日后,她也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她都已经开始不分白天黑夜了。更重要的是,她很悲剧的发现,自己仿佛被所有人给遗弃了,她手机没有关机没有停机,但在这么长的时间里,竟然没有接到一个电话,只有10086的亲切慰问。

徐兆伦竟然没有给她打电话来,她盯着自己的手机,才不承认自己在生气呢,他不打电话来,正好,正好。

茵茵也没有打电话来,好吧,那家伙现在在她爸爸那里,哪里记得生她养她的母亲,哪里知道她薛佳柔怀孕时多么辛苦,哪里知道一个母亲生下孩子后有多痛。

她很恶毒的想了下,肯定是徐兆伦那个奸商给茵茵灌输了很多她不利的消息,否则茵茵怎么会舍得这么久都不给她打来电话。

薛佳柔百无聊懒,最终决定去看她自己的母亲。

薛佳柔找到林睨时,林睨正在麻将桌上打得正High,林睨最大的爱好就是打麻将,并且能几天几夜打个不停。薛佳柔想到自己小时候,看到林睨打麻将时,心里很恶毒的有过一个念头,她希望能穿越到很久很久以前,把那个发明打麻将这个东西的人弄死,那样妈妈就不会那么喜欢打麻将,从而可以拿出更多的时间来陪自己了。

这么多年了,再想起从前自己的傻念头,她眼睛竟然有些发酸。

林睨虽然只是打着麻将,可她动作非常流畅,她依旧是个美丽的女人,有着精致的五官和自信的笑容,即使是打着麻将的姿态也是优雅的,这大概也是薛家和宠爱她多年的原因吧?林睨看到了薛佳柔,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哪怕她们已经许久不曾见过,仍旧依旧打麻将,仿佛那就是林睨今生的事业。

薛佳柔找来一个凳子,坐在林睨的身边,看着林睨出牌。

麻将馆里安静不下来,麻将的摩擦声,有人输得彻底的不甘心声,还有人赢了后忍不住的笑声,种种声音混杂在一起,透出一股儿说不出的嘈杂感。是什么时候开始,理解林睨的这行为呢,是别墅里的某个她该喊阿姨的女人为着子女做了无数事后,焦虑得提前衰老,却得到的是薛家和和一对儿女的嫌弃,又或者是看到某位阿姨平日里永远板着脸,只在薛家和面前露出讨好的笑容来,又或者是看到了另一位阿姨把儿子当做命一样对待,结果那个儿子实在不争气,坐牢了,薛家和连去打点都不愿意,那位阿姨最后疯了……

渐渐的,她活在那栋别墅里,再也不去奢求所谓的一家三口幸福美好了,他们家永远都不止三口,而她的父亲也不是个有责任心的男人。

是啊,很多时候都想不通,这个人怎么能那么坏,这个人怎么能做出那样的事来,但就是有这样的人存在,让心中期待的美好永远都不可能发生,除了接受还是只能接受。而她也不清楚,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受,并对所有的事都以努力,努力不成然后决然放手,仿佛这个世间原本就没有能让她执著的事。

所以,她无法理解程羽菲所谓的专情,甚至她有些恶意的觉得,程羽菲所谓的坚持,究竟是真爱,还是一个人无聊了,只有那么一个人可以想,于是想着想着就习惯了,戒不掉这个习惯了,于是演变成了所谓的爱情。

薛佳柔一直坐了很久,林睨终于收班了。

司机早已在外面等候,接林睨回去。

薛佳柔和林睨一同坐在后面,林睨大概是薛家和那么多女人之中,唯一一个不会计较薛家和和别的女人的关系,也不会同薛家和争吵,整个别墅里面,林睨住的是最好的房间,平时的零用是最多的费用,林睨也是个舍得为自己花钱的人,从里到外,全都是名牌。

薛佳柔常常听人说,父母对子女的爱,子女永远都无法偿还,然后以同样的方式还到下一代身上。是不是林睨对她的态度,她无以为报,于是用着同样的态度对待茵茵?

回到家,薛佳柔和林睨一起吃了晚饭,便回到林睨的房间。

林睨一路上都没有说话,薛佳柔却能感觉到林睨的情绪不高,难不成是今天输了缘故?

薛佳柔坐下,林睨围绕着薛佳柔转了一圈,那样的目光,让薛佳柔感觉自己就像一堆垃圾被自己的母亲看着,不对,是以垃圾一样被嫌弃,重点是嫌弃。

林睨双手抱胸,嘴角微微上扬,“薛佳柔,你就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薛佳柔得承认,她可以在所有人面前无谓,可面对自己母亲时,永远都做不到无拘无束,当那个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不在乎的薛佳柔,真是奇怪,她们母女的感情也没有多好,她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

林睨的话却没有说完,“离婚了,丈夫没了,然后孩子也没了……你说说看,你现在还有些什么?”

是啊,她现在还有些什么呢?

薛佳柔眼神充满了迷茫,林睨却冷笑了一声,“如果过去所有的决定都认为正确,并且没有任何必要挽回,那你就不该是这个样子。”

如果不打算挽回婚姻和孩子,她该做的是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让每一个想看她笑话的人瞧瞧,她比谁都过得好,而不是这副随意得得过且过的模样。人当然可以不随大众的想法过日子,但既然那么想,就该做出与之对应的行为。

薛佳柔站起身,走到林睨身边,轻轻抱住了自己母亲。

林睨脸上的冷硬慢慢消散,看着抱着自己的女儿,悠悠一叹。林睨这么多年,也在怀疑自己的人生,但她的人生已经这样了,没办法过上小时候渴望的那种生活。她甚至很后悔,当年为何要为了一个渣男赔上自己的人生,就算那个男人万般恶心,她也不该真的对生活认命,跟了薛家和,然后不再对生活有任何追求,也不再有任何目标。

林睨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选择了,但自己女儿可以。佳柔还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过上无比幸福的生活,她希望自己的女儿想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很多人很多事,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爱你如魔,永远站在原地等你。

*********************************

徐兆伦和徐茵茵都没有打来电话,过几天就是茵茵的生日了,薛佳柔主动给茵茵打了个电话,问茵茵要什么礼物,茵茵在电话里爱理不理,让薛佳柔又气了一通。

薛佳柔想起了林睨说的话,林睨是想让她好好考虑一下和徐兆伦之间的关系,让她别那么冲动的做了决定,何况她和徐兆伦之间还有一个女儿。

薛佳柔让自己别气,她找到了程羽菲,让程羽菲去接茵茵放学,然后一起去吃饭。茵茵这次倒没有拒绝,只是还在闹别扭,不和薛佳柔说话,也不和薛佳柔坐在一起。

吃过饭,薛佳柔和程羽菲把徐茵茵送到徐家一直跟着的车里面。

薛佳柔的脸色不太好,程羽菲看着好友,也只能感叹,“茵茵还小,你该多哄哄她,多哄哄,她应该就会接受你。”

“我为什么要哄她?”薛佳柔不可理解的皱起眉来,她现在倒觉得自己不必麻烦了,茵茵看来是不喜欢她这个妈妈了,会选择跟着徐兆伦,那她就尊重茵茵的想法,而徐兆伦,大概从决定和别人订婚开始,就已经放弃了她……心里是有点不是滋味,但那又如何,学会接受就好,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不就是失婚失去孩子而已。

程羽菲轻轻的叹气,“你不能这样……当母亲了,总该有当母亲的样子。”

“我就是不想有当母亲的样子,不可以?”薛佳柔眨眨眼,“我就是不喜欢那样的责任,也不想围绕着一个小孩子转。行了,道理我都清楚,但我就是不想。”

程羽菲耸耸肩,不再劝说了。

每个人的想法不同,也有着不同的生活,没有什么对与错,只有尊重与不尊重之说。

薛佳柔再次过上了猪一样的生活,当然了,她也会找个时间出去购物,买衣服,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而她这次出门,遇到了熟人。

不知道为何,她并没有叫住孟诚和薛静柔。自从她结婚后,她并没有再想过孟诚,哪怕那个时候,她是真爱上了那个少年,有上进心,看着他就知道他就是不会坍塌的大山,会给予你安定和美好,孟诚就是有这样的魅力。而孟诚的坚定也体现在他爱上了薛静柔,于是这辈子就只能是薛静柔。薛佳柔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当年对孟诚说过的话,她说孟诚放弃了她,一定是他的损失。现在再想起这话,有种滑稽之感。

尤其是薛佳柔现在看到那一对的甜蜜,竟然不愿意打招呼,不愿意让他们看到她的现状。

薛佳柔也不知道自己是抱着什么样的心理,她跟了薛静柔和孟诚一路,他们在商场里没有买一件衣物,却甜甜蜜蜜的逛了一天,然后去了超市买菜。

薛佳柔能猜到,孟诚和薛静柔现在的生活应该不会太好,孟诚的家境很贫困,而薛静柔,在当年选择和孟诚在一起时,薛家和就不再管她了,至于薛静柔的母亲,在当年觉得薛静柔的行为不可理喻,甚至认为薛静柔弟弟的前途就是被薛静柔所影响,对这个女儿已经深恶痛绝,那么根本就不会给予任何支援。

现在的薛静柔和孟诚,大概就是像无数活在底层的人那样,租一个小单间,每日把工资精打细算着用,想着什么时候能够存到一笔首付……

薛佳柔也什么都没有买,并且回到了家。

薛静柔和孟诚现在,按理说过得不算好,那为何在这样的不算好里,她却连打招呼都不愿意,难道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很可笑,很悲剧,确实属于那种可怜可悲?

她倒在床上,呵呵笑了两声,又爬起来,将房间里的东西摔得乱七八糟,她这才终于发泄完毕。

第二天,薛佳柔起床,给自己化妆,收拾行李,她决定去旅游,缓解下自己现在的心情,说不定还可以有一场美丽的邂逅,然后谈一场小恋爱,继续她美好的人生。

只是她刚准备出门,徐兆伦的电话就来。

她皱着眉,却仍旧接了电话,“有事?”

“薛佳柔,晚上一起吃饭吧!”

“没空。”

“是带上茵茵,我们一起吃饭。”

“so?”

徐兆伦这下似乎真的动怒了,“薛佳柔,你是不是忘记了你是茵茵的妈妈?你这么对她不闻不问下去,她以后会恨你。”

薛佳柔拿着手机的手僵了僵,不愿意承认,这句话确实戳中了她的心,“在哪里吃饭?”

徐兆伦说了地点。

薛佳柔的旅行计划直接泡汤了。

吃饭的地点很普通,但人多,是自助餐火锅,因为价格挺便宜,位置坐满后,竟然还有不少人一直在外面等候着。

薛佳柔吃饭还是老样子,只拿自己喜欢的菜,她觉得就是应该这样啊,自己喜欢的就自己点,别人喜欢的就再点,她最不喜欢那种问着别人喜欢就点别人喜欢的……

薛佳柔拿回了菜。

徐兆伦看了她一眼,“茵茵喜欢菇类食物。”

薛佳柔抬头,和徐兆伦对视,他这是让她给茵茵拿菜?

茵茵坐在位置上没有动,见妈妈起身后,才开口,“给我拿饮料,要酸奶。”

薛佳柔扯了下嘴角,在路过茵茵座位时,伸手敲了敲茵茵的头。她拿了各种菇,平菇香菇蘑菇金针菇……还有一些她叫不出名字的菇,只是每种数量都非常小,开玩笑,吃不完可是要被罚钱的。

只是她又后知后觉的发现,罚就罚啊,也没什么大不了,可为何她一点都不想被罚?这种感觉大概就是原本应该付十块钱,但却有可能被收二十块钱,多十块钱当然拿得出来,但就是不想多付。

小茵茵是非常开心的将妈妈取来的菜倒进锅里。

徐兆伦没什么食欲,是茵茵非想来这里吃,他才没有办法带她来,他觉得这种东西,吃多了肯定不好,但这对母女似乎对这种吃法都十分接受,并且十分满足。

茵茵吃了一会儿,才看向薛佳柔,“不是要送我礼物吗?礼物呢?”

礼物……薛佳柔还真是难得有这么尴尬的时候。

徐兆伦看了看女儿,“等会妈妈陪你去买。”

薛佳柔撇嘴,她什么时候说要去买了?只是也没有说出反驳的话就是了。

茵茵就知道,妈妈才不会给自己买礼物,徐兆伦摸了摸茵茵的头,茵茵这才吐出一口气,“好吧,我大人大量,给妈妈一个讨好我的机会。”

薛佳柔就差一口血想吐出来。

吃过饭,一家三口还是去选礼物去了。

小茵茵是这个也不喜欢,那个也不喜欢。薛佳柔总怀疑女儿在说谎,小茵茵抱着那些玩具熊时明明笑得很开心,去拿别的小玩意时也是很感兴趣的样子。

但小茵茵就是看不上。

薛佳柔看着自己脚上的高跟鞋,今天真是失误,不该穿这双鞋子。

徐兆伦看了眼薛佳柔的动作,走到茵茵身边,对着茵茵说了一句话,茵茵立即就撇嘴,选了一个可爱的毛茸茸羊,“就这个吧,我喜欢这个。”

薛佳柔谢天谢地,让小茵茵抱着玩具一起去付钱。

礼物买好了,便应该分开了。

薛佳柔看着茵茵坐进了徐兆伦的车里,对茵茵挥挥手。茵茵见爸爸看了自己一眼,也冲着妈妈挥手,“妈妈再见。”

茵茵从后视镜中,看到了妈妈的影子,好久好久后才完全看不到了。

“茵茵应该很喜欢那个小风车,是不是?”徐兆伦看向自己女儿。

茵茵点点头,“可那个小风车是在最楼下,还是我们一进门走几步的地方。”

徐兆伦轻轻叹了叹,他似乎能懂女儿的意思,如果她选了那个小风车,那么早就买了礼物,就会立即和妈妈分开了。

小茵茵也没有多伤感,而是低着头玩了一会儿怀里的小羊,抬头看着徐兆伦,“爸爸,你很喜欢妈妈,对不对?”

徐兆伦撇了眼女儿,没有说话。

小茵茵却笑了,“我偷听到了你和奶奶的话,奶奶问你——那个女人哪里好,都不知道你喜欢她什么,明明有那么多好女人供你选择。”小茵茵学了一会儿奶奶说话,傻乐起来,“爸爸,什么叫有那么多好女人供你选?”

“你说呢?”

“就是有好多好多好的女人,但她们都比妈妈好,可爸爸只想要妈妈,是不是?”小茵茵皱了皱小眉头,“妈妈确实不好,又不会给我做早餐吃,还和我抢电视看,那次我穿反了衣服她还凶我,性格也不好……爸爸,那你为什么只想要妈妈?”

“那茵茵为何要弄坏白阿姨的礼服?”

“我不想爸爸娶她。”

“为什么不想爸爸娶她?”

“因为……”小茵茵想了一会儿,“因为我有妈妈啊,她其实也没有那么不好,会给我买好多漂亮的小衣服,也会带我去玩,还会给我念笑话……”

徐兆伦听着笑了笑,是啊,那个女人有那么多那么多的缺点,甚至不能算是一个好妻子。他很清楚,适合他的女人是如何,能带出去出席各种酒会晚会,能在家好好当他的太太,能在他劳累时理解他给予他空间,然后为他生儿育女,过着不咸不淡的生活,他原本也想着接受这样的生活,看到薛静柔的时候,他就知道,那个女人就属于那种固定模式的妻子。

可他遇见了薛佳柔。

他喜欢她早上起来时,冲着他调皮时笑,然后缠着他非让他给她一个吻,还带着威胁——不吻不许走。

他也喜欢她想让他带去商场时的样子,她老是怕他不愿意陪他去,于是好话说尽,他再点头时,她就会笑得特别灿烂,拉着他的手一起出门,并且买衣服时,一定让他去刷卡。在导购员说着恭维的话,说她丈夫很爱她时,她会仰着头十分自信的表示——那是当然。

那么多小细节,无所谓好与不好,他却愿意宠着。这和她性格好不好有关系吗?一个性格再好的女人,他不喜欢也是枉然,而让他觉得快乐,愿意陪她做无数事,这个女人在别人眼中性格再差又如何?

法律规定了性格好的女人一定要获得幸福,性格不好的女人就该下地狱?

而他,也没有觉得她哪里不好,也不是,唯一的不好,大概就是她不爱他。

薛佳柔明显的感觉到了,徐兆伦约她出去的次数多了起来,当然每次都会带上茵茵,借口永远是让她见女儿。

薛佳柔隐隐纳闷,难道徐兆伦这厮想和她再续前缘?

她想和人说说这事儿,分析分析,要是太过自恋就惨了。但她看着程羽菲的那号码,还是没能按得下去,关键是她塑造出来的——我一点也不在乎我老公——这种形象让她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她和徐兆伦的事。

于是她干脆就不想了,继续睡觉。

而与此同时,徐兆伦失眠了。他真正对薛佳柔感到失望,不是知道她对孟诚的感情,那代表着过去,他从来都不是个纠缠过去的人,何况孟诚已经和薛静柔在一起了,虽然他想到自己的妻子为另一个男人做出那样的事,的确会有那么点不是滋味,但他有一辈子时间和她在一起。他真正的失望,是知道薛佳柔怀孕,并且瞒着他去打掉了。

那个事实让他想了好多好多,对于茵茵,她或许只是当做一个任务生下,于是这个任务完成了,就不会再愿意为他生孩子了?

他陷进了这样的思绪中,并且告诉自己,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只是一个女人而已,还是一个不把他当一回事的女人,那么放弃也是一种选择。

如果没有程羽菲的那一番话,他想,他的心结也许到现在,也无法打开。

她是身体不适合生孩子,才打掉属于他们的孩子,而不是因为她不想要。他这才后知后觉,她从来都是那样一个人,如果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她一定会告诉他——徐兆伦,我怀孕了,你说生不生?

在某些时候,她会觉得,既然孩子有他的份,他当然有权利决定要还是不要。

薛佳柔又一连在家待了好些天,而这些天,徐兆伦一直没有给她打电话,让她都怀疑自己手机出了问题,用手机给自己充了一百的话费,但还是没有来电,她就感觉纳闷了。

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手机终于响了,不过不是徐兆伦打来的电话,而是她的宝贝女儿。

“妈妈,你这些天有看报纸吗?”

“什么报纸?”

“你都不关注最近的新闻吗?”

“行了,你就直接说,你想让我关注什么。”

茵茵撇嘴,不知道自己去找来看吗?

算了,茵茵一副大人有大量的模样,发挥了自己的精神面貌,“我可能有新妈妈了。”

薛佳柔猛的从床上坐起来,“什么叫你有新妈妈了?”

“就是爸爸会娶的女人啊,爸爸和那个女人结婚了,她就会变成我的新妈妈……”

薛佳柔咬咬牙,呵,难怪这些天都不再出现,原来是去讨好别的女人了。

“哦,那恭喜你,多一个妈妈了。”她就差翻白眼了。

“奶奶很喜欢那个阿姨哦,说那个阿姨又懂事又漂亮……”茵茵睁眼说瞎话,奶奶当着爸爸的面都骂那个小明星,用着不入流的手段想红,还故意陷害徐兆伦。

挂了电话的薛佳柔,再也睡不着了。

第二天,薛佳柔便去找茵茵提过的报纸,果然有徐兆伦的照片,还是他和某个新人在一起,徐兆伦还环着对方的腰,举止十分亲密。

呵,果然是要为茵茵找新妈的节奏。

关键是那新闻还有一些后续,当记者们采访那位女明星时,她含羞带怯,没有肯定和徐兆伦的恋情,只让记者们不要问这个问题了,可偏偏她的表情又是害羞,似乎很隐晦的表明了她和徐兆伦之间关系非同一般,加上前段时间徐兆伦取消了订婚,于是媒体纷纷猜测着,是因为这位女明星的插足,徐兆伦才会取消订婚……

于是现在薛佳柔站稳了前妻的名分,连版面都博不到一个了。

薛佳柔放下报纸,看着那个女明星的照片,呵了一声,“徐兆伦,你就是这眼光?”

薛佳柔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她想了很久,然后给出自己结论,只是来看看那位女明星到底长什么样子,毕竟图片上的人不真实,也为茵茵提前看一下她未来的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

好吧,她站在酒店大门口,还是没有好意思进去,她没有邀请函,站在那里太傻。

她站了好一会儿,最终决定,干脆去停车场,徐兆伦总会去取车吧?徐兆伦的车很好认,他很少换车,除非必要,她当然见过他的车。

她无聊的站在徐兆伦的车旁边,想着如果到时候她真看到徐兆伦和那位女明星在一起,她要怎么做?想到那张图片,她还是有那么点不是滋味。

她越想越烦,大脑乱成了一团。

然后,有人往这边走了过来,她远远看了一眼,好像还真是徐兆伦,她睁大眼睛,快速的跑到别的车后悄悄躲着,可不能让他发现了自己。

不过,好像有点不对劲,她想了想,嗯,他是一个人。

她蹲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听到车发动引擎的声音,觉得真奇怪,于是准备伸出头去看看,结果她刚抬头,就看到徐兆伦正看向自己。她的脸立即僵硬起来,连个笑都露不出来,他穿着一身正装,姿态的站着,冲她笑了下,“下次别恰好躲在车的观后镜恰好能照到的地方。”

下次,还有下次????

薛佳柔僵硬的站起来,“我只是发现鞋子有些不对,在弄鞋子而已,谁在躲了?”

徐兆伦看了她一会儿,“是,你没躲。”

他说着就坐进了他的车里,薛佳柔撇撇嘴,还是走了出去,站到他车前,敲了敲车窗,他则降下车窗。

“挺有缘的啊,能在这里遇见。”

徐兆伦看向她的眼神有几分促狭,“是啊,很有缘。”

她总感觉他的笑不太对劲,“那……送我回去吧!”

她也不管他同不同意,直接钻进了车里。

她坐到副驾驶位上,“你一个人?”

“不是还有你吗?”

薛佳柔又被堵了下,撇撇嘴,“最近好事将近?”

徐兆伦瞥她一眼,不说话。

他沉默,薛佳柔便觉得更有问题,“报纸上都刊登了,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你到时候想要什么礼物,可以提前说一声,我到时候直接送过来。”

徐兆伦也不发动车了,而是双手放到靠背上,头则枕在自己的手上,“和你有关系吗?”

“难道你办事的时候不打算请我?”

“我为什么要请你?”

他那表情让她觉得有点受伤,于是也不装笑了,“也是,拿不出手的女人,当然不好意思请我了,难得你有这样的自知自明。”

徐兆伦气极反笑,“确实比不上你,没有你不会当妻子,也没有你不会当一个好母亲,更没有你不会当一个好儿媳……”

呵,看来那个女人倒是贤良淑德了。

她扯开自己的安全带,当徐兆伦以为她是要下车时,她却冲她妩媚一笑,然后向他靠过去,“她就那么好?”

他瞧着她,也不说话。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越靠他越近,然后吻上了他的唇,她先是像一只小猫咪似的轻轻的舔着,舔得人心慌意乱,然后再与他唇舌交缠。她的手,不停的在他身上游动,车内的气氛越来越暧昧了。

甚至,她的手滑到了不该去的地方,不断往下滑动。

当她摸到了某个地方,不由得笑了下,得逞似的看着他,“那个女人那么好,那你干嘛对我起反应。”

徐兆伦咬牙切齿,“你这个死女人。”

他抓住她的手,化被动为主动,在狭小的空间里将她压在身下,她装模作样的挣扎了一下,也就从了。

这里随时都有人来,他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很快就完事。

还在不停喘息的薛佳柔突然想到了什么,拍了拍身上的男人,“你混蛋。”

“能比得上你。”他笑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路过。”

“呵,路过?”

“就是路过。”

“薛佳柔,你承认你吃醋,我不会笑你。”

“说没有就没有……”她垂死挣扎。

而他一点也不介意她的口不对心,再次将她按在身下……

“有人会来……”

他不予理会,谁让她不诚实的……既然不诚实,那就给她点惩罚才好。

(完)

亲爱的,下一个文再见!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