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大开山门!

小说:重修武仙作者:西海金鱼更新时间:2019-03-24 10:05字数:152062

  (老鱼向诸位读者道友,万分诚恳,求推荐!收藏!)

  林越脸色缓和了下来,缓缓回到座位上,揉了揉太阳穴,沉声问道:“那你准备怎么解决?”

  “自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地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周舜卿的笑容异常阴寒:“他们既然想名正言顺的来夺位,那我也就名正言顺,拿他们的血来祭我的宝座!”   “明日,大开山门!”

  ※※※※※※※※※※※※※※※※※※※※※※※※※※※※※※※   古朴幽远的钟声响起,在云气中荡起一阵阵水波涟漪。

  九华山青莲峰顶上弥漫了整整三年的云雾,波涛烈浪一般分开了,精光闪闪的朱红大门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开山门——”

  牌楼之下,两队清秀的知客道士站在台阶上,将台阶上面堆积了三年的落叶清扫的干干净净,正式迎客。

  时隔不久,远处一线精光乍现,一条巨大的惊天剑光陡然横过数千里的距离,轻盈盈地落在了山前的空地上了。

  为首的一个胖胖的少年,正是司马兴,上面走下来了一个老者,正是他的舅舅散仙虞杉公,后面跟随着三四名气度不凡的中年道人,背负宝剑,面色神光隐隐。

  其中一人正是牟铤彬的老熟人,铁楼观的观主,还有一个男子满面虬髯,一身紧身的黑袍,背负着一扣四尺多长的大剑,浑身隐隐透着一股杀伐之气,另外一个,则是身穿碧色道袍,手持翡翠拂尘,长身玉立,正是碧阳谷的谷主。

  不远处的天际,隐隐飘来一片阴云,笼罩在了青莲剑宗的上空中,翻涌的云层之中隐隐有剑芒闪烁着。

  不远处青莲峰上,两个修长的身影屹立在峰顶上,静静地看着

  “好家伙,除了铁楼观的观主,还有烈天狂剑宗的宗主,这三个老家伙都是金丹期的高手。”周舜卿看着眼前的阵容,不禁暗暗心惊,随即有些担心地对旁边的林越道:“要不要把咱们的实力亮出来?直接吓退他们?”

  “吓退有什么意思?不狠一些,别人根本无法正眼看你。”林越抱着胳膊,平静地道:“慈不掌兵,义不行商,你现在既然当上了掌教,就注定你的手上不干净了,初一都过了,干嘛不过十五?你要不然的话,根本无法一劳永逸地震慑住那些屑小之辈。”

  “你是会错了我的意思,我何尝不想一口吃掉他们。”周舜卿敲了敲额头,苦笑一声道:“我只是担心那些刚刚步入金丹期的弟子实战不足,他们可都是咱们的开宗立派的根本所在。”

  “还是扮猪吃虎比较好。”林越活动着手指关节,发出一阵爆豆般的声音,微微眯起的眼中泛着寒光,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不是正愁没人帮咱们青莲剑宗立威么?眼下正是一个立威机会,以咱们的实力,完全吃定了他们!”

  林越神色一寒,转头对身旁的一个弟子喝道:“传令下去,所有金丹期的弟子都给我藏好,把所有炼气期的弟子都安排到显眼的地方,等到他们图穷匕首见的时候,再行动手!”   这名弟子行了一礼,立刻得令下去了。

  周舜卿摩挲了一下下巴,这三年来,司马兴这头小肥猪一直都过着监禁般的生活,负责看押他的,也都是平日与他有怨隙的弟子,因此对于派中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是毫无所知。   所有金丹期的弟子装备都是最好的。

  在周舜卿从眼线口中得知虞杉公在附近出没的时候,他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司马兴可以成为鱼饵。

  因此在他的暗示之下,负责看守的弟子换成了他的心腹,半推半就地将这货给偷偷放出去了。

  青莲剑宗实在是一块修道福地,总共有二十八处洞穴,蕴含极度充沛的天地灵力,这种修道福地不单单对那些小门小户的诱惑力很大,即使是峨嵋、青城之流大派,对这里也眼馋的很。   毕竟谁都希望自己的家业愈做愈大好。   周舜卿亲自走下山门,前来迎接了。

  “见过诸位前辈。”周舜卿带着一脸弥勒佛般和善的笑意:“未知诸位前辈光临撇派,有何贵干?”

  “周舜卿!”旁边的司马兴脸庞涨的通红,一声暴喝,一撸袖子正想冲上去指着他的鼻子喝骂,旁边的舅舅虞杉公伸手拉住他了,示意他不要多问。

  “无妨,周贤侄,我们此行前来,是来祭奠一下故人。”铁楼观主见他如此谦恭,脸庞上带着一丝傲气,淡淡道:“听闻三年前,长空真人因门下不肖,羞愤欲绝之下,走火入魔,兵解逝世,令我道中人无不扼腕痛悼,奈何周贤侄却一力封闭山门,未能让我们前来送老友一程,却让我等深感遗憾。”

  旁边的一个弟子听他一口一个周贤侄,根本没把这个掌教放在眼力,登时叫嚣道:“铁楼观主,眼下周师兄已经是我们的掌教,你怎可如此……”

  “闭嘴!怎可如此放肆,对待长辈无礼!”周舜卿脸色大变,反手给了他一个耳光:“给我退下!自己去刑堂领取一百鞭!”

  说完,对面色不愉的铁楼观主拱手尴尬地道:“这个,嘿嘿,属下无礼,还请观主不要介意才是。”

  碧阳谷主眼中泛起了嘲讽之色,笑眯眯地道:“周师侄御下甚严,不愧是掌教之尊,在下佩服至极。”

  这句话听得旁边一干弟子无不神色大怒,这句话讽刺之意很明显了,说周舜卿欺软怕硬,不敢冲他们发火,却冲着自家人摆威风。

  “无妨,周师侄还是带我们前去祭奠一下长空真人吧。”铁楼观主心中冷笑。

  “前辈不忙,先到大殿中吃杯茶也不迟。”周舜卿也心中冷笑。

  “姐夫!”虞杉公一马当先,最先扑进了灵堂中,发出一声嘶嚎,眼泪滚滚而下:“你死得好惨啊!你是被小人给陷害了啊,姐夫啊……你就是有天大的冤屈,也不该选这条路啊!你有什么事难道不能告诉我一声嘛……呜呜呜呜……”   干嚎的嗓门余音绕梁,久久不绝。   旁边的司马兴也爬到棺木上扶棺大哭不止。

  铁楼观主也大步走上前去,上了一炷香,摇头晃脑地,假惺惺地擦拭了一下眼角:“长空道兄,你我想交多年,相互扶持,同生共死,却不曾想,这一别竟然天人永隔!”

  “怎么这些人一个个比死了亲爹还难受?”林越目瞪口呆地看着几个哭得泪水淋漓的老头。

  而另外两位就干脆多了,烈天狂剑宗的宗主和碧阳谷的谷主,只是上前上了一柱香之后,便站到一旁不言语了。

  林越在旁边冷眼旁观,这些人当中,其中铁楼观、烈天狂剑宗、碧阳谷三派的掌门均已经是金丹期的修为,此次为了威胁,带来的也尽是各自门派中的精锐。   (老鱼向诸位读者道友,万分诚恳,求推荐!收藏!)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