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皇甫凌御番外

小说:妖妃天下之宠妻无毒作者:沈灵筱更新时间:2019-03-24 09:28字数:274931

五年前的皇甫凌御在送了南宫蝶妍离开夏属国时,回到了自己的皇宫内。

一身的龙袍穿戴身上,将他趁显的很是帅气。

“皇上驾到~”太监刺耳的声音响起。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位大臣看着那走向龙椅的皇甫凌御,全都恭敬的行礼。

皇甫凌御坐在龙椅上看着下方的大臣,低沉而沉稳的声音在大殿内响起。“众位爱卿平身。”

“谢皇上。”一干人等,全部起身。这时却突然站出一个老者,他乃夏属国三朝元老,乃一太师,很是受人敬仰。

“皇上,关于充后宫之事。”太师还没说完,就被皇甫凌御给打断了。

“不用再说了,朕决定钦点秀女,但朕只选择一个女人做皇后,这是最大极限。”皇甫凌御威严的声音响起。一个女人就够了,他不需要太多。

“这…”太师为难了片刻,便退了下去。“是。”对他们来说,只要皇甫凌御能选女人进宫就可,这一国皇帝,后宫没有人,到时候谁来继承皇位呢。

几天后,各位大臣门的女儿都在大殿之上站着,皇甫凌御从龙椅上下去,一个一个的看。看一个忍不住皱眉一下。这些女人都是胭脂水粉摸的很厚,衣服穿得也很是亮丽,甚至有的都穿得有点暴露。

皇甫凌御有点心理难受了。难道真的找不到自己心爱的人吗?

可当他走到最中间时,发现了一个素装,素颜的女子。这女子身上只穿一件白纱裙,手上脖子上毫无半点装饰。发丝也只是一个发簪而已。跟南宫蝶妍装扮很是相像。皇甫凌御看着这个女子,微笑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感觉到皇甫凌御站在她的面前,身体颤了一下。她知道自己比不上各位小姐,所以也便没有怎样打算。她是一个不受宠的千金,也不期望能入宫当皇后,却没想到会是自己。“回皇上,臣女张雪怡。”

“雪怡,好名字。朕就选她了。”皇甫凌御对她点了一下头,对着众位大臣说了一声,便又走上台去,坐在了龙椅上。

“臣谢主龙恩。”一个不算很老的男人出来叩谢。而那个被选中的女子,却愣在了那里。他刚刚说什么?他选中她了?

“哦?她乃张尚书的女儿?”皇甫凌御一脸的惊讶,看着下方的男子。他可是很了解这张尚书,他有俩个女儿,一个骄扬跋扈,娇蛮任性。一个不受宠爱,整日在深宅大院内卑微的活着。看来她就是那个不受宠的女人。

“是。”张尚书满脸欢喜的跪在地上。他以为他最宠爱的女儿会被选中,却不想到竟是他从来都不管不顾的女儿。

“嗯,朕便封她为皇后,择日完婚。”

“谢主隆恩~”张尚书的欣喜,响彻在大殿之中。

所有的大臣都在张尚书身边恭喜他,真是让他乐的合不拢嘴,因为他成了皇亲国戚,便高人一等了。

张尚书府内。

“这个贱女人抢了我皇后的位置,我绝对不饶她。”张雪怡的姐姐张悦音的声音在这破旧的大院内响起。

张雪怡在房内忍不住皱眉,她就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会找她麻烦,从前她都忍了,但现在正是她报仇的机会不是吗?

“砰”的一声,门给踹开了。

“张雪怡,你这个贱…”张悦音话还没说完,人就趴下了。

“大小姐,大小姐你怎么样?”张雪莹的丫鬟赶紧去扶趴在地上的张悦音。

张雪怡看着地上被香蕉皮滑到的女人,忍不住偷笑,但很快就恢复了神情。“哎呦,姐姐,真对不起,我昨个吃的香蕉皮忘记收拾了,姐姐你没事吧?”张雪怡站起身,也赶紧去扶地上的张悦音。

张悦音被扶起来,气的浑身颤抖。“你这个贱…”话还没说完,只听“啪”的一声,她脸上就被打了一巴掌。

“呀!对不起姐姐,我不是故意的,可能我抽风病又犯了。”张雪怡一脸的愧疚看着那被打的一边脸肿的老高的女人。心里忍不住咒骂:这女人的脸皮可真厚,手都给我打麻了。

“你…小桃,给我抽这个贱人。”张悦音愤怒的看着面前的张雪怡,左手捂着左脸,两眼冒火的命令身边的丫鬟。

“大小姐,她是皇后娘娘,小桃不能…”丫鬟一脸的后怕,如果是以前她可以欺负二小姐,可现在她是钦点的皇后娘娘,她不敢。

“啪”的一声,张悦音打在了小桃的脸色的上。“你这没用的丫头。”

小桃马上捂着左脸,脸上噙满了泪水。

张雪怡看着面前的两人,柳眉一挑,转头坐回桌子上,拿起了今个她那所谓的爹,给她送来的甜点什么的,吃了起来。她被封为了皇后娘娘,她爹自然要巴结她,对她好。因为是她给他们家带来了光荣。

张悦音气愤的看着面前很是享受的张雪怡,愤怒的走到她面前。“你明个才是皇后,今个你还是那庶出的贱女人。”说着举起手来就扇了过去。

就在她的手快扇到张雪怡的脸上时,张雪怡白皙的手掌,右手瞬间握住了她挥过来的手。站了起来。“啪”的一声,用自己的左手在张悦音的右脸上又打了一巴掌。只见殷虹的五个手指印,在张悦音的双颊上明显的印了出来。

“姐姐,我看你左脸肿的老高,右边又不肿,很是不对称,所以我帮帮你。”然后一把将她甩在了一边。这副神态,如一个高傲的凤凰一般。

“噗嗤”门外突然传来一声男人的笑声。

“是谁?”张雪怡转头看着门外。

只见皇甫凌御一身锦瑟衣袍,手拿扇子走了进来。一脸好笑的模样看着自己钦点的女人。他只是好奇她真的是卑微活着的庶出二小姐吗?果然跟他想的一样。她在人的面前都是装的,他刚好喜欢,他可不喜欢太懦弱的女人。

张悦音蹲坐在地上看着走进来英俊的男人,心里砰然而动,马上站起来,双眼噙着泪水控诉着张雪怡的不是。“参见皇上,皇上我这妹妹从小就歹毒不已,竟然连她姐姐都打,她这种人怎配做皇后?”她这是想让皇甫凌御不要张雪怡,然后自己去做皇后。很可惜,她的算盘打错了。

小桃听着张悦音喊皇上,也赶紧行李。“参加皇上。”张雪怡也赶紧行了一下礼。

皇甫凌御冷眼扫了一下张悦音。在他看来,他自己所选的女人不会差到哪去,转头看着自己的女人。“雪儿,你认为呢?”

张雪怡听着他这样喊自己,也不由心里触动,毕竟这位是她未来的男人,还长相英俊潇洒。但是马上脸露可怜兮兮的扑到皇甫凌御的怀里。

“皇上英明神武,怎会信她所说。呜呜~我才是被欺负的那一方。”手环着皇甫凌御的腰肢,头趴在皇甫凌御的胸口处,一脸的委屈。可就是一滴眼泪都木有流,因为她怕疼,才不会拧自己用疼痛来博取别人可怜呢。可是装,她还是会的。

皇甫凌御看着这趴在自己胸口装可怜的女人,闻着她身上散发的清香,令他心情很是舒畅。

张悦音看着张雪怡这样做,眼里闪过愤怒,她倒没想到这一直卑微的活着,并且常常被她欺负的人竟然这么的厉害。

“皇上,您别听妹妹瞎说,你看我的脸,就是被她打的。”皇甫凌御身上已没了她可抱的地方,从身上掏出手绢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张雪怡此时突然的抬头,闪着动人的眸子,可怜兮兮的说:“皇上,那是她摔的,跟我没关系的。”

“怎么会没关系?你看看我这脸上像是摔得吗?它明明显示了5个手指印。”张悦音指着自己微肿的脸,让皇甫凌御与张雪怡看看。

皇甫凌御怎会帮着她而不帮自己女人呢?“像,就是摔的。”语出惊人,没有一丝波澜。

皇甫凌御这话一说出口,张雪怡抬头看着绝美如神的男人,给愣住了,从来没人会这般纵容她,她以为他会责怪自己什么的,却不曾想…心里砰砰的跳动,好像要跳出胸腔一样。

张悦音听着皇甫凌御这样说,根本就没话可说,也只能打碎银牙活血吞,他乃是皇上,即使是错的,只要他认为是对的,那就是对的,谁敢忤逆九五之尊呢?

低头看着怀中楞着的女人,不由想调侃她一下。趴在她的耳边说着暧昧的话语。“雪儿这是被感动了吗?”

呼出的哈气,动人的噪音,令张雪怡浑身颤抖了一下。扭头看着这俊美的俊脸,却亲上了他的脸。感觉唇上的温度,赶紧离开他的怀抱。

皇甫凌御感觉空空的怀抱,倒有点不适应。摸着脸上被她亲吻的地方,心里漏跳了一拍。转头对着那傻站着的张悦音。“朕的女人,你最好少欺负,不然,朕不介意要了你的命。”然后转头深深的看了一下张雪怡,就消失了。

感受这皇甫凌御浑身的霸气,与杀气,张悦音吓得一下蹲坐在了地上。

“大小姐,你怎么样?”小桃赶紧去扶那个蹲坐在地的张悦音。

“我要回房。”张悦音颤抖的双手,握着身边的丫鬟。她可不想死。

“好。大小姐,我们回房。”小桃扶着张悦音慢慢的走出了房门。

张雪怡却微笑起来,都说帝王无情,为何这个皇帝不一般呢?他勤政爱民,对自己又才见过两面就对自己这么好,或许这个皇后的位置坐的会很好。本来她只是坐一下皇后的位置,来让自己的亲人对自己刮目相看,现在她或许还能将主意打在皇甫凌御的身上,让他爱上自己不是更好吗?何况,自己好像对他也有点感情。

第二日,她风风光光的嫁了出去,她虽不受宠,但她要嫁的是皇上,张尚书不能让她太过简陋。嫁入皇宫,跨了火盆,过了种种礼节,总算是能休息了。

此时的她在床榻上坐着,一天没吃东西,是饿的胃里难受,心里慌乱。可皇上还是没有来揭头帕,头上的凤冠带着,让她忍不住锤了锤脖子,后背。听着关门的声音,想必是那些嚒嚒宫女出去了,马上掀了头帕,将头上的凤冠给扔到一边。活动着身上的筋骨。

“哎,都说嫁给皇上是多幸福多幸福的,今天就累惨我了,以后还能好过吗?。”活动完筋骨就朝桌子上那些好的走去。

“嫁给朕就那么惨吗?”皇甫凌御身穿大红喜袍,推门走了进来,好笑的看着那刚坐在凳子上准备开吃的女人。

“呃?皇上?”张雪怡震惊的看着推门进来,又将门给关上的俊美男人。突然想起来她把凤冠跟头帕给揭了。“皇上,你等会,我马上恢复新娘的模样。”说着就朝床榻走去,拿起那被扔在一边的凤冠就往头上戴去。可是不管她怎么戴,这凤冠总是七零八落的想掉下来,举着酸疼的胳膊努力的摆正,放好,倒搞得发乱七八糟,跟个疯子一样。

皇甫凌御坐在一边的凳子上,看着那女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女人真是太可爱了。

张雪怡看着微笑的男人,是挥了挥手酸疼的胳膊,讨好的看着皇甫凌御。“皇上,臣妾能不能不带了,好累哦。”

“过来。”皇甫凌御好笑的看着,跟疯子一般的女人,一脸的宠溺。估计连他都未曾发觉。

“哦。”张雪怡缓步走近皇甫凌御。刚到皇甫凌御身边,却见他举着手,示意她蹲下来,要摸她的头。张雪怡一下跳的老远。“皇上,你不会打臣妾吧?”

皇甫凌御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像是要打她吗?他是要给她去了头上的凤冠好吗?这不知感恩的女人。“不会,过来。”虽然心里责怪着她,但表面的他,还是温柔如水。

“哦,好。”张雪怡警惕的走到看着皇甫凌御身边,蹲了下来,生怕他打了自己。却只见他只是细心的帮她将凤冠给取了下来。她见凤冠取下刚准备站起来,却被他给按住了。

“你见过哪一个新娘像你这般跟疯子一样凌乱的发型。”细心的为她整理着发丝,让她那凌乱的发型一点的整理好。

对于古代人来说,男人为自己女人整理发型,是从未有的事。就像宇文瑾,他亲自去迎娶南宫蝶妍一般。

张雪怡呆呆的看着这个俊美温柔的男人,心里砰砰而跳。“皇上,你可不可以只爱臣妾一人?”话语不受控制的就说了出来。她知道,皇甫凌御乃一国之尊,后宫三千佳丽都属正常的,可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

为她整理头发的大手,颤动了一下。愣愣的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为何?”

“因为我发觉我好像喜欢上皇上了。”她清澈的眸子倒映着俊美的皇甫凌御此刻的愣神。

“你饿吗?吃饭吧。”皇甫凌御却躲避着她的话语,温柔的对着面前的女人说。

张雪怡站了起来,坐在皇甫凌御的身边,认真的看着皇甫凌御。“皇上,你是不是有爱的人了?”他躲避着自己的目光,这让她觉得很是不舒服。

皇甫凌御抿了一下性感的薄唇,并未说话。张雪怡看着相当于默认的皇甫凌御也总算是明白了,他为何会解散后宫,她一直听着外面在传他解散后宫,但却没人知道是为何,现在总算的明白了。苦笑一下,原来自己第一次爱的人是有了喜欢的人。去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因为她不喜欢他们之间是这样相处着。

“好饿,我先吃饭了。皇上你吃吗?”张雪怡拿起桌上的糕点就送到嘴里吃了起来。还拿了一个送到皇甫凌御的面前。

皇甫凌御摇了摇头,张雪怡见他不吃,也直接送到了嘴边。嘴里还嘟囔着:“不知道哪个混蛋定的规矩,竟然在大婚的一天不让新娘子吃东西。”

皇甫凌御好笑看着面前这个可爱的女子,他虽把南宫蝶妍当了好朋友,但心里还是爱她的,所以他不能保证以后只爱面前这个可爱的女子,虽然她已经倾入了自己的心。“在宫里不可称我,要称臣妾,本宫明白吗?”他温柔的声音很令人向往。

“唔…我…臣妾只是一时忘记了。嘻嘻。”甜甜一笑侵入他的内心。

一会后。“啪啪”张雪怡拍了两下手掌,吃饱了。“皇上,一起休息吧。”说着就朝床上走去,边走边脱着身上的喜袍,丝毫不觉得害羞。将那头帕扔在一边,躺在床上,拿起大红色的被子,就盖在了身上,这还是冬天呢,有点冷。

侧着身看着那还坐在凳子上的男人,拍了拍床榻。“皇上,怎么还不上来?你不冷吗?”

“呵呵,身为一个女子你就不会害羞吗?”皇甫凌御看着那期待着他上床的女人,心里笑的很是开心。

“为什么要害羞?你是臣妾的夫君呢,快来,臣妾可暖热了床榻呢。”边说边又拍了几下床榻。

皇甫凌御无奈的朝床上走去,将喜袍脱了上床而睡,张雪怡直接睡到他怀里,搂着他的腰,大睡起来。

皇甫凌御温柔的看着怀中的女人,闻着她身上清新的气息,蛮兴庆自己选了她,也环着她细嫩的腰肢,睡了起来。他认为,在他不能给她什么之前,他是不会碰她的。

“皇上…”张雪怡嘟囔的声音在皇甫凌御的胸口想起。

皇甫凌御睁开漂亮的眼睛,好奇的看着胸口的女人、“嗯?”噪音带着疑惑。

“既然皇上不爱臣妾,那臣妾也不要喜欢皇上了。”抱着皇甫凌御的心口,说着倔强的话语。

可皇甫凌御听了,心里竟然很不舒服,很害怕。但是,却没有说什么。两人的大婚之夜算是一夜无眠吧。

清晨时,皇甫凌御一大早就起床上朝去了,而她也是到天亮了才睡着。

她也不用起床去请安,因为皇甫凌御的母后早已没有了。而后宫也没有妃子,也不用向她请安。直至睡到下午,她总算是被饿醒了。起床穿好那早已被丫鬟放好的皇后的服饰。

“皇后娘娘,您醒了。奴婢来伺候娘娘梳洗。”只见门口的宫女听着里面的动静走了进来。

张雪怡任由她给自己打扮。“现在什么时辰了?”

“还有两个时辰就天黑了。”

“你怎么没有叫本宫。”张雪怡好奇的从镜中看着身后的女人。

“皇上说让娘娘好好休息,说娘娘昨晚没有睡好。”宫女给张雪怡梳着发丝解释着。

“皇上呢?”昨晚她感觉他也没怎么睡。不由担心的问着皇甫凌御的下落。

“皇上还在御书房处理事情。”

“哦,本宫饿了。”没有再去想皇甫凌御,她昨晚已说了,不会再喜欢他了。

“奴婢马上让人传膳。”宫女给张雪怡梳好发丝,便出去了。

张雪怡看着镜子的自己,没有倾国倾城之资,不讨那个俊美男人的喜欢也是正常的吧。对着镜子苦笑一下。

用完膳便在皇宫里逛了逛。而她回门之事,也被皇甫凌御派人说不用了。刚好她也不想回去那个没人情味的深宅大院。

走到前方,看着面前的湖水,湖面上的莲叶已经枯萎了,蹲了下去用手玩着湖里的水,却是那样的冰冷刺骨。看着湖面上倒影这自己的容貌,不由更不开心了。自己为什么不长的倾国倾城呢?

突然感觉后背有人推了一下。‘扑腾’一声,她掉进了湖里。冰冷刺骨的水,马上就浸透了她的衣衫,因为是冬天,衣服穿得比较多,被浸满水的衣服很是沉重,使她不停的往下坠。每呼吸一次,冰冷的水都会灌满口腔。她努力的在思考着,她刚到宫里,又没有得罪什么人,谁要害她?可是在水中的她没那么多的时间思考,她不停的在扑腾着,努力的向上游,可是沉重的衣服一直在将她带到水底。难道真的要死不瞑目了吗?连害自己的人都不知道,这样死的太不幸了。她不折腾了,因为缺氧已经使她没了力气,就那样的往下沉去。

“来人啊,娘娘掉进水里了~”这个来寻找张雪怡的宫女,看着在水中扑腾的人,大喊着。

侍卫听到这声喊叫赶紧下水救张雪怡,而张雪怡被就上来时,已奄奄一息了。

皇甫凌御被人通知时,那批阅奏章的手都拿不稳了毛笔,心里害怕,身体哆嗦的向张雪怡住的宫殿走去。

“她怎么样了?”皇甫凌御踏进宫殿,看着那围着一群人的御医,紧张的说着。

“臣参见皇上。”御医看着进来的皇甫凌御,赶紧跪下。

“都这个时候了还跪什么?皇后怎么样了?”皇甫凌御微怒的看着跪下的几人。

“皇后…恐怕不行了。”御医中一个带头的人,为难的说了出来。谁都知道,大臣们集体上奏才让皇上迎娶一个女子,而这女人却在刚进宫的第二天就要死了,他们真是没办法。

皇甫凌御一把抓住那说话人的衣领,紧张的双眼证实了他此刻多害怕。“什么叫她不行了?你们给朕救活她,如果她死了,朕要了你们的脑袋。”一把将那御医给扔了出去。

“是是。”几个御医颤抖着身子,再去检查躺在床上气息微弱的张雪怡。他们可都想好好的活着呢,可不想就这样死了。

皇甫凌御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人儿,心里痛的不行,他早晨走的时候她还好好的,为什么下午就出了这种事呢?为什么?

其中一个御医再次检查了张雪怡,赶忙转身跪在皇甫凌御的身前。“皇上,救活娘娘必须要拿能使人起死回生的霜早莲。”御医跪下,擦着头上的冷汗。这霜早莲根本不易得,上哪去弄霜早莲呢。

“你们等着。”

他有霜早莲,在一次偶然下得到的,一直未曾用过。待他将霜早莲拿回来时,赶紧上前将药喂给了那苍白脸色的张雪怡。

“皇上,娘娘既然已服了霜早莲,明日即可醒来了。”御医在一边说,边说边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们的命总算是保住了。

“嗯,你们都下去。”抚摸着张雪怡苍白的脸色,心里总算是安心下来了。现在才知道她对自己有多么重要。刚刚甚至都有种,如果她死了那么自己也随她的冲动。这是在他爱南宫蝶妍时都不曾有的冲动,或许他已经爱上了这个才嫁给自己的女人。

或许,爱情就是不早不晚刚刚好。最初所认识的人,不管深爱多深,终究只是过客。

“是。”

待一干人等擦着头上的冷汗下去了,他们还真怕自己的命保不住。

待他们都下去后,皇甫凌御脱了身上的龙袍,睡在了她的身边,将她抱得紧紧的,好像稍微松一点,她就会消失。就这样,他抱着她温馨的睡着,也许是因为怀中有了她,才睡的那么香。

清晨,张雪怡缓缓睁开了那双紧闭的双眼,感受着抱着自己的双手,抬头看着眼前的男子微笑起来,手也环上他的腰肢回抱着。她认为,在醒来时能看到自己很爱的男人,是最大的幸福。

皇甫凌御感受着腰间的小手,睁开了好看的眸子,看着睁着水灵灵大眼的女子,将她抱得趴在了自己的身上。“哪里还不舒服吗?”

“没有。”趴在他的胸口,看着他温柔的双眸,灵魂都要被他的双眼给吸了进去。

“怎么这么笨,大冷天的竟然还能掉进水里,知不知道你差点醒不过来了?”皇甫凌御一眼担忧和责怪的神情看着她。

张雪怡嘟起水嫩的小唇委屈的说:“是有人推臣妾,臣妾才掉进水里的,哪是臣妾笨?”

“你说你是被人推进去的?”皇甫凌御说着这,眼眸闪了一下,敢害他的女人,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个人,不管他是谁。

“嗯,臣妾记得,在臣妾掉进水里的那一刻抓住了她的袖子,所以顺着这条线索找就好了。”她可是也不会放过那个害自己的女人。

“朕的女人原来还不笨。”‘吧唧’一口,对着胸口的女人,亲了一下。

张雪怡摸着唇愣着的看着皇甫凌御。然后一拳打在他的胸口上。“谁准你亲我的。”

“你是我的皇后,我为什么不能亲?”语气颇有耍赖之气。此时的他到忘记用朕了。

“你又不爱我,而我也不会爱你了。”眼眸垂了一下,很是忧伤的撇嘴道。

“你敢,除了我你还能爱谁?你只能爱我。”皇甫凌御霸道的说着。他想通了,既然喜欢她,就要好好对她,绝不会让她离开自己。

“我爱别人…唔…”她的话还没说完,倒被皇甫凌御给堵住了嘴唇。

看着面前放大的俊脸,感受着唇上温润的触感,心里砰砰狂跳。他又不爱自己,爱的是别人,为什么要吻自己?越想越委屈,干脆流出了泪水。

当唇与唇碰到的那一刻,竟让皇甫凌御有种想沦陷在温柔中的冲动。她的唇瓣很柔,很软,很甜,让他很是喜欢。

突然发觉面前的人不对劲,睁开眼看着她满是泪水,感觉离开她的唇,以为她是觉得自己吻她才哭的,马上心疼的道歉起来,要知道,他一国皇帝还从未对任何人道歉呢。“别哭,我错了,以后没经过你的同意再也不吻你了。”小心的擦着她脸上的泪水,心里心疼的不行。

“我才不是因为这哭的,呜呜~”低头趴在他的胸口上,将泪水全抹在他身上。

“那你为何而哭?”皇甫凌御好奇了,她不是因为自己吻她而哭的,那是为了什么?

“你有喜欢的人还吻我,你又不喜欢我。呜呜~”越说越委屈了。

皇甫凌御感受着胸口灼烫的温度,心疼的不得了。可听她的话,笑了出来。“谁说我不喜欢你,我现在很喜欢你,甚至…爱你。”皇甫凌御认真的说着。

张雪怡抬起头,水灵灵的大眼睛里还噙着泪水,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可是你有喜欢的人。”

“那是以前,从现在开始我只喜欢你。”擦着她脸上残余的泪珠,郑重其事的说着。“所以你不能不喜欢我,你现在只能爱我。”霸道的说着他的心里话。

“真的?”张雪怡好像不相信幸福来的这般的快。

“嗯!”皇甫凌御郑重的点了一下头。

“呵呵。”张雪怡破啼而笑。伸出双手搂着皇甫凌御的脖子。

几天后,查到了那个推张雪怡落水的人,原来竟然是前任皇后身边的宫女。

张雪怡窝在皇甫凌御的怀里,看着下方跪着的宫女。这宫女竟然一点害怕的神情都没有,反而愤恨的盯着张雪怡。

“你为什么要害本宫?”张雪怡好奇的看着那个,瞪着自己的宫女。她根本不认识她,她为何这样看着自己。

宫女没有理她反正转头看着皇甫凌御。“皇上,您当初解散后宫不顾皇后娘娘哭喊硬要解散,你说过不会再纳妃子,为何后来又娶了这个女人。”

张雪怡听着她这话,才明白过来。原来她是为了前任皇后报仇的。

“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岂有你个奴才来管的。”皇甫凌御冷着双眼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子。该死的女人竟然敢害他的女人,简直是找死。

“并且,解散后宫的是皇上,又不是本宫,你要害也不该害本宫才是。”张雪怡一脸我好无辜的神情看着那个女子。

皇甫凌御听着张雪怡的话语,真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你这意思是让她还自己吗?

那宫女听着张雪怡的话给愣了一下。随即恢复了神智。“但你占了娘娘的位置。”

“那这皇后的位置也是皇上封给本宫的。”无奈的说着罪魁祸首不是她。张雪怡真的觉得她好无辜,这根本就跟她没什么关系吧?竟然差点被这个宫女给害死了。

“你…”宫女听着张雪怡这般无奈的话语,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来人,将她给朕拖出去斩了。”皇甫凌御可不想再听着女人的话语了,对着门外的侍卫喊道。

宫女听着皇甫凌御这般话却也不害怕,她早知道她活不了了。

“是。”马上进来两个人将那宫女给拉走了。

某人马上可怜兮兮的看着怀中的女人了。“雪儿刚刚竟然那么说,雪儿是想让我死吗?”

张雪怡拿起桌上的点心送到嘴里,不以为然的说:“她也就敢谋害我,哪敢谋害你,不然你可早就死了。”

皇甫凌御仔细一想,好像也是。她确实没那个胆子谋害他。看着在自己怀里吃东西的某人,柔润的嫩唇一动一动的,看的皇甫凌御忍不住的喉结动了一下。他还记得她的芬香,她的柔软,想着想着就情不自禁的吻上了那个他所喜欢的樱唇上,他可不是个会忍耐自己冲动的人。

“唔…”张雪怡嘴中还吃着东西呢,就这样被某人给亲上了,这让她很不满意,马上抱着某人的脖子,也回吻着。

五年之后,他们有了一个儿子,一个公主,儿子刚出生就被封为了太子,而皇甫凌御的后宫内也就张雪怡一个,他们过得很幸福很幸福,一点都不比宇文瑾,流连亦魅他们过得差。甚至比他们过的都幸福,因为他遇到这个很是可爱的女子,每日都会将他逗得合不拢嘴。而他的儿子女儿也是奇葩一个~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